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刷屏,比起不知去向的一元钱,消费善良更让人心寒…

摘要:“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由“分贝筹”发起,刷爆朋友圈,用户在活动页面输入自己生日后,页面会显示与其同一天生日的贫困儿童,用户可选择捐赠一元。不过“同一天出生的你”网络募捐真实性、透明度被网友质疑。

文/栾青 编辑/尹天琦

“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刷屏 那只是你以为的缘分

圣诞节期间,“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刷爆朋友圈,这一活动由“分贝筹”发起,用户在活动页面输入自己生日后,页面会显示与其同一天生日的贫困儿童,用户可选择捐赠一元。仅需一元,就可以寻找缘分献出爱心并分享朋友圈,一时间“同一天生日”的截图刷爆朋友圈,声势不亚于@微信官方要圣诞帽,但是刷屏太多就有心细的网友发现了Bug。据不完全统计,一人“分饰两角”的例子至少有6个。

 4

并非同年同月生,但有同样一张脸,一个出生在秋天,一个出生在夏天,甚至连名字都十分有缘。有网友截图总结,在5月5日出生的受助人显示为“阿豪,出生于2007年”,同一张照片也在12月26日的受助人一栏中出现,姓名变成了“小豪”;3月29日出生的美敏和12月22日出生的小敏是同一个人;1月3日出生的阿碧,在11月24日一栏中变成了贵碧……更有网友发现,一个名叫小丹的姑娘“出生在一个并不存在”的日期:2009年2月29日。

不知道该夸网友太闲心太细,还是该吐槽分贝筹太随意,你以为的缘分其实都只是随机。虽然分贝筹创始人王立进行了回应,他解释说活动原本计划于 24 日平安夜上线,内测时被流传出来,期间录入的信息还未来得及校对,因此才出现了一些错误。但是甩锅意味十足,解释难以让人信服。而且分贝筹的同一天生日活动并非个例,幕后推手自导自演,一起了解下网络募捐那些事…

情怀创意流量结合 监管透明欠缺

梳理一下分贝筹“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走红过后的时间线:12月22日,“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小范围传播,当天晚上迅速发酵,同时,爱佑未来基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题为《嘿,这里有和你同一天生日的TA,一起来认识下?》推文,介绍的正是“同一天生日的你”项目,且该文中也出现相关活动页面及捐赠二维码。

 然而 12月23日,“分贝筹”在其微信公号发布推文《您的善良,远不止1块钱》表示“热转”在意料之外,原计划互动在圣诞节当天推出,但工作人员为了测试效果便转发到了朋友圈。因为内容还在测试阶段,出现了一些信息错误以及界面不稳定的情况,开发团队在得知消息后紧急协调优化H5,避免bug再次出现。

 而在12月24日上午,爱佑未来基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题为《嘿,这里有和你同一天生日的TA,一起来认识下?》推文已经被删除,且从该公号的历史信息中消失。

 8

此外,“同一天出生的你”网络募捐,善款流向资助对象存疑,收款方显示为“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不过用户仅可查询个体捐款记录,对于捐款流向,目前无法得知。而且,官方宣传表示“本次活动已筹集善款2555898元将全部用于云南省镇雄县2130名贫困学生一年的生活补助”,不过实际登上活动页面的共有366名孩子。

另外,“同一天生日的你”活动H 5入口显示该账号的主体并非具备公募资质的爱佑未来基金会,而是北京零分贝科技有限公司,既不属于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也不属于具备公募资质的慈善组织。如此一来,“同一天生日的你”整个活动的公信力和真实性也大打折扣,让人想深入探究。

其实“一元帮助同一天生日小朋友”刷遍朋友圈并不是偶然,成功地将情怀、创意、流量结合,遗憾的是监管透明欠缺。虽然主办方称杜绝骗捐风险,但是却给公众留下了许多疑问,捐的钱去哪了受助人是谁?组织者有公开募捐资质吗?合作机构是真是存在的吗?为什么会内测期间不小心流出?网络募捐路在何方?

网络募捐反复上演“狼来了”

“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是分贝筹继今年8月推出“一元买画”公益活动后,又一个备受关注的活动,背靠着腾讯这棵参天大树,源源不断的流量,新奇的充满情怀的方式都为分贝筹这两个活动的走红创造了条件。但是,走红则意味着关注,“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的问题也暴露在公众面前。

还记得吗?几个月前上演过的类似戏码,内部测试流传开来、1 元捐款、资助儿童……8 月底,一些特殊的画作刷屏,作者是一群自闭症患者或智力障碍儿童(也有部分成人),参与者花一元钱即可“购买”一幅电子画作。“小朋友画廊”的火爆程度甚至超过一次的“同一天生日”,短短几小时内便完成了 1500 万捐款的筹集目标,参与网友人数达到 580 万。

但是,“小朋友画廊”的捐款去向、画作作者真实身份也被大家质疑,虽然腾讯及相关机构进行澄清和辟谣,但是网络募捐的路依旧艰难。此外,“罗一笑”事件同样给网络募捐蒙上了阴影,从最初捐款爆棚,到后来被指炒作,直至事件主角罗尔公开道歉、退回打赏,网友们的爱心被消费变得麻木,网络募捐的公信力下降至冰点。

 66

其实“小朋友画廊”和“同一天生日”都堪称病毒式传播的经典:1 元的捐款门槛非常低,几乎人人可参与,并且满足了参与者晒爱心的心理;艺术作品的形式彰显格调和情怀,举牌卖贫困勾起同情心。从影响力方面来看,这是网络募捐很好的选择。而且,今年这两次“一元捐款”活动的效果来看,大家还是很愿意奉献爱心的,不过由于监管缺失,公信力不足,大家对网络募捐只能持消极态度,毕竟爱心经不起再三折腾。

此外,“消费贫困”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让孩子们举牌卖贫困筹款,在公益行业是受到大家抵制的,不会因为放在网络上就比强迫弱小乞讨高尚;另外遭遇质疑之后就甩锅,各种找借口,言行矛盾也造成了资源极大的浪费与效率低下。

 爱心无价,但不廉价,而且边际效用在递减。求助的信息越多,人们就越会选择性无视。营销爱心刷屏,被营销策划的爱心也是爱心。只可惜,知道真相的人难免有上当的感觉,时间长了,社会的爱心成本高了,对于真正的求助者,就是坏事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栾青,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阿里腾讯年底爆发公关大战,双方争的到底是什么?

腾讯被曝违规推广自家产品,马化腾致歉后,双方和解

2017企业收购大盘点:阿里、腾讯领衔中国十大最具投资意向企业排行榜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