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时代:要警惕劣币驱逐良币

摘要:尽管所提概念还是有所差别,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众商界大佬对于零售新时代新趋势的到来已经达成了共识。

近年来,无论是刘强东提出的无界零售,还是马云提出的新零售,亦或是张近东提出的智慧零售概念,尽管所提概念有所差别,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众商界大佬对于零售新时代新趋势的到来已经达成了共识。

由此,企业运营思维随趋势而改变,从以产品为核心到以消费者为核心,从单纯的卖货给消费者到服务用户消费生命周期。

1995年麦肯锡奖得主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其代表作《创新者的窘境》中这样说到,「破坏性技术的发展速度往往会超过用户需求的增长速度」。很多时候技术发展与用户需求的关系并非必要条件,而是充分条件——技术发展往往并非由用户需求驱动的,反而是由于新技术的产生和应用,刺激和带来了新需求的增长。

事实上,正是得益于技术的快速发展,加之我国人力、地租等成本的不断高涨——根据德勤在去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劳动力成本过去10年上升五倍,而去年一年中国总体租金也增长了7%,在这样一个线下实体门店利润不断压缩的的背景下,无人超市、无人售货机等智能新零售解决方案开始登上舞台。

值得一提的是,与美日等发达国家相比,无人售货机在国内仍然属于一片蓝海市场,截至目前,日本一亿多人口拥有500多万台各种售货机,美国三亿多人也拥有近500万台售货机。中国14多亿人却仅仅拥有不到30万台售货机,因此其市场前景广阔也逐渐得到认可。

成立于2013年的蚂蚁盒子就成为了其中的佼佼者,作为一家专注于提供整体O2O新零售解决方案的企业。蚂蚁盒子耗时两年自主研发的产品在2015年才大规模落地商用,相较于传统售卖机,其智能售货机识别精准度不仅达到了行业领先的99.99%,更积极解决了传统售货机现存的几大痛点:

一般而言,自动售货机的开发涉及嵌入式开发、IOT技术、数据采集、移动支付等多种技术,且对于软硬件系统稳定性要求极高。所以传统售货机的购物流程往往非常繁琐,包括下载APP,用户注册,支付,取货等。蚂蚁盒子独创了开门自取式购物,用户可以接触并挑选好自己喜欢的商品,关门自动结算,大大优化了购物体验。

再比如,当前大部分自动售货机受限于设计僵化和技术落后,零售商品的形状、储存温度、大小等属性十分局限,所投放位置只能集中在人流密集地区,覆盖范围窄。蚂蚁盒子花费两年时间研发出了具备冷冻、冷藏,常温,加热四种类型的温控系统,其智能售货机有效摆放空间也更强,且无货道层数数量限制,确保了可上架商品种类的丰富多样,支持全场景投放渠道,良好的解决了这一行业痛点。

除此之外,一个公认的事实是,传统售货机并不能称得上智能化新零售渠道,其上货时仍然需要手动逐单录入货品信息、需要人工方式跟踪和统计销售情况,更不具备数据沉淀,产生更多商业价值的可能。本质上,传统自动售货机依然是人力价值的放大和延续。

基于此,蚂蚁盒子智能售货机搭建了拥有统一自动化上货信息管理以及运营报表生成功能的智能系统,可自动检测库存和动销,运营成本更低。此外还可实时获取用户基础信息和消费行为数据,服务精准营销产生更多维度商业价值。

因此,蚂蚁盒子以其真正智能化的产品服务,不仅获得了多家头部零售品牌的青睐,更为整个无人售货机行业树立了新标杆——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和智能管理后台的无人售货机通过帮助客户实现智慧化的运营,展现出了一种全新的零售业态和商业模式。而蚂蚁盒子也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全国近10万线下布点资源。

然而历史往往是相似的,在行业初升的野蛮生长阶段,种种不合规的弊病开始相伴而生,拥有多项发明以及创新型实用专利的蚂蚁盒子就同样遭遇了多家友商的专利侵权问题,后者们无视知识创新与专利保护的要求,直接解剖、仿制蚂蚁盒子的智能产品。据了解,目前蚂蚁盒子及其合作伙伴上海哈啰通用设备有限公司已经委托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对多家涉嫌产品仿冒、专利侵权的企业发出了律师征询函件并提出协商要求,迈上了积极维权的道路。

必须指出的是,专利侵权的抄袭行为并不仅仅会损害被抄袭企业的正当权益,实质上是一种损人不利已的鸡贼行径。例如,在蚂蚁盒子遭遇的侵权案例中,侵权者往往只能抄袭到产品的表面功能,偷不走核心技术,所以只能提供质次价廉的产品服务,通过牺牲产品质量与稳定性来降低成本与技术水平,最终伤害的是用户的购物体验。

更重要的是,抄袭问题的泛滥如果得不到遏制,那么整个行业开展技术创新、产品服务改良的积极性都将受到伤害,当创新改良就此消失,泥沙俱下的行业又何谈健康发展。最终为恶果埋单的,恐怕并不仅仅是可以用脚投票的用户,而是行业里的每一位参与者。这就是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环境下,企业、行业与用户三方共损的悲惨局面。

因此,在新零售时代到来之际,我们更应当警惕行业环境走向劣币驱逐良币的畸形化发展。

事实上,不仅仅是企业应当积极开展维权行动,近年来政策对于知识产权和专利保护方面的管控也愈发严格,仅因为侵权纠纷问题,已经有包括乔丹体育,江西天施康,浙江红蜻蜓多多家企业尝到了上市失败的苦果。

去年年底,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关于严格专利保护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将进一步严格专利保护,建立适应新的技术发展与生产交易方式的监管方式,完善专利保护领域事中事后监管政策体系,加大打击专利侵权假冒力度。

1972年,美国人理查德·格林萧在一辆福特汽车内因一场交通事故而被发动机舱的起火烧伤全身90%的皮肤。格林萧的代理律师在查案时发现,这个自燃隐患福特公司在生产实验中已经知晓,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增加的制造成本高达1.4亿美元,而如果任凭小概率事件发生而按常规赔偿数额来理赔,直到这款车型停产,最多也不过会有180人被烧伤,赔偿这180人只需要花费约5千美元。

于是,在1.4亿美元和5千万美元之间,福特公司选择了后者。在获悉原告律师提交的这份证据之后,当时法庭最终判决福特公司做出1.25亿美元的巨额赔偿,你不仅甭想省钱,反而还要出血更多。

也就是说,随着政策和有关部门对于专利保护的愈发看重,我们也将能够看到,当企业的作恶成本太低时,司法系统将填补进来抬高成本,用惩罚性措施迫使企业出于忌惮而不敢以身犯险,还市场环境一片乾坤净土。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阑夕 的原创作品,责编:石立秋。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新零售浪潮之下,垂直电商的自我救赎之路

新零售大战火力全开,阿里腾讯京东三人的斗地主

盘点2018年投资领域四大风口:机器人、新零售…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