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要学会说“不” 独家专访丰联丽格院长王冀耕丨院长访谈

摘要:在人文化的关怀上,要把一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在医疗操作上,应该是把一个复杂问题简单化。

采访完王冀耕院长,感觉像听完一场干货满满的大会,收获颇丰。不夸张地说,他个人与行业的发展轨迹同步。本文从医生角度谈一位行业亲历者的看法,诉说他眼中的整形美容。

另有“续集”姐妹篇,阐述王冀耕对于行业格局与见解,将在2018年初推发,敬请期待。

文丨杨慧林

见到王冀耕院长,他刚做完一台手术,虽然他已是知命之年,但精神饱满,神采飞扬。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欢笑声不断,王教授的真实、幽默感染着身边的人,也融进了医美行业的血液。

这位从事医美行业30多年,为万余名患者施行过手术的专家级别医生说:“在这个行业有唱咏叹调的,我是唱流行曲的。我是AB型血,双鱼座,充满浪漫气息。”

行业发展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王冀耕教授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现南方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军人的刚毅、耿直等鲜明的性格烙印也深刻体现在王冀耕教授的身上。1984年刚刚踏入医美行业时“大家对美容外科都比较陌生,解释自己的行当,很多人不明白,在同学中间也觉得没面子。”这是王冀耕当时个人对行业的认识。

到了90年代初,人们渐渐开始接受做双眼皮、垫鼻梁、垫下巴、半永久、纹眉、纹眼线、纹嘴唇。那个年代做医美整形的只有寥寥几家医院,而王冀耕教授当时所在的黄寺整形美容医院有时候一天能做30多台手术。

王冀耕描述道:“一个大手术室里放4张病床,车轮大战,做完一台手术要出门的时候,总能看到一群人,举着收费条大喊‘该我啦’。”这种场景在医美行业里,很多医生都没听过,而王冀耕却屡次亲历。 

“这10年以内,医美行业偏离医疗本质,偏得太远了。把医疗服务过度商业化,这是行业现状。”要商业化发展,除了医护人员,要在中间多出销售、中介、推广、行政等环节。“后辈从事医美行业的人,增加了很多。这些渠道都是需要费用的,人力成本、推广成本自然就提高了。”

在准入门槛低的情况下,会有些投机的人,用廉价的成本换取高昂收入。“这考验着人们的道德观念。很多人以身试法,触碰到法律红线,还使行业损誉。”

“人们都以为医美行业是暴利,我很负责地说,对于正儿八经在做医美的医院来说,这不是暴利的行业。”王冀耕举例说,从意大利进口的两包线就相当于3000块钱的人民币,成本当前,利润自然不大。 

回归医疗本质

从产业链上来说,“我不否认医美行业的商业化属性。”但这类手术确确实实要破皮入肉,这是一个医疗行为,医疗行为本身就是很严肃的问题。

“医美整形关系到人们的身心健康,尊重生命应该放到第一位。为了美容,一个鲜活的生命死亡或造成残疾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 

成立整形医院应该设立三重许可:一、机构许可;二、人员许可。医生有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从业多少年的,是什么资格或职称等;三、技术许可。

有三重准入之后,保证在执业过程中的两大问题:第一,保障人的生命安全。第二,规避可能隐藏的并发症引起的医疗事故。

随着政府在行政管理、法律管理、执法方面进一步加强,更多医生开始“揭竿而起”。同时,美容就医者的意识和甄别科学美容整形的能力也在不断提高,“整个行业肯定会逐渐回归医疗的本质,朝着更加理性、规范的方向走。”

先解决主要矛盾

人变老是一个自然界不可抗拒的规律,所以年轻化是刚性需求。从认识上来看,紧绷跟紧致是有区别的,“把脸绷紧不见得是年轻。”

如果说就诊者的皮老化了,并不是说把皮拉紧就能看起来年轻。“因为皮还是老皮。换言之,即使有着精湛技艺的裁缝也解决不了糟糕面料问题,而这需要纺织厂去解决。我从来没排斥过光电设备,无论是点阵激光还是超声能力,它能改善皮肤质地的,就像纺织厂重新纺了布。”

王冀耕用解剖学和组织学的关系来类比,解剖学是形态的问题,组织学是质地问题。组织问题是我们医生通过外科手术解决不了的。作为一名外科医生,王冀耕坦言“一把刀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的观点,我一概不认可。关于年轻化有这么多种方法同时存在,每一种方法的存在都有它的合理性。”

对于手术中遇到的不同问题,王冀耕说“有的是空了,有的松了,空了把它补齐,松了要把它提紧。”王冀耕打比方说“这跟一个皮球泄气了,给它打气是一个道理。脂肪填充,面部容量增加,就相当于在给气球充满气。

