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单车被偷,卡拉单车遭投资人撤资,三四线城市创业难

共享单车从诞生至今,从不缺少关注和话题,一边是摩拜单车新引入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股权投资,同时,此前领投摩拜C轮的高瓴资本再次追加投资。另一边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共享单车(卡拉单车),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惨遭超过76%的丢失率,以及投资人的撤资的窘境。

发展至今,共享单车引发的舆论普遍为“国民素质的照妖镜”,在很多地方,人们受到利益诱惑,将共享单车居为己有,甚至违法贩卖获利,共享变私有。可见,共享经济类创业除了融资和流量外,还需要国民素质的提升。健康、稳定的创业环境。 

从上海到莆田

莆田本土创业者林斌在上海发现了共享单车这个项目,2016年10月,正值各家产品疯狂圈占市场之际,林斌觉得这是为众人提供便利的事情,于是回到莆田做起了卡拉单车。

做卡拉单车至今,林斌始终不认为这是能赚钱的项目,但是他觉得单车能带来用户,自己把盈利的希望寄予用户的二次开发上,比如打广告等。按照这个想法,林斌先后接触了30多位投资人,但最后只有一位私人朋友愿意投资60万,占30%的股份,而且这60万要按照12万、40万、8万的次序,分三次到账。

莆田市有40多万人口,按照每百人1辆车的投放比例,团队计划投放5000辆车。

为了节约成本,再加上运营范围也不大,因此团队规模也很小,除了林斌外,还有他哥哥、两个表弟,以及一位朋友。产品的投放和调度,也全靠5个人开着二手小货车进行。在产品方面,卡拉单车没有研发APP,而是通过微信服务号使用车辆。在锁具方面,选用了成本较低的机械锁,相比于智能锁,这种锁具的成本降低了一半多,在创业初期,团队更愿意把钱花在投放量上。

2016年底,敲定投资后,卡拉团队跟工厂签订了5000辆的订单。2017年1月25日、2017年2月6日,团队在莆田市分别投放了500辆和167辆单车,到2月19日,团队在莆田市区彻夜寻找六小时,只找回了157辆 车,丢失率76.5%。鉴于极高的丢失率,卡拉单车的投资方根据对赌协议已于2017年2月14日坚决撤资退出。

5000辆的订单,只提出了667辆车,剩下的4333辆单车面临无款提货的现实,据林斌介绍,本次事件引来大约90%的用户要求退还押金。 

共享单车这碗饭真那么诱人?

2016年底,一张手机截屏火了,上面密密麻麻排列了20多个共享单车产品。值得一提的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哪家探索出盈利模式,这种持续投入不见产出的生意,怎么有那么多人抢着做?

该领域的代表企业ofo和摩拜不仅起步较早,而且各有特点:ofo从校园起步,用低廉的成本迅速获得车辆,走出校园后,在投放量上迅速占优。摩拜单车则凭借炫目的颜值爆红,再获得腾讯、富士康等机构的投资后,产品迭代进一步加快,目前也取得了可观的投放成绩。

在这两家的笼罩之下,共享单车市场的创业机会似乎不多了,但是“风口之下,必有谋士”,趁ofo和摩拜还未到达,地方性的单车公司迅速出现,比如成都的熊猫单车,杭州的骑呗单车等等,这些公司尚且有一定的优势,比如骑呗团队有着多年的公共自行车运营经验。但是卡拉单车的出现,不禁给人留下跟风的印象,因为几百或几千辆资源,以及数十万资金,跟竞争对手相比,无疑是云泥之别。

尽管林斌也清楚靠单车贡献无法赚钱,但是靠广告盈利也必须建立在一定的投放量基础上,这样的生意,成本是否太大了?

