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为什么这么高?诺贝尔经济学家告诉你真相

摘要:在特朗普大选期间每个人都觉得股市会崩溃,但诺贝尔经济学家普雷斯科特却持有不同意见,他对经济的看法总是出其不意,却一语中的。他对中国房价、雄安新区、移动支付等热点问题也有自己的看法。


作者/柴佳音

编辑/尹天琦

在12月18日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对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新商业周期理论”之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进行了采访,就中国房价、雄安新区、移动支付等热点问题进行深入讨论。

房价高?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在中国的某些区域,房价可能已成为一个天文数字。说到底,每个区域不同的房价水平是由整个经济基础面来决定的。在一些一线城市如北上广深,密集的劳动力、不断发展的高科技及高昂的人力资本都可能持续推动房价向上。在北京,政府在采取多项措施,包括所提出的雄安新区建设,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

除此之外,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表示,中国的其他一些区域也有着非常大的经济发展潜力。这些城市目前的房价还没有贵得离谱,且本身也非常适宜居住和工作。中国可以考虑通过一些政策,让就业向这些区域来转移。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说:“实际上,我所提及的去中心化发展方式不仅仅适用于中国,美国早有尝试。华尔街就有这样一些白领,他们开始从繁忙和拥挤的区域转移到那些更宽敞的、社区条件更好的、更安全且学校资源尚可的地方居住。那些地方房价不是特别高,居住起来也很舒适。所以在一线城市高房价的时代,最终还是看人们转移的方向和聚集的地方,这会说明很多问题。”

品途解读:看来去中心化是大势所趋,普雷斯科特的建议是否也侧面印证了中国超级一线城市的房价会逐渐趋于稳定,而周边的区域存在一定的准入机会呢?

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在于非集中化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表示,中国经济近年来经历了增长的奇迹,而且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依旧会迎来高速发展。他本人一直看好中国经济的主要原因在于其非集中化。

具体来说,中国主要的经济区域都有非常好的竞争局势,如上海、北京、深圳、香港、杭州等,包括西部城市成都过去十年的发展,都非常不可思议。同时,中国在技术上越来越先进,有非常好的公路、铁路和航空系统,并成为了高铁的领军者。

品途解读:东中西部的经济格局和互动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的是国内的发展确实不平衡。那么就需要继续打破这种资本、人才等资源持续集中化的格局。

GDP或并不精准,股票市场会缓步上涨

反观美国,相比于2008年之前的增长趋势,美国人均GDP显著下滑。但是,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并不觉得美国陷入到了萧条之中。他说,“GDP的计算也是利用高科技。在高科技不断发展、世界变化迅速的过程中,我们继续用GDP来衡量实际情况不是特别精准,还有很多没有得到测量的产出。”

品途解读:近几年中国GDP也经历了缓慢的增长,这是由于中国正面临由依靠制造业带动经济向依靠消费带动经济转型;现在全球的大环境并不是很好,通货膨胀、失业人数增加、战争等等不稳定因素都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这也会影响中国GDP的增长。但也正如普雷斯科特先生所说,我们每年双11买买买的欲望还在膨胀,腾讯、阿里等科技巨头积极布局海外扩张,中国经济依然在前进。

中国移动支付发展令人震撼,但安全性值得担忧

当下,移动支付已经被外国人评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之一。同时,随着中国在金融科技、移动支付领域的发展,越来越多“无现金城市”相继出现。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提到,中国移动支付的发展让人感到特别兴奋,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这样便捷的移动支付的出现也一定会大幅度改善整个支付体系。但是,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说:“我个人比较担心支付安全,尤其是移动支付之后会留下很多电子记录。这些电子记录若被盗取或被不法份子利用,后果极其严重。人们经常说,计算机系统的记忆力是特别好的,一旦进去了之后永远都不会忘记。此时,它的‘聪明’也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品途解读:网络攻击在目前几乎不受任何约束,对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其破坏效果甚至能超越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网络安全,人永远是第一要素,网络安全不是购买并部署一批网络安全设备、堆砌一些产品就能防得住的,需要每一个网络用户都能积极发挥自己的作用。关于安全的问题催生了一系列的安全创业公司,这或许是一波新的互联网创业红利。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演讲整理

以下为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先生在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的演讲实录,由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精编整理,有删减:

