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直播日渐式微,语音直播能否趁势逆袭?

摘要:优质内容原本是网络直播的基础,但视频直播却跑偏了,反而语音直播承担起垂直、专业内容的责任。

近日,一篇名为《一位92年女生致信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席卷朋友圈,把周鸿祎和他的水滴直播推上风口浪尖。而随后有消息爆料,宣亚国际收购视频直播平台映客失败,更是让众人对视频直播的前景产生了严重担忧。

可以说,从网络视频直播大热以来,谩骂和质疑一直伴随其行,直播意外致伤致死、各种色情“门”以及触犯隐私事件,加之资本催生的泡沫过大,都导致现在的视频直播 “毁誉参半”。

而在视频直播相对式微的情况下,语音直播似乎开始重新跃入网民视野。

12月8日-15日连续八天,荔枝FM启动了“古风音乐季”活动,邀请河图、音频怪物等古风界大神参与语音直播,与粉丝互动,不仅仅在相对小众的整个古风圈引起巨大关注,更有意思的是,这次看此小众的活动的用户活跃度居然远高于目前很多视频直播平台。

如果说视频直播泛滥之后是“藏污纳垢”,那语音直播或许与之正相反。因为没有“颜值正义”的“伪命题”,反而更需要优质内容做铺垫。这也许正透露出一个新趋势:随着用户对直播内容的要求和需求逐渐提高,视频直播之后,语音直播或许正迎来新的机遇。

26918ce6-bf79-d1ee-f804-f560ff75016a

视频直播进入寒冬,语音直播却迎来春天

相比曾经热火朝天的移动视频直播,语音直播其实一直相对更加垂直和细分,虽然目标用户极具粘性和更精准,但视频直播的“全民化”概念对资本来说吸引力更大,因此这也导致前两天资本方对语音直播的热情远低于对视频直播的追捧。

当然,资本风口下催生的无节制的竞争和无节操的内容,正是盲目逐利给行业带来的最大后遗症,因此视频直播被“一纸公文”腰斩也是必然。而如今视频直播在一年来如同过山车的盛极而衰,语音直播却越来越受到整个行业和资本的关注。因为对视频直播来讲是行业痛点的内容,在语音直播来看,可能正是最大的机会。 

2017年,直播领域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视频直播急转直下,上百家平台倒闭、网红主播接连被欠薪,就连花椒、映客及一直播这样领先的行业巨头,也开始纷纷低调“转型”。此消彼长,相对处于依附地位的语音直播,反而凭借沉淀的优质用户,开始有了爆发的倾向,甚至可以说,这种趋势也反应到了整个音频内容行业。

抛开在线音乐不谈,音频内容的其它分支,实际上都在移动视频的覆盖下艰难成长,包括移动电台和语音直播。前者与资本有过一段“蜜月期”后就被放弃,而后者一般要依赖陌陌、微博的影响力才得以生存。

不过现在状况开始有了回转的余地。

据报道,继蜻蜓FM融资10亿元之后,喜马拉雅和荔枝FM都表示有新的融资消息。尤其荔枝FM,同时作为移动电台和语音直播的先行者,经过多年深耕,借直播的热度顺势而上。有数据显示,语音直播功能推出后3个月,直播收入超过1000万元。而它的发展脉络也直观的反映出语音直播的变化:荔枝从录播时期到直播时期,产品理念相对保守,都是做声音平台,而如今提出的方向则是更为泛娱乐化的声音互动平台。

荔枝FM的成长并不是个例,语音直播起步虽晚,但初级阶段过后的市场增长空间明显可期。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在线语音直播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在线语音直播用户规模为0.69亿,预计2017年底用户规模达1.12亿,增长率为62.3%,2020年预计突破2亿用户。 

说到底,视频直播和语音直播的竞争焦点,就是优质内容和用户的抢夺。而“视频直播靠颜值,语音直播靠内容”。语音直播让主播可以直接开播,省去了从前打理形象、调光、布置背景和摄像头等繁琐步骤。让用户更加注重是内容层面的需求,而视频直播颜值的高低和画面决定了观众吸引力,导致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各种擦边内容泛滥。 

因此,两者的对比,更像是内容领域的左右之争,局定的关键因素是用户的内容需求。视频直播由于其形式特点而导致了粗俗内容泛滥,使得平台沦为庸俗。而语音直播一般依托于音乐、二次元等文化,相较而言更为专业甚至是小众,但是其用户粘性和活跃度却比一般直播平台更强。而当视频直播因为内容受阻时,语音直播的内容优势也就越发明显。

以小众为切入点,语音直播的商业化能力正在崛起

主播和平台两者在一般情况下,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随着行业变故,主播的真实境况正在逐渐显露。有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网络主播平均月收入上万的只占6.1%,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占比72.5%,只有“凤毛麟角”的头部主播才能达到外界传言的千万身价。

