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极客王璐:崇拜乔布斯、学代码、搞电子,这个音乐人说自己的音乐不重要……

摘要:给谭维维、陈楚生、李健、黄征、刀郎……做音乐制作人,没有让他成名;成立耀乐团,也只赢得了小众电子乐迷的关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因为和马云合作两首歌的视频被疯狂传播,而成为大众向的红人。

文|占太林

今日,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去到耀乐团DJ兼团长王璐的家中对他进行了专访,与这位声控狂人聊一聊,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关于音乐的种种。

(耀乐团团长兼DJ王璐)

10月30日,成都的某所大学校园里,同学们打开手机闪光,台上的灯光与台下的手机构成了一副美丽的星空,但是毫无疑问“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台上的主角——耀乐团。

这是学生们的迎新晚会,通常的迎新晚会是学生们自娱自乐,请到签约艺人来助阵的很少,从现场的气氛来看,耀乐团不虚此行,给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的学生带来了很多惊喜。

和马云合作唱了两首歌而在网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的耀乐团,是由双主唱冯宣元、张敬豪,DJ兼团长王璐为核心组成的流行电音乐团。

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和视频组的同事来到了团长王璐的家中对他进行了采访,历时2个多小时,从乐理到人生。在二楼卧室隔壁,他有一个小型的工作室,只要是兴之所至,他就会到工作室来玩一下,哪怕是深夜。

像乔布斯一样的偏执和坚持

10月11日,马云在云栖虾米音乐节登台高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上台演讲马云从不害怕,但面对成千上百的观众唱歌,马云还是有点心虚,恰巧耀乐团在他之前登台,工作人员便请他们给马云伴唱,同台表演了《我终于失去了你》、《当我想你的时候》两首歌。

(耀乐团和马云的合影,左一是DJ兼团长王璐)

这个视频被网友传到网上,耀乐团因此火了起来。王璐评价这次的合作时认为,马云并不是一个歌手,敢在那么大的舞台上高歌一曲就是勇气可嘉,大家不能以一个歌手的要求来期待他,但他在KTV里肯定是一个好歌手。

王璐离互联网是很近的,除了与马云的合作外,他还是乔布斯的铁杆粉丝,“他是我特别崇拜的人”,之前他在网上看了一个苹果公司的内部视频,现在聊起来印象还很深刻,那时候乔布斯刚回到苹果,还很年轻,依然是穿着高领的长袖T-shirt和一条蓝色牛仔裤。

在视频里,他对苹果工作人员讲,要这部电脑说hello,要电脑传出电子的声音,不管你工程师怎么做。王璐认为乔布斯心中的布局是非常清楚,所以后来电脑不仅仅能发声,现在我们的生活娱乐也已经离不开电脑。

(耀乐团为iPad在华代言)

当时看完这个视频,王璐忍不住想哭,乔布斯的梦想是要像伟人一样改变世界,而一部手机就是他改变世界的方法,正是因为他的偏执、他不懈的坚持,我们才会有了所谓的IOS,才会有APP,这些都是在追随乔布斯的理念,所以王璐认为,疯狂和偏执的精神是做事的时候最需要的东西。

音乐极客的发烧装备

在王璐的家里,有一个工作室,采访之前我们记者带着小小的预期认为音乐人的工作室里面必定堆满各种专辑、书、音乐大师的海报之类,但王璐的工作室里一样都没有,里面都是各种看不懂的合成器和电子产品。

他给记者随便介绍了他的一个装备,那是一个类似方向盘的环,上面有重力感应装置,环的左右、上下、速度、加速度等都可以作为信号的来源,来控制电脑里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是和常见的声音合成器不同的,常见的合成器都是合成标准的规则的声音,因为人在控制这个盘的过程当中方向、速度和加速度是做不到标准的,所以通过这个装置发出来的声音是非标的,往往这样的声音能给听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这些电子装置是他除了撸猫以外最大的爱好,“花这么多钱,玩这么多设备,烧这些东西特别有意思”他说,他会花很多钱去研究让一个振荡变得更慢,比如说一个振荡通常是5秒钟,但是他为了把这个振荡变成500秒,就需要花很多钱,一直要想还要不断尝试,但是这些能够让他沉迷在其中。

也因为这样,喜欢电子音乐,喜欢捯饬电子元器件,王璐也被人称为“音乐极客”。在他的身上,你能感受到他偶像乔布斯的气息,一边搞艺术,一边搞电子产品,正如乔布斯所言:“我站在艺术和科技的十字路口。”

在哪里,我都能发现音乐

在采访过程当中,对王璐最大的感受就是,他是一个非常“不安分”的音乐人,对新鲜的事情都乐意去尝试。

他想打破风格和技术的界限,并一直在尝试找到不一样的方法来传递音乐,在他的日常生活当中,经常带着一个录音设备出去扫街,随便往北京哪个胡同里一坐,或者到密云水库听鸟语虫鸣,在那里呆上半天就能把那个空间里的声音录下来,然后编曲到自己的音乐作品当中。

(王璐在外面进行声音采样)

他告诉记者,我们平常对生活中的声音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不太关注,事实上每个人所发出的声音就像每个人的面貌都是不同的,胡同里三轮车的声音、卖早餐的声音、风吹树叶的声音……每个空间的声音都充满着那个空间的气息。

耳朵听到的声音和录下的声音是不一样的,当他回去听录音时,声音中是世界和人的情绪,声音还能还原整个空间的状态,很多次回听的时候,耳中还能听到很多没有料想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来自自然的声音带有强烈的人的味道,你能听到这个空间里的人或开心、或悲伤的情绪,而这些正是如今很多音乐缺失的。

