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AI拯救人类,这家企业要成为医疗拯救系霸主

摘要:“这个风口下不应该都是狂热分子”,如果资本的狂热代表了创业者的金钱渴望,那互联网带给医疗的结果还会重蹈莆田系之于魏则西的覆辙,魏则西事件不可预知的失控,期望通过全域这样的公司的努力不会在AI医疗上演。


009

痊愈,是所有患者的期望,尤其对于肿瘤患者以及家属们,这种期望殷切、单纯。但医疗能力的不足让很多殷切的期望都消失。

2017年,国家将提升医疗能力的重担押在了AI这一块宝上,但AI医疗风口使整个医疗创业空前膨胀,医疗创业圈鱼龙混杂,与患者单纯殷切的期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面对着什么火就做什么的医疗公司存在,面对着借AI能力吹乎其神的医疗公司行为,北京全域医疗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康世功表情严肃。

“我们该停下来好好思考,这个圈子现在有点着急,有点乱,急需严肃、认真的对待。”全域医疗联合创始人康世功认真的说。这是第二次与康世功面对面交谈,印象深刻的是两次交谈中,每当提到“医疗圈内急功近利”的现状,康世功的话匣子就停不下来。

全域医疗将医生的职业道德灌入企业文化中,稳健、求本使得全域医疗已经成为了国内放疗界的一支新生力量,并正在开拓国际市场。

骨子里的医疗基因

全域医疗的前身专注于海外设备进口,转销给医院,但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一个问题,设备销售给了医院,医院却不知道怎么使用。因而团队开始以第三方模式入驻医院,做代运营工作,这也成为公司最基础的业务之一。

全域医疗的团队经历了中国放疗发展最快速的20余年,这期间,医疗市场不断变化,康世功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全域医疗的理想和信念一直没改变。

全域医疗的董事长程政,同时是泰和诚集团的创始人,他曾是空军总医院脑外科的一名军医。康世功讲述了创始人程政在担任野战医院战地军医时,参加过前线作战,在敌军的炮火范围内,72小时没合眼,做了近百个手术。和创始人的人生经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时至今日,全域医疗的放疗设备也是“马不停蹄”地为患者进行着放射治疗,为了患者生命不畏艰难、不知停歇。

006

全域医疗创始人、泰和诚集团创始人程政

自信和骄傲

从康世功的描述中,我能看到全域医疗的自信和骄傲,从创始人、创业团队的背景,以及团队业务层层深入医疗领域的过程,全域医疗的自信来自于20余年运营医院“人拉肩扛”的经验。

在医疗认知缺乏,市场症结无法解决的旧医疗环境下,全域医疗的肿瘤治疗中心已经铺设全国,从医院建设开始,全域就派运营经理跟进运营事宜,从招人、培训、业务疏通到后期的管理,都是一点点完成,这着实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全域医疗的团队一直认为这样的第三方模式并不成功。人拉肩扛的模式,任务重,效率低,难以做更好的复制,因此,全域医疗现在要做的就是补上医疗信息化的短板,加速复制,提高效率。

全域医疗团队诞生以后致力于肿瘤放疗领域里的全面发展。据康世功介绍,全域医疗自身的产品拥有类似PACS(影像归档和通信系统)的放疗图像系统,类似HIS(医院信息管理系统)的肿瘤信息管理系统,还有类似好医生的远程医疗系统,全域医疗不做单一的系统,而是突破各种需求软件的壁垒,整合技术资源,提供给医院综合全面的整体解决方案。现在,这些已经是全域医疗的骄傲之本了。

育人、挖“矿”、“炼钢”

业内人都知道,软件工程师是互联网公司的主力军,出色的代码能决胜千里。然而,医疗IT团队是创业分类中最难组建的类型之一。医生是高知识分子阶层,知识和经验是通过长时间的学习和应用才能形成,但是医疗软件工程师必须懂点医,否则写出的代码也没有实用性。

007

全域医疗团队

全域医疗的目标是“软件工程师可以很懂GTV(肿瘤靶区)、PTV(计划靶区)、SRS(立体定向手术)、IGRT(图像引导调强治疗)”,在过去的几年中,全域医疗搭建了庞大的信息化团队,全面提高他们对医疗软件的认识,培养出可以兼顾IT能力和医疗经验的软件工程师团队。康世功还说到:“全域一直都在努力培养有医疗能力的IT工程师和了解IT的医疗工作者”。

“互联网+医疗”已经火了好几年,慢慢不火了,现在开始谈及的是AI。但科技与医疗的融合始终速度缓慢,其中人才缺失和数据零散是造成这样结果的重要原因。

“医疗数据其实是海量的,而要实现技术突破,就要从大数据中找出精准数据,这些精准数据就像矿石,而且是多源异构的矿石,没有标准能够分辨数据质量。”康世功说。

全域医疗一直与业内的权威机构合作,包括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和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等。

 “虽然全域医疗有全国500多家肿瘤治疗中心的运营布局,但全域医疗原则性的坚持病源数据不离开医院。从医院获取的数据均为二次加工过的脱敏数据,例如统计数据、导航图谱等。”康世功解释到。