因为投资人撤资,卡拉单车走红了,除了当地政府配合寻找车辆外,林斌在近日的一次分享活动中表示,已有十多位投资人主动联系,现在正在确定下一轮的投资。原因是,“这些人跟我的观点都比较一致,比较看好发展前景”。

关于“如果拿到百万级投资后,下一步的投放计划”这个问题,林斌认为投资应该很快就会敲定,而下一步的投放计划仍是三四线城市,而且仍然会考虑不加装GPS和智能锁的低成本单车,“但是会提高车子的质量和颜值”。

虽然时刻面临摩拜等巨头的直接竞争,但林斌认为因为系统和车辆的差异,小公司也有生存空间,即便是正面竞争,“留给三四线城市的时间,我们认为应该还有三四个月。”

三四个月以后怎么生存,谁也不知道。一位共享单车领域的创业者就此事发表了看法,他告诉品途商业评论,“小公司不盈利,或者没有清晰的盈利计划就失去了生存之道。”他认为,共享单车公司纯靠融资很难活下去,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寻找盈利模式,让公司进入培育期。 

撤资,除了不幸还有什么?

卡拉单车遭遇撤资的直接原因是:不到一个月时间内遭遇了超过75%的丢失率,但再往深追求,反映的其实是管理漏洞和预防机制的不到位。

单车被恶意破坏和偷盗的事实由来已久,但是如此高的丢失率真有点让人大跌眼镜。

抛开人性不谈,共享单车的健康发展确实离不开政府的保驾护航,尽管深圳、成都、北京等地陆续出台了管理办法,但是那根扎在车座上的针说明,出台政策和有效执行还有很长的距离。

对不文明行为进行管控绝不是一家公司的事情,共享单车公司如果不联合整顿,不文明行为将持续在若干产品中来回出现,难移消除。如果说撤资意味着失败,那么林斌的呼吁也许是他为数不多的收获: 

一是希望公安部门发一个文,我们拿着去各个废品回收站宣传,告诉他们这个东西是不允许回收的。

二是民政部门也下一个文,通知每一个物业和保安,这个单车是公共的,不允许进入小区。这也会降低我们的丢车率。

三是希望交警部门能设立一些指示牌,引导用户停车。莆田市区已经划了几万个非机动车的停车位,但很多用户不知道。

创业需要适合的土壤 

此前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某国外洗发水品牌只要产品有问题,随时可以去店铺调换或退款,该产品进入中国后也试行这样的制度,但很多消费者买了产品后,在店铺外将洗发水倒进自带的容器后,马上拿着空瓶进店铺要求全额退款。该品牌不得不在中国取消这一制度。

虽然卡拉单车比较幸运,现在政府和新的投资人都伸出了援手。但是那些不站在风口上的公司,投资人一旦撤资,就几乎判定了他们的死亡。

从林斌引进天使轮投资的过程可以看出,三四线城市创业者在融资方面的困境。

品途商业评论找到了一位山东东营的创业者,该创业者认为,在三四线城市创业,最大的困难有两点,“第一是资金,能接触到的资本方很少,能找到的大多是当地的大企业,这些企业能提供的只是资金,创业者很难得到其它帮助。第二是对互联网的认知度。”

因为资金不足和成本过高,该创业者已经将上述项目转让出去了。

毫无疑问,共享单车仍然是资本市场的最大风口,在各家公司不断刷新融资纪录的今天,即便卡拉单车顺利拿到融资,它依然要在加速投放的同时,找到盈利的可能性,因为“没有盈利能力,就会失去生存之道”。

业内人士告诉品途商业评论,一二线城市素质较高,对这种共享类创业项目不但支持,带来流量,也会较好的保护共享产品,并且维护共享产品不需要监督,维护成本极低,但在一些较为落后的地方,老百姓受到利益诱惑,会将共享产品居为己有,甚至违法贩卖获利,共享难免成了私享。共享经济类创业除了融资和流量外,还需要创业的环境。

在解决共享变私有的过程中,除了信用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媒体、公众的监督外,也希望林斌的呼吁能尽快变成现实,让共享单车真正方便人们的出行,也为创业者减轻成本高企的压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皮擦擦,责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