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人挖掘、专业电商、IP孵化,微博校园这步棋有多大?

摘要:不管90后怎么被黑,我们其实内心确信,这未必是最好的时代,但一定不是最坏的时代。


1

只能再次恭喜新世相张伟老师。

其实,“第一批90后已经怎么了”的标题和句式在之前就很流行,再次引爆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新世相的推送《第一批90后已经出家了》。这是标题党,讲的是“佛系”。一个星期前《城市画报》的微信就推送了《听说现在年轻人流行“佛系”》,也是十万+。一方面我们又看到了新世相的传播能力,另外就是再次见证第一批90后句式的魔性。

因为年轻人在北上广漂着不容易,所以负面消极情绪是普遍存在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第一批90后弯了、垮了、秃了、离婚了……而第一批90后已经创业了,财务自由了,有幸福的家庭了,这些很少人写,有人写了我们也不愿意看到不想转发,因为悲伤的人那么多,快乐的没有几个。

其实出家不算什么,出道才厉害。90后男艺人里有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鹿晗以及最近冒尖的胡一天等,90后女艺人有郑爽、迪丽热巴、张天爱等。连民谣界,90后也已经冉冉升起不少新星,比如陈粒、谢春花。

而早在2014年的美国,《名利场》杂志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最受13-18岁的青少年喜爱的明星不再是那些传统造星工厂出来的专业艺人,取而代之的是自行借助数字平台生产内容的个人媒体,而广告商亦意识到传播权力的转移,并开始重新分配预算比例。

国内也是如此。我们看到上述那些已经出道的90后,都在各自领域拥有一票拥趸,有的在微博上已经是顶级流量小生或者小花了。而分析他们走红特色我们会发现,毕业于北影中戏或者上戏固然是“含着金钥匙出身”,但市场也开始更多把资源倾斜给那些社交资产丰富的明星。甚至,有些明星和网红本身就是从社交媒体上出道的。

2

得益于社交媒体发展,在学生阶段就成为红人、明星不再是艺术院校学生的专利。

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9次报告显示,中国有7.31亿网民。学生是互联网的原住民、网民中最庞大的群体(约5%),借助互联网,大学生在学习、消费与休闲过程中,创造了独特的网络消费景观。

而《2016中国校园市场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当代大学生在媒介使用习惯方面,微博以61.2%的使用率高居第一,成为大学生首选的资讯信息获取的平台。

在过去不久的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除了军事、科技、汽车等垂直领域的达人齐聚一堂外,另外一个活跃群体就是学生。如所有垂直领域多年深耕一样,微博在校园的积累也是慢工出细活的过程。从2010年开始,微博就已经开始校园市场有动作,目前为止已经覆盖5200万学生群体,1400所高校、大中专院校超过600余所,同时在各大院校发展合作社团3000余个。

微博校园第二届中国校园红人盛典上,微博校园宣布联合120家MCN机构,正式启动“校园新星成长计划”。微博未来将投入数亿资源,聚焦校园群体,打造集潜力红人发掘、影响力权威评价、顶级娱乐公司推荐、专业电商及自媒体人才培育、创意内容IP孵化等服务为一体的校园红人全产业链服务平台。这个计划至少有以下三大看点:

精确瞄准校园渠道:微博校园与高校共建微博大学红人学院,精准、可持续输送有潜质的红人。正是基于对校园市场的深度覆盖,微博校园红人学院成立1年以来,已经在北京、上海、陕西、四川、重庆、山东六地开设分院,连接高校,政府及专业机构,累积覆盖500万高校大学生。

从0到1的运营孵化:结合校园热点、红人榜、微博故事等产品运营机制,多元化扶持校园红人;微博校园计划明年在全国1000所院校铺设“校园新星成长计划”招募站,未来五年内将投入数亿资源,为电商方向,娱乐方向及MCN合作机构孵化优质校园红人5000人

