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是年龄的20倍!85后江苏首富严昊:我的人生就是三个字,生得好!

摘要:也许,在此之前,严昊的人生可以归结为“生得好”,但生命是一个动态的展开过程。好的出生给了你好的平台,但是否可以在平台站稳,或者在高歌猛进的时代确保平台的存在就不是一个“生得好”可以护佑的。

改革开放已近40年,当年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也纷纷迈入“耳顺”之年。当然,他们的“接班人”也走进了公众的视线,

最高调的毫无疑问是言论可以编成“语录”的王思聪。

但是现在,另外一位比较低调的“二代”也说了一句“金句”。

12月18日,85后江苏首富,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严昊,在媒体的经济学家年会上用三个字总结了自己的人生:生得好。

在演讲中,严昊表示,自己的父亲严介和告诉他,什么叫成功?成功就是“品种加平台”。而自己的成功就是“生得好”。

在演讲中,严昊还表示,未来做的再好,也属于父辈的传承,如果在过程中有不足,唯有自己反思自己。传统的国学是先做人再做事,但是从自己那一代年轻人开始,都是先做事后做人。因为和父辈相比,自己这一代有良好的经济和教育基础。所以,新一代人不缺乏做人基本的准则和常识,应该走上社会,行万里路把事情做成。

此话一出,网友们的评论纷纷都是“大实话”。

微博截图

一、严介和与严昊何许人也?

不过话说回来,严昊何许人也,让他“生的好”的老爹又是谁?

严昊的父亲严介和是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创始人,数次登上胡润富豪榜,在2017年出台的最新榜单中,严介和与严昊家族的财富为1150亿元,在中国排名第八。目前,严昊是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

严介和与严昊家族产业链(图:天眼查)

据中国企业家网11月份报道,前几年,外界给严介和贴了一个标签——“全球华人第一狂人”。他亦能自洽:“我为什么狂、张扬?因为我屁股干净,中国的建筑税定额征收,没法偷、没法漏,我想偷、漏也做不到。”

他甚至在微博上发帖《为什么我是“第一狂人”》称,自己对媒体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我骨子里从没有媒体公关的概念,所以从不花钱去删不好的帖子;我们媒体公关费用是零,删帖费用是零。”

严介和的“狂”无时无处不在,从年轻下海到功成卸任,再到“退而不休”、老骥伏枥。近几年,只要他出席论坛会议、参加的节目甚至在他的微博上,一旦发声,谈吐自会滔滔不绝,那种自信、敢言的“狂”劲就会袭来,“我能一直狂下去,这才是真正的牛X。”

某种程度上,这种“狂”背后的自信,离不开他30年来所积累的财富。尤其是严介和早年经历及其旗下已跻身“财富世界500强”的太平洋建设,多数报道充斥着“营收达到4600亿左右”、“五年内准备打造3家世界500强企业,超越稻盛和夫”、“准备2020-2022年赴美上市,预计上市部分市值达3万亿”等表述,多少令人觉得“神奇”。

二、“狂人”严介和

严昊的底气来自父亲严介和及太平洋建设集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1960年,严介和出生在江苏淮安一个教育世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淮安平桥中学的教书匠。1986年,因第二个孩子严昊超生,严介和不但被罚款1.8万元,而且失去了工作。

斯时,国有淮安水泥制品厂正招聘厂长,严介和赶去竞聘,竟考得总分第一。此后近十年间,严介和先后执掌过淮安水泥制品厂、双沟酒厂、淮安引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七家企业,均扭亏为盈。

1995年,严介和下海创业,创建了太平洋建设集团,他接手的第一个工程是宿迁市政府大道。从2002年起,严介和开始大举收购国企,据称当年被他收入囊中的企业达75家。2004年,严介和在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66位;2005年以125亿元身家跃居第二位。

严介和处处充满自信,在公开场合他常常慷慨激昂,像个愤青。“高调”、“狂”、“口无遮拦”,这是人们对严介和的评价。在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官网上,严介和的介绍中写着“全球华人第一狂人”、“中国厚侍员工第一人”等扎眼的称号。

严介和确实很“狂”。

他曾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在莫言获奖后严介和说,“他先走一步,这也是民族的骄傲啊!现在我的梦想是要问鼎诺贝尔经济学奖。”

