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对话 | 中美两国AI研究各有特色,2018年AI发展的4个关键词

摘要:围绕“人工智能已来,科技独角兽的战略布局”贾斯汀卡塞尔、学霸君合伙人兼首席科学家陈锐锋、51VR创始人兼CEO李熠、七牛云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吕桂华、同盾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技术副总裁张新波展开讨论和对话..

12月28日,“亚太区域互联网创新创业高峰论坛”在海口隆重举办。本次峰会是由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海口市人民政府和澄迈县人民政府主办,龙华区人民政府、复兴城互联网创新创业园和品途集团承办,是2017海南“互联网+”创新创业节系列活动之一。

本次峰会,上午的最后一个环节是主题为“人工智能已来,科技独角兽的战略布局”的圆桌对话。在Reig VR创始人格欣的主持下,贾斯汀卡塞尔、学霸君合伙人兼首席科学家陈锐锋、51VR创始人兼CEO李熠、七牛云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吕桂华、同盾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技术副总裁张新波参与了讨论和对话。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由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精编整理,有删减:

圆周1

格欣:我之前在凤凰财经当主持人,我学的专业是应用数学,跟陈锐锋是新加坡大学校友,有一堂课上老师曾说,AI不等于机器人,机器人是AI的一个部分。今天的这个对话希望大家能更好的贡献看法。请每位讲自己做什么,给我们你在2017年的关键词。

贾斯汀.卡塞尔:我是一个科学家,为政府和公司服务。我的工作是研究社会的人工智能。我们在报纸上也看到过未来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的工作,会毁灭人类这方面的报道,其实我们可以决定到底发展怎样的人工智能,如果我们要生产邪恶的人工智能就能生产取决于市场的力量,所以我花时间了解AI方面,可以通过人类共存,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来更好的使用AI。

陈锐锋:我是学霸的合伙人,我们是一家C端跟B端结合的公司,我们服务8000万的学生,推送更好的方案。进入学校后,我们会送一套系统进去帮助学生做作业和学习,这个是我们结合教育的场景用AI的手段。

2017年我们的关健词是增强人类智能。

李熠:我的关健词是科技融合,在我的理解中,2017年以后任何一个专业、行业都不是孤立的,必须要深入产业里面,必须要和其他的虚拟现实、大数据计算融合,才能更好地服务人类,帮助科技进步。

吕桂华:我是七牛云的创始人,我们是一家特殊的云计算公司,我们是以技术为中心,这个方向我们走了7年的时间,现在很自然地加了AI,跟我们的使命有关系——致力于帮助客户管理数据。

管理海量数据自然要使用到一部分大数据和AI的能力,必须以机器学习获取价值。我们的关键词是学习,现在有很多原始的材料必须通过学习去实现价值,我们是支撑者的角色。

张新波:我们公司是4年前创立的,解决金融风险的话题,能够把不同行业不同公司的数据在云端连接起来,通过数据分析,去更早的发现金融行业的风险。

2017年的关健词总结的是眼高手低,眼高是人工智能这几年特别火,我们应该意识到人工智能对我们未来十年都会产生影响。手低是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好,但是要想解决金融行业的风险问题,就要从小的地方找应用场景把人工智能落地。

2017年,AI是真火还是虚火?

格欣:17年更多的关健词是人工智能,就像15年VR、AR很火,每个时代都有一个热词,AI毫无疑问很火,AI在哪些领域是相对实的哪些是虚的?

贾斯汀.卡塞尔:我想计算机视觉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可以运用在多媒体或者语音,但非常不幸的是,英语的语音识别现在还是不太成熟,我们还要继续发展语音识别的能力,我不知道中文的语音识别能力怎么样。

大家都说已经做好准备去普及这些技术了,但是我并不觉得是真的,如何把声音的信号变成有意义的东西,有些大公司说语音技术设备已经成熟了,但是我的学生也做了语音技术的实验,发现效果不是特别好。

我看到中国的语音技术发展特别快,但是你必须要有很成熟的技术才行,发展快、融资快并不保证你有很好的技术,比如说我们要了解很自然的基本语言,发展成熟的技术最终才能普及,要花多长时间,这些技术才能变得更加成熟?