构建国内最大校园红人库:为内部垂直运营及外部多平台储备优质校园红人。“校园新星成长计划”还将联合国内天娱传媒等知名娱乐公司,联手挖掘潜力新人,未来将开启校园巡回双选会模式,进入全国100所特色类院校进行人才选拔。

可以预料,随着“微博校园红人学院”的逐渐落地开花以及“校园新星成长计划”的推行,微博作为校园红人孵化和变现平台的价值将进一步凸显,越来越多的90后甚至00后都可以有机会靠实力出道。

3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走才艺型的明星红人路线。在微博上,出道的方式有很多,比如还有电商红人路线,95后的魏好涵就是一个例子。按她的话说,自己是悄悄赶上了这趟末班车,也许还没有坐稳。其实这不是末班车,而是刚开车不久,红人经济走过爆发阶段,现在已经步入了稳定的全面发展阶段。

魏好涵原本的梦想是开一家自己的服装店,最初她在更私密的朋友圈、qq空间上分享自己的日常穿搭,后来到了更开放的微博,慢慢积攒粉丝,后来粉丝甚至称她的风格为好涵风。

2017年8月31日,魏好涵开了个人服装网店,WEHAOHAN。“第一次上新心里忐忑不安好几天睡不好,又激动又害怕,只准备了三件衣服,每一款备货100件,还担心卖不完。”后来的结果出乎她意料,上新一秒钟后全部被拍完导致下架。

开店以后,魏好涵每天都在和色卡布料打交道。她是个细节控,有时候一个口子一个拉链会纠结半天,一套衣服的色卡来来回回对几十遍还觉得不完美……现在她的店铺有了14万人的关注,今年双十一店铺一个小时销售额破200 万,当天销售额达305万,这也算是梦想照进了现实。

数据显示,对大学生来说,打工兼职、奖助金、借贷金融是除家庭支持之外的三大主要消费资金来源。魏好涵的故事告诉我们,其实内容电商创业也是个不错的方向。在学生阶段,其实我们就可以拥有广泛意义上的出道了,90后并没有那么衰,红人们也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只是靠脸吃饭。

4

这么多年来,内容生产形势内核上其实没什么变化,只是商业化方式变了。人人网、qq空间包括朋友圈都没有诞生超级电商红人,但他们把自己的内容在微博上精雕细琢后,生意就来了。

这背后其实依赖的是微博基于泛娱乐内容与社交关系生态的大逻辑,是一整套的“内容-粉丝-用户-变现”的机制。

首先,除了丰富的红人、KOL内容和关系外,微博与多家主要电视台、视频网站合作完善其渠道,与知名综艺、体育(NBA)等合作完善其内容体系,同时推动平台富媒体化、算法优化构建,用户下沉、垂直领域深耕,提升用户内容生产和消费的效率。

商业变现方面,微博的巨大流量价值进一步被广告主认可与信任,广告收入不断增长,同时随着广告精准性与广告投放系统的进一步完善,短视频、直播,内容付费、电商等多元货币化方式的持续发力。

刚过去不久的V影响力峰会,是微博发展思路的一次集中体现。其顶层设计就是微博腔调的三个坚持:做大微博的平台规模、基于内容的社交赋能、基于粉丝的变现赋能。无论是校园红人还是大众意义上的KOL,能够在微博上释放自我价值,都是建立在这个大逻辑之上。

5

因为移动互联网浪潮下内容消费的碎片化,90后们确实面临着相比80后更难的学习困境。也因为此,80后总是忧虑90后的思想深度,而实际上,80后还是年轻人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被70后吐槽的。

就像吴晓波在他的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里说的那样,我们的国家就是一艘驶往未来的大船,每一代人离去之时,均心怀不甘和不舍,而下一代人则感念前辈却又注定反叛。

不管90后怎么被黑,我们其实内心确信,这未必是最好的时代,但一定不是最坏的时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吴怼怼 的原创作品,责编:柴佳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