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教父汪建的“佛系生活”:吃饭生死才是具体的事

摘要:华大基因汪建只在乎吃得饱以及那些看得见的痛苦。除此之外,他只有在聊生命科学话题以及华大基因的业务和发展时,才是毫无保留的。

在这次《财约你》访谈之前,我和汪建只在公开场合见过几次,总体印象是:勤奋、风趣又坦诚的科学家。

这是唯一一次长时间、近距离观察他,有些出乎意料。

和大多数媒体记录的那样,汪建永远一副嬉笑怒骂的老顽童模样。但是,全程下来,我感觉他更像一个看破红尘后,努力以云清风淡的方式过一生的老人,用当下的流行语来说:佛系生活。

只是,我觉得在他内心深处,仍有些不可触达的地方。对于所有他不愿意聊的话题,他要么直接拒绝,要么用标准的汪式“嘿嘿嘿”的笑声转移过去。

他能够放开聊的都是些具体的、可见可摸的事物。他三番五次地说,自己不关心精神世界,只在乎吃得饱以及那些看得见的痛苦。除此之外,他只有在聊生命科学话题以及华大基因的业务和发展时,才是毫无保留的。

他说,这些就是他现在关心的话题。对于他来说,吃饱、生老病死以及身体痛苦才是具体的事情。那些形而上的内容,包括诗歌小说等,他都觉得没有什么可聊的。他毫不避讳地说,自己不看湖南老乡黄永玉的书。

他觉得书这类文化内容,是一个人试图用自己的内心感受去影响别人——他不需要被改变,他也不需要精神世界。

有种说法,曾经遭受过苦难的人,精神世界或许要更富足些。对于汪建来说,他或许已经强大到不需要任何精神世界。

在《财约你》的采访中,他说自己对悲观主义的东西毫无兴趣。实际上,除了那些他口口声声称之为具体的世界外,汪建也是希望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从采访中可见端倪,他表示最近喜欢看金庸,因为“就是飘到那个(世界)里,跟人世间就没关系了。”

这至少说明,汪建还是希望拥有自己的世界的。或许,在金庸虚构的那个世界里,汪建才能找到自己精神的内核。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外人则是不可知的。

早些时候,汪建在访谈节目中回忆那个因为和他玩了一个游戏而被关押了12年的小学同学。那一次,汪建放下来自己标准的顽童模样,慢慢讲完了整个故事。

就像《芳华》里说的,有些逝去的日子,不需要想起,却也永不会忘记——这就是汪建不愿提及但又无法忘记的部分过往吧。

过往这些年里,除了那种吃不饱的生理状态外,甚少看到汪建公开提及自己经历过的那个苦闷年代。说到人生苦短时,他非常坚决的否定了,“生下来是一个多么荣耀的事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财约你 的原创作品,责编:宋雪峰。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