我们都知道一个非常有名的自然语言处理的专家,他在1945年就说机器翻译可能在一两年之后变得很成熟。现在很多人说机器学习能变得成熟了,但是我也不能做一个大胆的预测。

圆桌2

格欣:2017年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吕总和张总怎么看待AI的发展?

吕桂华:从技术的角度看,当前最热门的话题像无人驾驶、人机对话都是非常困难的,绝大多数人做出来不是很好用,我们切入的方向是适用型,比如推荐系统它没有对错,都是有价值的,做一些广告分类、物品识别都可以。

格欣:相比之下自动驾驶出了错要人命,就不能这么去运用。

张新波:人工智能是一个风口上的话题,所有的公司都会说我们是一家AI的公司。前段时间国家出台了发展战略,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正向的鼓励,短期有非常多的公司在这个行业投机,包括有些地方政府设立人工智能的投入,虽然有契机,但是很多公司能力不够。

第二是很多创业公司会投入人工智能创业上,可能不一定是适合的事情。人工智能基础的研究投入是非常大的,创业公司的资金、人力各方面的资源是有限的,投入到基础设施上对一个公司来说不一定是好的事情。

第三,我觉得人工智能正在经历人才泡沫,现在找一个工程师年薪要上百万,这个行业的发展加速了人才虚高,对行业的发展不是好事。 

中美AI创业大对比:一个重应用,一个重基础研究?

格欣:接下来讨论人工智能的环境,李总你在全世界开了很多公司,这三个不同的大洲,人工智能的环境有什么差异?

李熠:第一个差异是中国的人工智能的工程师是最贵的,应届毕业生就50万起,我觉得美国的人才分布和储备量是足够的,价格大概是中国的一半。没办法,我们的生产要力是核心工程师。

从创业的环境、资本上看,中国的公司很容易拿到钱,如果你是做自动驾驶的,很容易就能拿到上亿美金。有利有弊,因为100家公司可能只有3家成为巨头,能够去商业化。

我觉得差异的地方更让我乐观,对于人工智能泡沫,我是更乐观的,我们51经历15年非常疯狂的发展,16年泡沫开始破灭,我们是从泡沫扩张的,必定会有些公司在周期里面强大下来,也会有很多公司死掉。

陈锐锋:过去几年我们有很多项目,我关注的领域是B端的风口相对慢,C端在中国有好的爆破点,比如说自行车。你必须把产品跟最终的需求捆绑得非常紧。

在一开始,我们的体量比很多美国公司更有优势,盈利模式我们反而比美国公司要走更长的路,在今年才把收入打平。

格欣:中国美国在AI的研究创业上有什么不同?

贾斯汀.卡塞尔:在2017年我来了6次中国,看到在AI方面研究的热度非常高,我的感觉是在中国非常热衷于应用,而美国是迷恋深度学习,每个人都想尝试,更加集中深度的基础领域的研究。

在中国我听到基础研究讨论的比较少,从大二开始,学生就被定了,他们就没有深入的能力。如果说没有深入的基础研究,可能就无法支持后面的技术发展,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陈锐锋:我补充一下。我们看到一个现象,我们的高中生都在跑了,一个高中生知道我们在做自动驾驶后,非常想知道这个车是怎么走的。有一个现象说明我们把应用这个概念往低年级走,后面是跟进AI的领域基础我们是需要学习,所以大家会被这个风气影响。

张新波:刚才教授说国内热衷于应用,美国热衷于基础研究,中国的发展阶段跟美国有差异,美国的环境更支撑基础的研究,国内的创业公司如果不节约自己的资金,就不能支撑下去。

等他们有了资金、人力后,会投入基础应用的研究。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先把自己养活了更重要。

 AI已来,哪些职业即将消失?