很高兴来到这里,有机会给大家介绍一下全球经济目前的现状和未来的展望,我感到特别高兴。

最重要的是中国的经济真的经历了增长的奇迹,而且发展得非常好,在我们可以预见的不久的将来仍然会发展得非常好。我来自美国,我特别高兴想要告诉大家的是,美国的经济也不错。对于研究经济发展学的学生来说,这个国家(中国)真的是大家最感兴趣的国家了。

1978年之前,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中国也有经济发展,但当时中国的增长率相较美国以及其它工业化国家的增长率基本一致,后来出现了增长奇迹。大家看到,中国的生活水平不断上升,整个东亚经济都在追赶发达国家,中国处于领先地位,真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我预测这种高速增长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这是人均购买力平价的比较,中国一定会变得特别富有。我是一位理论经济学家,因此我们总是要看一下理论的:这里还有新古典增长理论,它是量化动态集合论的基础,与政策制度紧密相关联的是一条经济趋于收敛的增长路径,我们可以关注这样一个经济增长路径,各个经济体之间不断收敛,在增长路径的某一个时点上,各国的增长速度将是永恒不变的。

再去看一下GDP的统计数据,相比于2008年之前的增长趋势,美国的人均GDP明显下滑。然而,我不觉得美国陷入到了萧条之中,这只是一个测量尺度的问题。GDP的计算也是利用高科技,在高科技不断发展、世界变化那么迅速的过程中,我们用GDP来衡量实际不是特别精准,还有很多没有得到测量的产出。在上次美国大选之前,特朗普大选那一年美国增长也还可以,为什么我要说实际GDP?为什么近年来实际GDP低于实际产出的增长率?实际上GDP是衡量产出的一个尺度,人们会去建立自己的企业,他们会做出重要投资,会对劳动力进行培训,也会促进高科技企业的发展,这些能够在公司的估值中显现出来。

接下来再说一说周期性因素,这个工作是我们关于商业周期中所做工作做的一个方法论。周期性波动实际上和从一个增长路径到另外一个增长路径不一样,也就是说,周期性波动与政策制度、人口、技术变化相关的增长路径迁移相关。

在人口结构以及技术变化上有可预测性,但它并不总是有很高的可预测性。美国经济是否会经历一轮人工智能的繁荣呢?包括中国也是,这就像20世纪后期90年代互联网的繁荣一样,我们看到两者有非常多的相似性,很多人的工作时间更长。而且大部分增长出来的工作时间都将用于从事创新业务和开发技术进步方面的工作,在这些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们知道,有很多无形投资是非常高的,有企业的人都知道如何投资才能建立这家企业。而这是有代价的,研发方面的开发、建立很好的关系、对新员工进行培训、从而更好的运用企业的技术……这些都是开支,这些是投资的一部分,也是产出的一部分。但却没有纳入到被衡量的产出当中,所以这就是支出的无形投资,没有计入GDP中。1995到2000年期间正是如此,相对来说,产出的经济利润和生产效率都很高。

我想说的是,现在的时代非常好,而且还会越来越好。要不断赶上快速的变化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都在不断学习新的技术,但却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去使用这些新技术。幸运的是我可以去问我的研究生“能否帮我一下?”他们永远都会帮助我。

中国呢?过去一直做得很好,直到现在测量收入和产出的增长已经超出了经济学家目前所能做的,目前总产出的数量,因为现在所有生产领域都在发生变化,确实如此,新产品在不断发生,过去的老旧产品逐渐消失。但我们也会用购买力平价的指标对国家做比较,他们会对水平进行相对合理的测量,测量结果非常良好,很多人也会以一些替代方式测量中国的经济产出,以标准的数据集来做。

为什么我一直看好中国对它保持乐观呢?非常关键的一点是非集中化,在主要的经济区域中都有非常好的竞争,在上海、北京、深圳、香港、杭州等城市都有很迅速的发展,包括西部城市成都过去十年的发展,非常不可思议,而且中国在技术上越来越先进,有非常好的公路、铁路和航空系统,并且成为了高铁上的领军者。

现在随着中国在技术方面的不断进步,为了保护开发技术的所有权,更好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这是有利于中国利益的,而且也符合中国及其它国家的共同利益。对于其它国家来说这当然非常好,对于中国来说就更棒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柴佳音,责编:柴佳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