对于不同的美容就医者,要采用综合方案去解决问题。“我们首先要解决主要矛盾,比如说你脸是空的,先把气吹足,再说下一步的事情。长得很好看,面部也挺好的,皮肤不好先帮她解决面料”,解决主要矛盾后,次要矛盾会转换为主要矛盾,再去解决下一个主要矛盾。或者可以同时来解决,但是要抓住主要矛盾,哪个为主哪个为辅。这就是综合解决方案。

和谐才是美

“我特别反对美容整形的单一标准。”王冀耕认为,美是由很多元素所组成的。“就像我们用数码相机照一张照片,它由若干像素组成。对于美容整形来说,如果缺少一部分东西,就有可能会失去一部分的美感。”

“专注做某一件事情并把它做好很重要”,但就美容整形而言,某一个地方单看很好看,但未必整体好看。这是局部和整体的关系,“要有整体的观念,比如说专注于做眼睛,首先得发觉他缺什么,他需要怎么美,而并不是一个只做好眼睛的思路。”

“什么是美?和谐才美。”王冀耕的观点是,对于一个美容整形医生来说,不是仅仅把某一部分做好,而是把很多部分做到位,再把另外一块提升出来。

王冀耕认为,做眼睛,长度、宽度、弧度、深度、角度、明暗度、翘度等都是要考量的。“曾经有位医生让我看看他做的双眼皮,我的说法是,就双眼皮来说很成功,好不好看我提一点意见,人的双眼皮一定是中间的1/3深度最深,越到两边越浅。你从头到位一样深,到了眼角还更深一点点,相当于给这个双眼皮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以前纹眉是先画一个框往里面填颜色,“两个黑道就像毛笔写的两撇上去。”很多人会觉得看着很别扭。王冀耕说,美是没有边界的,画上句号就不美了。

“梁朝伟、汤姆·克鲁斯都是典型的三角眼,深邃有神。但是放在女人身上会好看么?鼻子和眼睛是有严格性别属性的。必须有整体意识才能做出一些好的作品来。”

消费者标准是美容医生的金标准

医疗美容的特殊性在于,结果评判的主体和客体是一体化的。

“比方得了阑尾炎住院了,医生诊断是阑尾炎上台做手术,做完手术后医生看化验了结果没问题,患者就可以出院了,评判的标准在医生手上。医疗美容做出来的作品评判是在就医者自己身上的,所以这个标准是金标准。”这是生物医学与传统医学的最大不同。

和医生也会谈及这个问题,有的医生会说“我今天做得这个手术够仔细了,我给她费了这么大劲,做完了之后应该满意了吧。”王冀耕会坦诚地说“这不见得吧,就诊者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可能很简单的一个过程,结果挺好,大家都挺高兴,你费了半天劲,结果不被认可还是等于失败。”

有的年轻医生为了刷自己的存在感,喜欢用复杂的办法解决问题,其实在美容整形上,比比皆是这样的问题。“面对的是患者,不该拿别人的痛苦在刷成就感。”

殊途同归,同样是解决一个问题,可能有很多的方法,优选一下找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决,可能造成的创伤小,恢复比较快。“就跟解数学方程式一样的,现成的公式往往最简单。”

王冀耕说的一句话很有哲理:“在人文化的关怀上,要把一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在医疗操作上,应该是把一个复杂问题简单化。”

整形医生要学会说“不”

“我的一个老师跟我说过“要学会说‘不’。”

“作为美容医生应该要尊重我们的服务对象,而不是去纠正她的审美,这就涉及到手术前的大量沟通。”王冀耕表示工作中大大量的时间是在沟通“你的诉求是什么”,“我能不能给到”,“我能给到什么程度”这类问题。

沟通要达到统一,比如有的就医者说我要做个鼻子,要做到极致,我会告诉她,你这么高是不行的,这是力量和位置的关系,使多大力量就发生多大位置的改变。在允许的范围内,我尽可能做得高。

“就医者审美跟我不符合,我会听听她的主张。如果她跟大众的审美曲线完全相背的话,我会拒绝她的。”比如遇到程度夸张的要求,王冀耕会用自己独特幽默的方式回绝“对不起,像我这个智商完成不了这个事情。”婉言的谢绝,也是对盲目求美的消费者最大的保护!

在美容整形中,整形医生可能会有很好的愿望把就医者整成什么样子,但是整形跟人的软组织、硬组织、跟你肌肉的张力,跟你年龄等很多结构都有关系。王冀耕说:“如果水平和技术达不到,就要说‘不’,我们是人,不是神!”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一个医生创业的禁忌与快慰,独家专访泓心医生集团于泓

创新药研发者的一点心声 独家专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崔一民教授

不改变医生待遇的医改就是胡扯!丨专栏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