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互联网金融行业映像:网络小贷行业的冰火两重天

摘要:缩小“互联网金融”与“科技金融”的差距,应该是互联网金融在2018年进化的最大主题。而趣店们的进阶之路,也应被视为是中国整个互联网金融科技行业的进阶之路。

2017年是中国互联网金融诞生10周年。然而,在10周岁的这一年,很多人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在2017年的 “Fintech”概念的风口之上,热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而到了年底却剧情翻转,引来了一轮前所未有的监管风暴。

趣店在2017年的命运起伏,深刻反映了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各种症候,而2018年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将在新的起点上重新洗牌。

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引发的消费升级大背景之下,谁既能跟上时代步伐、探索创新边界,又能拥抱监管、在合规边界内起舞,谁才能成为2018年行业的幸存者。

Fintech探路者与背锅侠

今年4月末登陆纽交所的信而富,被视为第二家修成正果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新贵,然而却在挂牌前夜大幅下调发行价,把公司以低于融资估值的价格出售。信而富的CFO沈筠卿在华尔街的餐馆大哭一场。

谁都没有料到,不到半年之后,趣店以43%的溢价开盘,把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从1.0过渡到2.0时代的钟声,敲得如此响亮。

实际上,趣店上市,既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关键词。从“P2P”到“Fintech”的切换标志,也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从1.0到2.0的分水岭。

在互联网金融行业,1.0与2.0的关键区别,在于普惠程度,即覆盖人群的数量规模,以及所提供服务中的科技含量。

显然,以趣店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扮演了迎合全民消费升级、覆盖5亿非信用卡群体的探路者角色。而且,其本身自带的电商消费场景还会覆盖大量信用卡人群产生消费。这实际上是离“普惠金融”最接近的一块消费金融业务。是在新时代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要探索,在很大程度上可称为是一场科技金融革新。

有谁还记得“为富人说话,替穷人办事”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十多年前的小额贷款尝试?2006年的《学习时报》,刊登了茅于轼的文章《推广小额贷款的若干问题》。文章提到,高利息是小额贷款的必要,这一点是全世界几十年搞小额贷款总结出来的一项主要经验。茅于轼老人还健在,但恐怕没有料到他的小贷理想,在10年后由Fintech新贵群体,以如此迅猛的速度,迅速覆盖了中国的消费金融市场。

所谓“宜人贷20个月涨14倍,拍拍贷半年赚10亿。” 拍拍贷的交易额从0到100亿用了9年,从100亿到200亿却只用了5个月——这些公开披露的经营数据,显示出趣店和拍拍贷等Fintech公司在2016年之后的盈利高增长,也充分说明了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的服务缺口有多么巨大。

当然, 树大就招风。在互金2.0时代第一个成功登陆纽交所的趣店,成为背负整个行业消极评价的背锅侠。

其实,监管政策出台之前,引发的关于Fintech 的大讨论,是有广泛意义的——消费金融为主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第二波浪潮,其行业的边界探寻才刚刚开始。而科技金融行业,是中国互联网超越美国互联网,成为世界创新引擎的一个标志。

从这波风口开始,到随后的共享经济,再到新零售,中国互联网把美国甩的越来越远。   

这是趣店在2017年探路金融科技行业的另一重重要意义。

“次级现金贷”与互金新格局

根据权威机构调研,截至2016年底,中国总杠杆率达到257%,其中居民部门、政府部门与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分别为44%、46%与166%,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显著低于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实际上,中国居民杠杆率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不仅低于美日等发达国家,也低于马来西亚、泰国等发展中国家。所以中国居民杠杆率并不高。

(2016年居民杠杆率全球比较数据来源:BIS)   

2016年底,中国人均广义消费贷为2601美元,美国为1.13万美元,是中国的4.34倍。狭义消费贷渗透率仍很低,2016年,中国狭义消费贷占消费支出的比例是20%,美国大约30%的水平,而韩国更高超过40%。所以,中国消费信贷发展并不充分,随着消费观念的改变,居民收入增长,消费信贷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在搞清楚这个社会基本面之后,趣店以及同行们所面临的行业问题,就更容易精确化表述:Fintech服务平台在这个巨大的市场需求下提供优质的消费金融服务,是历史大趋势,那么,《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规范的是什么经营行为?要整顿的是什么公司和什么业务?

