一个“边缘专科”医生的天方腋谭 独家专访陈斌

摘要:“这个事情如果我们不做,就真的没有人去做了!”

4%发病率的腋臭手术,一个不是疾病的疾病,创立医生集团并非小题大做。

文丨Shirley

采访丨严睿 Shirley

从2014年起,在医改大环境的推动下,医生集团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当时负责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普外科腋臭手术专科的陈斌,察觉到对于从事腋臭手术这一细分领域的专科医生而言,与其在公立体系和莆田系的夹缝间生存,不如自己竖起旗帜,为患者和同行开创一条新路。

这便有了天方腋谭医生集团的前身——“陈大夫AO工作室”。

腋臭手术虽然并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手术,却因为4%的发病率存在巨大的需求。尤其是16岁到30岁年龄阶段的患者,或因为升学、就业需要,或是为了结婚之后能够拥有关系融洽的生活品质,会选择到医院接受手术治疗。

在全国,能做好规范的腋臭手术的医院里,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九院”)规模排名第一,因为大量的患者从远道慕名而来,有些患者的手术甚至要预约到一年以后。

而选择在九院普外科腋臭专科接受治疗的患者里,90%的人都是冲着陈斌的名气而来。 

“因为这个手术是从我们九院的整形外科精细化发展过来的,普外科的医生都能做这类手术,但是专做腋臭手术的医生会不断进行各种改良,包括手术切口大小、皮瓣的保护、包扎时间长短,术后康复体验等等,所以比较专业的医生也就是几个人。”天方腋谭医生集团的刘医生向《四百味》解释道。

在这个细分领域里整整做了11年专职医生的陈斌,诊疗过的患者有6000-7000人。作为九院腋臭手术医生里的佼佼者,他却并不觉得高兴。相反,公立医疗体系给腋臭手术医生和患者提供的环境,让他一直觉得苦恼不已。

同病相怜的医患

在大多数患者眼里,公立三甲医院的形象和名气与他们的手术质量是划等号的。对于腋臭患者而言也一样,很多人远道而来在九院挂号就诊,就想获得最佳的手术质量。

可是他们却恰恰忽视了:公立医院承担更多的是急重症手术,腋臭手术在大医院里并不作为学科建设的主要类目,因而通常会被安排在其他手术之后,往往已是夜幕降临。

“我们曾经最晚的手术做到凌晨3点,这些患者是很可怜的,他们从偏远的地方慕名而来,被安排在走廊里、电梯旁,没有专门的床位已经是常态。他们大老远赶来找医生看病,却还要在病房里等上一天才能进手术室。”

陈斌医生告诉《四百味》,这是因为普外科的主治医师,通常要上午陪科室主任开刀,下午陪主管上级开刀,等到晚上别人都下班了,他们才能去施行自己的手术。因为主任们一般不会参与腋臭手术,等到陈斌这类主治医生到手术室时,已经是下午4、5点了。

“很多次卫生员到病区接病人时,发现这些他们都等睡着了,只能喊醒他说:‘到你了,起来做手术吧’,然后就又在手术室里呆上俩小时。”

对于执刀医生来讲,工作到深夜,却不存在可选择的“两班倒”的工作模式,白天依然要回到主治医师的角色上。而腋臭手术给医生们带来的创收却远远低于他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成本。

“差不多在3、4年前,我们还没有离开九院的时候,一个月要几十台这样的手术,辛辛苦苦两个小时,每做一次劳务报酬却不到150块。” 刘医生直言不讳。

患者漫长的等待,主治医生的无奈,充分暴露了这个细分领域在公立医院里的尴尬位置。可是在名院效应的公立体制内,患者们并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如果不去公立医院还能去哪里?网上搜索一看,九院挂号要一年,等不起就只能选择莆田系医院,因为没有其他医院可以接收,而患者在莆系医院可能的遭遇,早已不言而喻。

“所以我们这些医生就是在这样的中间地带找生存,想着在这两者中间走出一条可以为一大批病人服务的方式,这就诞生了工作室、医生集团。”陈斌说。

市场洗练出的天方腋谭

在搭建医生工作室之前,陈斌曾有过一段时间的“飞刀”经历。

“当时‘医生多点执业’政策还未出台,即便有大多也只面向主任级别的医生。所以会有一些大医生悄悄带我们出去‘飞刀’,但是那种状态是属于游走在灰色地带的。”

2014年,不甘心于“偷偷摸摸飞刀”的陈斌,和五六位医生一起搭建了“陈大夫AO工作室”,因为还在体制内,所以工作室模式很简单,外面合作的医院有手术需求,他们就会出去。但同时囿于公立医院的体制,并不能过于明目张胆。 

▲天方腋谭前身“陈大夫AO工作室”创始医生团队

2016年10月份,为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室上,陈斌从九院离开。今年8月份,“陈大夫AO工作室”正式更名为“天方腋谭医生集团”。

