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踢出局的CEO结局如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是我一手带大的公司,最后却把我残忍地踢出局。”让我们一起来看,那些被踢出局的企业家还好吗? 

站到被告席的吴长江

这些年被踢出局的企业家们,他们中的很多人,一面享受披荆斩棘所获取的荣光,一面饱受争议。9月1日,以被告身份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雷士照明原董事长吴长江,便是其中一位。这也是他时隔一年多后的首次出现,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身份是被告。

起诉书指控,吴长江挪用资金逾9亿元、涉嫌职务侵占1370万元。根据起诉书,吴长江实际控制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雷立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重庆华标灯具制造有限公司、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重庆江特表面处理有限公司5家关联公司,并利用雷士中国公司保证金为上述5公司提供银行贷款担保,雷士中国公司为此先后出质保证金总额人民币9.2388亿元,所贷款项由吴长江支配使用,用于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雷士大厦”项目建设等。

面对指控,吴长江并不认罪,并称只是公司管理上的漏洞。

时间回到2年前,2014年11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在广州见到过吴长江。当时雷士照明控制权争夺战已经处于尾声,吴长江带着两个随从,来到广州的一座大厦。在当时与记者的交谈过程中,吴长江看起来心情沉重,会时不时深叹一口气。吴长江当时表示,有时真想什么都不做了,找一个地方开始养老,想休息了,后来一想,这点挫折算什么呢,褚时健岁数这么大了,还是可以出来创业。“还有这么多朋友支持我、关心我,如果就这样消沉了,放弃了,我就对不起大家。”

两个月之后的2015年1月12日下午,吴长江被惠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图片2.png

开拓第二人生的何伯权

很长时间内,何伯权都作为一个悲情人物被外界解读。资本的阴谋、创始人被迫出局、外资挤压民族品牌的牺牲者——人们常常想象,眼看着自己养大的乐百氏在达能手中日渐没落,何伯权作何感受?有一天,他会不会乔布斯一般演绎“王者归来”的画面?两年之后,王者悄然归来,却不是以我们想象的方式。

2002年,哈佛大学多了一个中国访问学者的身影,他研究的课题是“中国民营企业与政府关系”。2003年年中,何伯权即将结束在哈佛的学习,考虑下面的人生,于是回国想看看老部下们在忙什么。他在上海约一帮乐百氏的老同事吃饭,发现不少人在创业。

当过副总秘书的顾青满脸憔悴,他在做“久久丫”鸭脖子,投入50万元建厂房建两家直营店后,已弹尽粮绝。饭后,何伯权让他带自己去参观工厂,然后问缺多少钱。一周之内,50万元救命钱打到顾青手上。何伯权只要少于他两个点的股份,其余算是借的。

当年,“久久丫”在上海开了16个直营店,营业收入为1800万元,第二年4000万元,第三年8000万元。截至目前,“久久丫”在全国有500多家直营连锁店,年销售额达数亿元,利润数千万元。这桩有些意外的投资,却让何伯权有了做投资的想法。

现在的何伯权,成了一名不在任何压力下做事的投资人。与他联系在一起的,是十多个朝气蓬勃的年轻公司:7天酒店连锁、久久丫、OFFICEBOX、诺亚财富、爱康国宾、九钻网、万乘金融……

今天的何伯权,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脸上看不到愁苦的皱纹,牙齿洁白,笑声洪亮。在加拿大,他为拍一张猫头鹰眨下眼睛的照片,可以在郊外的草地上趴上两个小时。他有一大半的时间用来陪伴家人和发展个人爱好,真正用在投资企业的时间只有1/4罢了。

除了偶尔犀利的眼神,你很难再在他的脸上找出当年那位穿双排扣西装、留着港式大分头、意气奋发的青年企业家的痕迹。挤在下班高峰的电梯里,也没有人会认出来他是这个城市里最富有的人之一。

这个人已经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太久,而他似乎也很享受这种安静的生活。事实上,他的商业故事依然精彩无比,从未落幕。

图片3.png

杨浩涌再出发:下一个十年会在瓜子

杨浩涌刚刚卸任58赶集联席CEO职务之后,出任瓜子二手车CEO(瓜子是58赶集孵化的创新项目并完成分拆)。“我的前十年在赶集,下一个十年会在瓜子。”作为郑重承诺的证据,杨浩涌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瓜子投资6000万美金。

对杨浩涌自己来说,进入二手车创业可以说是一场豪赌。这一把押上的,不止是十年创业变现的巨大财富,还有来之不易的商业声誉。

经过与58同城姚劲波的十年“血战”,杨浩涌体内的某种战斗基因似乎被唤醒了,他从一个性格内向的产品经理,变成了一个乐于冒险、敢于下注的成功商人,经验丰富并且享受于此。

杨曾经在多个场合提到过,与58同城的“战斗”岁月中,自己爱读的一本书《少有人走的路》,书中讲,人身上很多的缺点和不足是可以克服的。在竞争中,他不得不去做一些跟性格相违背的事情,并最终改变了自己。但谁又知道,代价是什么?

二次创业起点高,但杨浩涌身上背负的东西也不少,很多时候需要在世俗的期待和内心的追求之间去挣扎。毕竟,他可以承受再次失败,但高管和团队可能难以承受。二手车市场的发展还在早期,这个市场的最终格局和模式将是怎样,又将在什么时刻迎来高潮的终局之战,谁知道呢?

也许,瓜子二手车真正的对手尚未出现,又或者真正的对手始终是杨浩涌自己。

图片4.png

1药网于刚把未来压在了互联网医疗上

过去这一年,于刚远离了风暴中心,选择了低调的创业。而这个创业项目在其离开1号店之后,就被外界曝光,是以从1号店剥离后独立的1药网(原名壹药网)为核心的互联网+医药领域的创业。

在岗岭集团的业务板块中,除了1药网是B2C医药电商,另外的1诊、1号药城等几块业务,更多是从移动医疗、B2B医药业务等更深维度进行延伸。据于刚透露,通过1诊搭建的网络医院,已经可以通过视频、电话给病人做远程诊疗,聚焦在慢病管理和健康管理上。目前,集团已经在贵州省建立了西南互联网医院,并获得了通过延伸医嘱、开具电子处方的试点资质。医生通过网络医院的视频问诊功能给病人看病之后,可以开具电子处方,最终履单将通过1药网线下的壹号大药房完成。

1药网创立于2010年。今年7月,1药网迎来6周年庆。截至2015年,1药网注册用户已达1000万以上,销售额从2014年的2.7亿增长至2015年近10亿,其自营官网渠道销售占比达到70%以上,移动端为1药网贡献超过80%的销售量。

一年后的今天,1药网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医药电商,1药网、1诊、1号药城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离建设互联网+医药的健康生态体系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同样在一年后的今天,1号店已成为京东的一份子。短短一年时间,1号店经历了创始人离开、控股股东战略摇摆到最终并入京东。

在一年前的那封离职信中,于刚曾用“自己的孩子”来比喻1号店。一年后,于刚少了几分感性。在他看来,商业的需求是最终沃尔玛将1号店卖给京东的最重要原因,“我认为,他们都做了自己认为最正确的决策。”

企业家被踢出局的原因大体相似,但结局却大相径庭。有人依旧混的风生水起,有人却沦为阶下囚。在这个自由的市场里,时间能证明一切。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董毅智 的原创作品,责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