在万宝股权之争闹得沸沸扬扬之际,严介和曾公开批评“王石的傲慢与偏见”。

三、太平洋建设曾遇危机

不过,狂人也有沉默的时候。

国资收购在给严介和带来隐形财富的同时也孕育危机。媒体质疑严介和空手套白狼,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舆论风潮引发银行催债,2006年,太平洋建设资金链断裂,严介和成为被告,多处住宅被查封,并被限制进入高档娱乐场所,2007年,他被迫卸任董事局主席。在这段时间,严介和大部分时候选择了不回应。

风波平息之后的2013年,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严介和曾谈到,当时欠债达到130多亿。严介和表示,“我不欠银行的钱,欠债都是因为收购、担保的企业,连带的责任。我就说给我一点时间,后来几个月就还了。

当时该卖家产都卖了,只要是我担保的我就认账,做好了壮士断臂的准备,最后没有留下任何污点。老子的债务留给儿孙去还,我觉得太丢人了。”

而太平洋建设另一个令人诟病的地方在于信息不透明。尽管如今荣登一个个世界级的榜单,但严氏家族企业并没有抹去那层神秘的色彩。严家究竟有多少财富?旗下企业如何分布?至今仍是一个谜。

图片来源:太平洋建设集团官网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严介和曾表示,他不愿意把自己的财产公之于众,他掌控的企业不上市。

“资金模糊也比较安全,像我2006年遇到的那个风暴,如果不模糊我早就倒了。过去人家说要狡兔三窟,我现在狡兔九窟了。”严介和说。

因此,想要了解太平洋建设和严家的财富,每年的《财富》500强榜单和胡润百富榜成为不多的渠道之一。

2017年,太平洋建设以年营业收入746.29亿美元排名《财富》世界500强第89位,这一排名比去年提升了10位。严氏家族在最近公布的胡润百富榜上以1150亿元排名中国富豪榜第8位。

四、85后江苏首富

不过,和前些年不同,如今排行榜上严氏家族的掌门人已经由严介和变成了严昊。86年出生的他如今已是“江苏首富”。

图片来源:胡润百富

早在2011年,51岁的严介和卸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长,年仅25岁的儿子严昊接任成为接班人。

为了让自己“80后”的儿子顺利上位,严介和可谓“煞费苦心”。他将交接安排在了儿子的婚礼上,名流云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菲尔普斯夫妇、澳大利亚前总理夫妇等官员、企业家均出席见证。

彼时,众人担心这个25岁的年轻人能否掌舵太平洋建设集团,严介和却笑言,“我教育出来的儿子,能力是年龄的20倍!”

严介和对严昊经营管理能力的培养从其进大学校门便开始。大学四年,严昊90%的时间都是在父亲的企业中历练学习。凭借良好的工作表现,他从最初的下属企业办公室副主任,一直做到了总经理一职。

正是有了几年的实践经验,大学毕业后,他被委以重任,接手管理苏辰集团——一家刚刚被收购的国企。上任一年,他就让这个连年亏损的老国企盈利了8000万元,第二年盈利过亿。

和严介和的锋芒毕露不同,严昊为人内敛低调。对于和父亲的差异,严昊也有自己的认知与定位,“我与父亲的性格反差虽然巨大,但我们是一脉相承的,这绝不是基于‘打江山’、‘守江山’方式的不同,可能是表达方式的不同。但于我而言,永远不要定义自己的起点,一直保持在路上的态度,刚刚好。”

扬子晚报报道,严昊曾在谈及富二代的话题时表示,“富二代并非都是纨绔子弟,他们承载着更多的社会期待和责任担当,承担起家族的责任,在父辈的基础上去巩固、延伸事业,让更多人沐浴市场的阳光。”

严昊称,成功不是偶然的,作为继承者首先要学习和传承父辈身上的优点,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内敛而谦卑的严昊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在我尚未为公司发展做出贡献时,我清楚我自己是谁,剥离掉来自父辈的光环,可能我什么都不是。”

来源 |i黑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i黑马,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请回答2017互联网:谁不是一边成为历史,一边忙着再造自己?

超过50家AI创业公司倒闭!阿里云的产业AI会捅破泡沫?

巨额B轮融资被贾跃亭卷走,乐视体育迎来“清场”时刻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