与此同时,却有新闻爆出,陌陌语音主播招募给出高达70%的提成比例,而荔枝FM头部主播月入可达百万。荔枝FM CEO赖奕龙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虚拟礼物和语音直播功能推出后3个月,直播收入便超过1000万元。根据荔枝最新数据,最近每个月将近1亿元收入来自语音直播。另外仅8个月,直播打赏收入已经超过原先的广告销售业务。 

赖奕龙曾在采访中提及,“语音直播的听众和视频直播的观众不太一样,重合度不高”。

确实如此,视频直播目前更像是“眼球经济”,眼睛贪婪但容易满足,而语音直播单纯用声音和对话去留住人,其用户反而更加专注、要求更高。相对于追求从视觉刺激的视频直播,音频直播听众多出于情感诉求,而语音的轻社交属性的恰恰是这类需求最为恰当的互动方式。

而从商业变现的角来看,其实随着语音直播的崛起,目前语音直播市场中,虽然主播、听众人数还远不及视频直播,但优质的语音直播主播获得的收入与视频直播主播相比也未见逊色。借着语音直播蓝海的热潮,月入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语音直播主播也大有人在。

2

 更为重要的是,若要比较忠诚度,毫无疑问语音直播的用户更胜一筹。以荔枝FM为例,其一直是古风、二次元、网配的泛娱乐圈重要阵地,诸多大V都活跃在这个平台上。而最近的“古风音乐季”参与的主播,都是河图、萧忆情、音频怪物等这个圈子最活跃的明星人物。这次活动能令其集聚一堂,也说明荔枝FM在古风音乐乃至二次元领域独特的影响力。 

实际上,作为二次元音乐的一个分支,古风音乐具备了其他类型独立音乐没有的天然优势。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圈层文化的用户黏性和交互性所带来的稳定流量,这使得古风音乐可以借助粉丝经济进行商业化变现。而目前二次元音乐中古风圈生存状况最为健康的,比较有代表性的应该就是米漫传媒和荔枝FM。

优质内容原本是网络直播的基础,但视频直播却跑偏了,反而语音直播承担起垂直、专业内容的责任。不过内容只能借助用户来商业化,优质用户才是直播盈利的关键,这可能就是荔枝FM借助多年沉淀的忠实用户,得以突出重围的原因。 

各大音频平台差异化渐现,谁能扛起“重生”大旗?

互联网大多数行业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从规模化到同质化的生长轨迹,但移动电台则恰恰相反,主流平台走得都是各不相同的道路。 

荔枝FM长期维持文艺清新的格调,商业方向开始聚焦平台的语音直播、虚拟礼物功能,考拉FM则走向更加垂直细分的领域,围绕车联网音频深耕。喜马拉雅和蜻蜓FM的负责人,虽然都表示将知识付费作为未来盈利的巨大增长点,但这两个产品的风格方向已经完全不同。

早期荔枝FM和喜马拉雅、蜻蜓FM都属于网络音频平台,而随着这些年音频领域的跌宕起伏,喜马拉雅和蜻蜓如今已经借着内容付费概念崛起,走向了试图用专业的音频内容变现的道路。而荔枝FM的野心更为庞大:如今他们在全力发展语音直播,培育素人主播,试图打造一个泛娱乐化的声音互动平台。 

这几大声音平台从最初的互相厮杀到如今的商业方向出现差异化,对于整个音频行业来说,无异于是一大利好,既能避免恶性竞争,也能给行业未来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至于这些模式能否突破困局,还要看市场形势的变化。尤其是曾经掀起过内容行业高潮的知识付费,虽然有段时间,给喜马拉雅及蜻蜓FM带来了资本关注度和直接利益,但当前的市场似乎越来越让人摸不清状况。

前段时间,人民日报刊文《警惕“知识付费”让你丧失思考能力》谈及这个热点,不管其指出的弊端到底影响大不大,其实这是个不利信号。除此之外,“得到”发出停更消息、罗辑思维被怼、分答的付费栏目“不设限青年研究所”也停更,这些变化来得猝不及防。可能正如罗振宇所说,今年算是知识付费的寒武纪物种大爆发,但爆发完了可能就要物种灭绝了。

在语音直播的赛道上,荔枝FM与陌陌、红豆Live的语音直播频道相比,已经构建了稳定的优势。艾媒报告显示,2017年在线语音直播市场中,荔枝FM用户满意度最高,红豆Live和喜马拉雅FM分别位列二、三位,而且64.9%的受访用户知道荔枝FM的语音直播功能,用户认知度第一。

如今,视频直播的种种困局,对于视频领域来说可能是一大挑战,但是,却也让荔枝FM这类语音直播平台看到了崛起的机会,而这也许正是整个音频行业“重生”的机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歪道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运营实习。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