因为全域医疗从医院的筹建,到设备供应和运营管理全都能做,在近些年的努力下,已拿到近10万组大型放疗设备的精准数据,数据已达机械级,包括型号设备参数、运行参数以及MLC治疗机械参数等。这可以通过汽车来理解,普通汽车浅层数据包括油耗输出功率等,机械数据则精细到发动机转数、活塞的推进里程等。

为了更好的清洗优化数据,全域医疗还投资专门做数据清洗的公司来提升数据质量。鉴于优秀的数据管理能力,全域医疗也成为在放疗领域唯一一家与国家质控中心合作的企业。

数据是矿产,精准数据的应用落地在于算法的落地,这可以类比炼钢,炼钢技术的优劣决定了钢产是否合格。

“全域使用的优质算法mdaccAutoPlan已经在肺癌、食管癌、鼻咽癌三种癌症上大量应用。”康世功说到。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mdaccAutoPlan算法已是世界领先的应用水平,但仍旧不能通用在所有癌症病灶上,原因是人体器官各有不同,而人体复杂的内部结构也让放射线在治疗过程中杀死病灶细胞的治疗计划通用性变得困难。

胸腔中,肺等单一的器官可以非常方便进行放疗,而腹腔内,同一切面的器官太多,不同器官的细胞耐受性不同,治疗过程中会存在非常多的不可控因素。

008

全域医疗联合创始人康世功

康世功充满期待的说到:“这是一个需要时间去改变认知的过程,不管是政策障碍还是行业认知,这个过程注定漫长,但可喜的是今天医疗的发展比十年前不知快了多少倍,这让更多的技术应用成为可能。”

近在咫尺的放疗“第五极”

从发展历程到今天的成绩,全域医疗在放疗界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位置,全国1400余家肿瘤治疗单元中,全域医疗的范围涵盖了522家,这样的占有率,令笔者很好奇全域医疗接下来的目标。

康世功对品途说,我们希望成为肿瘤诊治领域的“第五极”。

“在整个放疗领域中,四大肿瘤诊治权威医院可以说是中国肿瘤诊治行业的四个极点,而全域医疗以如今高度信息化的放疗解决方案占有了全国30%以上的市场,期望成为肿瘤诊治领域的‘第五极’。我们会深耕300亿的肿瘤放疗设备、运营及服务市场,然后发展3000亿的肿瘤筛查、诊治和康复领域。”

全域的计划放眼于未来的8年,先用4年的时间成果国内领先的放疗网络运营商,达到年收入超14亿,总利润超3亿。8年后,营收超过百亿,成为中国肿瘤诊治的第五极。

在AI风口中反提“互联网+医疗”

在全域医疗的综合业务能力中,原有的医院放疗运营、信息化以及mdaccAutoPlan计算算法是三大核心部分,很多全域合作的医院在使用这些核心技术后在业务能力和工作效率上表现出明显的提升。

山东省某医院的放射科月治疗患者量不足10人,年营收入不足100万元,通过全域放疗整体解决方案升级后,科室月治疗患者超过30人,年收入预计超过350万元。通过远程医疗、信息化的升级,传统的医疗资源可以达到多层次的再发力。

这是在互联网和AI联合后给予医疗的能力提升,这也是AI医疗备受推崇的原因。但对于康世功来说,他更希望应该给AI医疗泼一盆冷水,让创业者保持清醒的头脑。

AI沉寂数年,今年借风瞬间爆发,在医疗领域尝试数年无果的企业需要AI医疗的新风口获得资源和资金。也就使某些企业夸大自我,失去了医疗企业立本的原则。

“资本会在一定时间反哺社会,AI医疗亦是如此,但全域对待AI医疗的观点是,我们也会做AI医疗,但我们选择踏实做事。如果把全域医疗说成AI医疗企业,我们会做遵循医学本质和发展规律的、作风稳健的AI医疗,拒绝制造噱头。如果在风口中,所有创业者都是狂热分子,这只能代表风口是一把火,结果可能是带来灰烬。而这个行业生态的平衡,需要更多清醒冷静的参与者,全域医疗希望是其中之一。”

前些年的“互联网+医疗”被提出的时候没有得到好的应用,是因为整个行业生态还没有达到迫切需求。而今AI医疗的环境下,互联网医疗成了必需品,医疗信息化成为了必需品,康世功指出,这才是谈及“互联网+医疗”最靠谱的时候。

也正如康世功所说,作为AI医疗的风口年,落地应用的医疗项目中,互联网医疗(信息化)是医院主要的升级部分,今天更多的智能是在互联网医疗形式上发力的,所以2017年必然是互联网在医疗领域拓展更深的一年。对于医疗工作者来说,心中也会更加笃信互联网医疗的能力。

“这个风口下不应该都是狂热分子”,如果资本的狂热代表了创业者的金钱渴望,那互联网带给医疗的结果还会重蹈莆田系之于魏则西的覆辙,魏则西事件不可预知的失控,期望通过全域这样的公司的努力不会在AI医疗中上演。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TangQiao,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