王璐说,目前在音乐里声音和控制是他探索最多的。

一般玩乐队,都有固定的吉他、贝斯、鼓、键盘,它的音的数量是确定的,但是电子音乐和其他音乐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电子音乐需要你来制造声音,所以在他的房间里有大量奇奇怪怪的设备,都是用来制造声音、节奏和音色的,这就是声音的探索。

他在控制上也有许多尝试,尽管已经有一屋子的控制机器,但很多的时候,他还嫌不够用,就去制造一些好玩又可以控制声音的工具,他向我们展示了他自己改装的一个水下录音器,看起来是个小铁片,一个罐头的金属盖,里面用环氧树脂封装一片陶瓷片,它就变成了一个防水的收音装置,可以扔到水里面收水空间里面的各种声音。

事实上,电子音乐发展到今天,也开始不再执着于乐音。乐音虽然更纯净,但也更单调,王璐说他拿着录音设备在每个城市扫街得到的声音完全不同,只听声音你也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甚至某个人的气息,这是乐音无法传达出来的。

王璐说,在哪里,我都能发现音乐。他的音乐不仅仅是和声伴唱或者琴瑟琵琶,他的音乐是自然中一切存在的声音,无论鱼翔浅底或者鹰击长空,驼走大漠还是虎啸深山,那不仅是大自然的音乐,也是他王璐的音乐。

我的音乐不重要,你的感受更重要

在玩乐队之前,王璐做了很长时间的制作人,和谭维维、陈楚生、李健、黄征、刀郎……都合作过,为谭维维做音乐统筹,参与了陈楚生的《有没有人告诉你》,为李健制作《风吹麦浪》的时候,李健还没有现在这么火。

王璐说那时候他们就展现了和别的音乐人不一样的气质,谭维维是一个非常执着的歌手,她花了十年摆脱偶像身份,现在可以玩各种各样的音乐,大家可能认为她不仅仅是一个歌手,而是一个更高级的音乐人。和李健一起做《风吹麦浪》的感觉,他仍然记忆犹新:“他的那种执着和做音乐的那种信念,你一看这个人就知道他是干这个的”。

将近10年的制作人,一直都是为别人做服务,“就是要为别人服务,没得选”,一方面多多少少心生了厌倦,另一方面,小时候抱着吉他在胡同里耍帅,释放荷尔蒙与冲动的画面在脑海里一遍遍重映。他时常在心里感叹,这就是做音乐的初衷。

同时,老冯(耀乐团的主唱冯宣元)也有同样的想法,两人从小玩到大,彼此心照不宣,用他现在的话说:“我们为什么要玩音乐呢?每天做的东西都是自己不喜欢的,什么才是做音乐最初始的那个状态和动力?”

于是王璐就提议,要不咱们自己再做一次乐队?还少一个人,小豪(耀乐团成员张敬豪)那会儿就突然间冒出来,他们三个一直到今天。

(王璐在自己的工作室)

写代码、崇拜乔布斯、捯饬电子元器件……王璐做的桩桩件件都和大家印象中的音乐人不一样,小时候玩摇滚,后来做流行音乐,现在又玩电子音乐,做音乐的途径也不一样,他说这些都成了烙在他身上的痕迹,不可磨灭。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人们说汪峰,知道他玩摇滚,提到李健,他唱民谣,王璐的标签是什么呢?有人问他,你到底是玩什么的?

“你管我玩什么,你管得着吗?”他一句话就怼回去了。

因为在他看来,这并不重要。现在很多玩音乐的人标榜自己是朋克,或者说自己是金属,这都没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作为音乐人给大家创作了什么样的音乐,音乐比他自身更重要。

这也就是他常说的“想打破风格和技术的界限”,风格也好,技术也罢,说到底都是为音乐服务的,最后都是以音乐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耀乐团王璐、冯宣元、张敬豪合影)

“你一个音乐人,你学代码、搞电子?有什么意义?”有人问,王璐说,这种思维本身就是错的,音乐也需要多样化,互联网给音乐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观众分众化,有了互联网以后再也没有巨星天王,每个人都可以在音乐里找到自己的同类。

在最近的一张专辑《镜花缘》中他把电子音乐和昆曲融合到一起,电子音乐是舶来品,昆曲浸染了我们悠久的音乐史,恰似金风玉露一相逢,得到了粉丝很中肯的反馈,但是观众的反应和流量都超出了他的预期。

相比自己,他说他的音乐更重要,但是他又说“我的音乐也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的感受是什么?你的感受比我的音乐更重要。”

王璐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小时候听了太多的磁带,以至于现在年近不惑再次听到某些老歌的时候还会泪流满面,在这次采访的前两天,他和一位朋友在咖啡厅里聊工作,咖啡厅里放了一首童安格的《耶利亚女郎》,小时候他听童安格的歌听到磁带掉磁,多年后再次听到这首歌,即便是在谈工作,灵魂也随着歌声出窍了。

钱钟书说:如果你吃到一个鸡蛋,觉得好吃,你又何必去认识下蛋的母鸡呢?正是如此,钱钟书可以在自己小小的围城大大的世界里“下出更多更好的蛋”。乔布斯也曾有过类似的表达,他说用户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令人惊叹的产品,他们就会发现,这就我需要的东西。

王璐的想法无疑和这二位是一脉相承的,作者是谁并不重要,要看他做出了什么音乐,相比于听众的感受,你的音乐表达了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从中听到了什么。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娱价值官 的原创作品,责编:石立秋。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