《通知》中的文字比较明确,监管部门要整顿的是“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四大特征的在线贷款平台。

而具备这些特征的平台,往往具有利息畸高、不当催收、多头借贷、无牌照经营、用户信息泄漏等不良特征。

其实,就在《通知》下发的前后,业内很多人都把这场整顿的目的描述成“防止次贷危机”。

这种描述非常准确,经历过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时代的人都还记忆犹新。

这也就意味着,“次级现金贷”才是此次《新规》的剑锋所指。《通知》的目的在于把现金贷业务圈定在消费金融的框架内。实际上,在《通知》下发之前,已经有一些媒体,抛出了“剥离、取缔现金贷之中的‘次级现金贷’业务”的观点。

正如蚂蚁金服副总裁陈龙,在《财经》发表的署名文章《准确定义现金贷是解题的关键》中所指出的那样:

“无论从覆盖对象、风控能力、利率水平、催收手段看,现金贷和商业模式相对成熟、可持续的信用类现金贷有本质区别,不应混为一谈。现在社会关心的各种现金贷问题,实际上只是狭义消费贷中风险人群较多、风控能力较弱、利率较高的一种。背后的核心症结,是放贷机构缺乏消费场景或者大数据风控能力。毋庸置疑,在从事现金贷的机构中,也不乏具备核心竞争力、操作规范、为用户提供了救急之需的机构。”

在《通知》下发之后,蚂蚁金服、趣店等也都也都第一时间表态,积极拥护监管政策。

基于这些共识,我们再回头来认真考察这个目前争议颇多行业的代言者趣店。

首先,要明确的第一点是:趣店有自己的消费场景。

众所周知,趣店是由前身趣分期加入电商场景扩充而来。并且,趣店的资金中转和风控,都要依赖支付宝通道,而支付宝本身就是服务于天猫和淘宝——两个中国线上最大消费场景的支付工具,所以除了自有的商城之外,趣店也不可避免地为天猫和淘宝提供着客源。

此外,趣店的风控,本身是依托于“中国FICO”——蚂蚁金服的赋能支持。实际上,作为趣店的战略投资方,蚂蚁金服使“干儿子”趣店成为了自己“征信数据开放”的第一个吃螃蟹者。

政策、资本与科技,是商业永恒的三大变量和推动力。从这三方面考量,在《通知》已经实锤落下的背景之下,无论是背后的资本、上市的先发优势,还是依托蚂蚁金服的高科技信用授权与风险控制系统,趣店都比别的Fintech平台多出了不少优势。与用高利润覆盖高风险的“次级现金贷”,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新生事物往往都要经历“兴起——被关注和追捧——过热——调整和重新审视——沉淀发展——成熟”的过程。从这个更深层的视角看,外部的质疑也好,《通知》的严厉也罢,都是促使互联网金融行业回归金融行业本源,更好地为普罗大众服务的良性干预与必经之路。

在2017年的最后20天,在美国上市的主要5家Fintech公司股价纷纷回升。这可视为资本对于这个行业,正在重新走向有序化、规范化的一种积极回应。

随着11月21日小贷牌照审批被叫停,以及紧随其后的12月1日《新规》落地,金融强监管时代到来,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式进入下半场。现金贷行业也结束了野蛮增长态势,和P2P一样从乱到治,进入规范化、标准化发展阶段,以趣店为代表的Fintech公司,其自身的消费金融公司属性会越来越明显。而在这个过程中,“次级现金贷”很难再有立足之地。

而缩小“互联网金融”与“科技金融”的差距,应该是互联网金融在2018年进化的最大主题。而趣店们的进阶之路,也应被视为是中国整个互联网金融科技行业的进阶之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大望路边摊 的原创作品,责编:运营实习。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刷脸支付的未来已来,看人工智能如何赋能新零售

陈欧的身份再次变成创业者,但还是那个自带流量的体质吗?

物流SaaS Fin-Tech:新模式挖出线下小B万亿供应链金融市场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