格欣:我最后想问大家的是,有很多人说人工智能要来了,机器人马上要来服务人类,更夸张的是有电影说我们会跟机器人去恋爱,这样的场景是很可怕的。我们可以着眼于十年这样的时间段,哪些工作和职业会被颠覆,甚至不复存在?

陈锐锋:我们对外标榜我们是做教育领域的AI。如果能够选择,我会希望我的小孩退回我十年前的传统教育,但是时代已经变了。

我们需要帮助学生更好的学习,除了引导、育人的工作,需要人去用心互动。并不是说我不喜欢机器,我希望我的小孩能够跟老师交流情感去学习。很多在场的观众是家长,你们是不是每天花一个小时去陪孩子做作业?

我们可以用技术帮助老师更好地协助孩子学习,让机器可以代替老师去看护孩子学习的工作是可以替代的。

贾斯汀.卡塞尔:我可以决定开发机器去和人合作,很多人有不正确的看法,大家觉得以后所有的工人会被机器人取代,我觉得要看市场的力量,有些工厂需要机器人,但是人有自觉力我们不一定会被全部取代。

我们可以改善人工的效率,让他们有更高的生产效率。

李熠:我有两个特别大的爱好,玩游戏和打扑克,我发现很有意思的问题,现在AI有两个攻破的领域,第一批被代替的是完整的信息,接下来是信息不完整的,我玩了十年德州扑克,我们平时下注就是大的下注,机器能承受的风险太高了,人类的懦弱和胆怯,一点一滴会被攻破的,包括商业领域。

这十年里面会多一些担心,我做了线上线下的牌手,线上赌的很高,线下大家带一个AI的眼镜是无法玩,机器辅助下,人太多能想象的东西会被改变,现在科技的指数曲线,大家能看清两三年已经很不错了。

格欣:我也特别好奇如果机器跟机器玩会怎样?

张新波:AI是为了更好的协作,金融行业讲AI会带来很大的冲击和改变,很多工作会被AI替代,能否完全替代,我会保留意见,比如说银行员可以通过远程的识别,包括现在的声音识别去做身份的判定。

随着AI的发展可以以机器去识别,现在很多像借助贷款逾期,我们可以用不同场景下收集的情绪信息,来决定这个人的还钱情况。这是很可能被机器替代的。

关于2018年AI发展的4个关键词

格欣:我们刚刚总结了2017年,下面请嘉宾展望2018年的关健词是什么,以及你目前面临的AI发展的问题是什么?

张新波:我的关键词是“方兴未艾”,行业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结合业务场景解决用户的痛点。

吕桂华:我觉得关键词是“脚踏实地”,2018年开始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关于AI,大家能想到的是下棋的,或者是自动驾驶,真正变成现实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当作工具和模块来讲,可以让机器去理解这个世界,理解高于思考,理解了,很多事情就可以做了。因此2018年的落地就是在理解方面,让机器拥有感知的能力。

李熠:我的关键词是“自然”,创业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抓什么是变的,什么是不变的。

有很多行业的发展是不变的,比如说六年前用的工程师和现在的工程师不一样,技术也不一样,经过今年对人工智能和学科的结合,我认为不变的是社会的自然角度。

我觉得2018年会认知事物的根本是什么,不变的地方在哪里,帮助同行去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应对未来更大的变化。

陈锐锋:我的关健词是“动态规划”,一年之前我们不知道自行车会出现什么变化,现在我会猜六个月之后会跟业务去达成某种平衡。

贾斯汀.卡塞尔:我认为现在我要了解经济学不是一个黑洞,我们要了解算法的深处奥秘,减少偏见,比如说精细医疗,但是它只是帮助了一小部分人,因为数据的获取性,这个是偏见带来的影响,我想以学界的角度,要把科学结合起来寻找答案,如果了解这些算法的更多奥秘,就可以服务人类的发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刘桓,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AI女王贾斯汀.卡塞尔:人工智能将重构多个领域,带来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500 Startups杨珮珊:未来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需要重新定义

金山云郭岚:金山云聚焦三个视频场景应用AI,解放大量人力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