刚从体制内出来创业的陈斌,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团队的搭建。

在陈斌看来,带团队是创业中最困难的事情,甚至比获客还难。大家既然选择了共同的发展道路,就要统一价值观,要风雨同舟、抱团取暖。

所以天方腋谭医生集团目前虽然仅有10个人左右的规模,也经历过人事变迁的风风雨雨才趋于稳定,并且现在的团队架构相对简单,不存在和公立医院一样的架构。

“我们不想回到公立那种‘科主任领导几位主任和副主任,然后再搭配主治医师,最小是住院医师’这样等级森严的体制。不论职称和身份,在医生集团里重大的决策肯定要大家一起商量后才能做决定。”

另一方面,因为医生集团并非医疗机构,医生集团的办公场所并不是被官方批准的行医场所,所以医生集团还是要和医疗机构合作开展工作。

“这方面我们会参照张强医生提的PHP模式,跟医院形成合作关系,我们提供技术,医院提供场所、设备等。经过这两年的积累,目前我们与合作机构、患者的关系已经逐步趋向稳定。”

很多医生出走创业首先苦恼的就是个人品牌塑造的问题,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客户来源,也就是创业者要生存下去的经济来源。陈斌却似乎并没有被这一问题难倒。

“离开体制很重要的当然是个人品牌,像宋冬雷教授,因为是脑科领域的佼佼者,会有很多医院、医生向他转诊疑难病例。和宋教授相比,我们称不上大咖,但比较幸运的是,恰好踏准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节奏,像很多新疆、内蒙古的患者通过互联网找到了我们。”

目前天方腋谭70%-80%的客源来自线上渠道,剩下的一部分病人都是病人转介绍,还有一部分是陈斌以前的同事介绍过来的。

渗透基层的小目标

在医生集团逐渐步入正轨以后,陈斌真正要考虑的难题是如何将天方腋谭医生集团的影响力扩散到更大的范围。

“我们希望至少未来2、3年,江浙沪一带的患者,看这个病时会首先想到有我们这个医生集团。”

医生离开公立医院以后,头顶上的名院光环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逐渐淡化,名医的光环加上IP炒作方式不断曝光或许会维持久一些,但总有一天会弱化掉。如果到那个时候医生集团依然没有被广大老百姓接受,或者说非公立医疗机构依然不被老百姓认可,这条路就会变得很难走。

对于已经功成名就的退休老专家们而言或许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像陈斌一样不到40岁、还处于奋斗上升期的医生,这个问题却变得十分重要。所以不管是陈斌,还是天方腋谭里的其他成员,都反对画地为牢做法。

“如果我们离开体制却还是在原地等病人的状态,几年以后可能也会像在九院时一样,病人预约手术要排到一年以后,那么我们又会回到公立医院的感觉,个人也会开始膨胀,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所谓的志同道合,是大家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除了实现个人价值以外,是实现团队的价值。”

陈斌所谓的团队价值,是他不断奔波在二三线城市找合作机构,让天方腋谭的品牌落地,甚至飞往西部偏远地区去为当地患者执行手术。“哪怕是公益的”,陈斌说。 

▲2017年第二届医生集团联盟大会上,天方腋谭医生集团宣布加入中国医生集团联盟

在陈斌看来,国家不断出台医改政策,鼓励三甲医院的优质医生资源流动起来,并不是为了让医生从名医院出来,在名医院旁边另起炉灶。而是希望这些优质资源能往基层下沉,到更多的二三线城市里去。

“这段时间我们主要在杭州、成都找合作机构,昨天也遇到一些山西下面的地市级医院,他们当地的患者需求量很大,却鲜有相关的专科医生。所以那也是我们要往外走的动力。”

好在腋臭手术对硬件的要求并不算太高,所以对于天方腋谭医生集团而言,把优质技术下沉到基层医院的渠道会顺畅些。

对话陈斌:“患者无贵贱,医者无高低”

四百味:你是普外科医生,为什么会选择做腋臭手术这个冷门专业呢?

陈斌:患者无贵贱,医者无高低,医疗应该是完整的,缺哪科都不行,总得有人去做,这个事情如果我们不做,也许就真的没有人去做了。

四百味:为何没有沿用“陈大夫”这个已经有积累的名字,而用了天方腋谭来命名你们的医生集团?

陈斌:一方面是为了拥抱医生集团联盟组织,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管理、运营、品牌宣传人员的加入,我们的商业模有了变化,不再只是一个工作室了,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品牌的提升。而且天方腋谭这个名字比较简单好记,正好把中间的夜字改成腋窝的腋。

刘医生:还有一个原因我帮陈医生补充一下,因为他在腋臭手术专业领域全国排名第一,影响力非常大,90%的患者是冲着他来的,所以他不希望其他医生加入这个医生集团以后,自己的努力都被他的光芒掩盖住,所以就取了一个比较中性的名字。

四百味:获客来源与你在公立时是否有关系?

陈斌:关于客源方面,虽然我在体制内就成立了工作室,但是张强医生曾经强调过的契约精神,不管是在公立还是私立,这一点对于我们来讲也很重要,把公立医院的资源导流到外面,说难听点就是吃里扒外,我们以前、现在不会这么做,将来也不会。

四百味:天方腋谭有没有融资计划?

刘医生:暂时还不接受,因为听了一些前辈的经验建议,觉得还是谨慎点好。我们现在也不急需要很多钱,目前主要就是招兵买马和培训人才,技术比较纯熟,不需要投入太多费用,目前也没有重资产购入的需求。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