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2016:满世界的输家,谁是大赢家?

国际政治“大年”

2016年真是国际政治的“大年”。

除了英国“脱欧”后遗症、土耳其政变惊魂夜和特朗普当选冲击波之外,意大利帅哥总理因公投失败辞职让权,东欧保加利亚、摩尔多瓦两国同一天双双选出了亲俄总统,以及中美洲尼加拉瓜的左翼总统夫妇联袂当选为正副总统……也都是稀奇事。

这一年,自由世界的代表们连遭滑铁卢。巴西、韩国两个重要国家的女总统先后被国会成功弹劾。虽然韩国的弹劾结果还要等宪法法院终裁,但光巴西的结果就已经是世界多年未见了。罗塞夫直斥之为“宪法政变”。

法国总统的支持率掉到4%,没脸参加下届大选,也是法国史上空前的。跟韩国不同,法国没有闹弹劾,尽管奥朗德也有泄露国防机密给记者的问题,但毕竟没有一个据传隐匿资产折合560亿元人民币的闺蜜。

印度总理的“废钞令”引起国内金融市场紊乱,被批是“以打击黑钱的名义抢劫穷人”。改革家莫迪的声望一落千丈,还被反对党指责曾多次收取两家逃税公司的巨额贿赂。

IMF女总裁拉加德也因当法国财长时期,存心让私企老板打赢“民告官”官司、导致国库损失而受到法院追究,在镜头前灰头土脸。

由于国际媒体挖出中美洲某“避税天堂”的海量公司信息,世人惊讶地看到许多当权者的亲属上榜。藏匿资产的冰岛总理,是第一个因此事下台的政要。

南非总统花1600万美元公款装修私邸,反对党几次在国会动议弹劾他,都没成功。关键在于,南非国会选举产生的实权总统,与执政党的关系格外紧密,而执政党非国大占国会近2/3议席,难以撼动。不过,现在非国大内部也有人要求就祖马下台进行党内表决。

拥有威权资源的领导人,则在危机面前各显神通。在国有投资公司亏空、挪用丑闻下,马来西亚总理顶住了马哈蒂尔和反对派的联手发难;加蓬“二代世袭”的总统镇压了前姐夫、华裔政治家让·平的选后抗议;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接班人”强行中止了针对自己总统任期的全民公投,被反对党控制的国会宣布为“自为政变”;“中亚强人”卡里莫夫78岁离世后,年富力强的亲俄总理在4人角逐中,高票当选总统。

意外的是,西非小国冈比亚的总统选举大倒热灶:3年前与马英九“割袍”的奇葩总统贾梅,成为时隔16年非洲又一个输掉大选的长期在位总统。冈比亚也与同处西非的岛国圣多美与普林西比(刚与蔡英文“切割”)一道,等待着来自北京的召唤。

恐袭密集爆发期

2016年也是恐袭的密集爆发期。

法国是“鲁难未已”,巴黎警戒了,地方上继续遭袭,单单国庆日尼斯恐袭就有84人遇害;德国先是地方上“一周4起”恐袭,临到圣诞前几天,18轮货车直碾柏林心脏!法、德两次卡车袭击,作案者都是突尼斯籍,而突尼斯正是“阿拉伯首义国”,却沦为“伊斯兰国”兵源大户。

欧盟能有什么对策呢?布鲁塞尔机场和靠近欧盟总部的地铁站,都被恐怖分子炸过。欧委会主席容克在平安夜呼吁,不要自动将恐怖主义与难民挂钩,“应该继续向逃离战区的人们提供庇护”。可就是这个容克,“18个月赌输4场公投”,他离欧洲民意是越来越远了。

土耳其同时跟叙利亚内战的三方(阿萨德政权、“伊斯兰国”和库尔德人)为敌,国内还有居伦的“影子政府”阴谋集团,国外还一度跟俄罗斯较劲(后来又化敌为友),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个国家收留了近300万叙利亚难民,恐怖袭击甚至一月数起(多数是库尔德激进势力所为,像机场恐袭等少数“杰作”是IS所为),却大费周章清查流亡教士在土军方的卧底,结果激起居伦派将士仓促起事,土耳其军民260多人遇害,数万人被捕或被开除。

这还没完,将近年底,曾8度担任埃尔多安警卫的22岁防暴警察,做着“认主独一”手势、喊着“勿忘阿勒颇”,在直播镜头前射杀了俄罗斯驻安卡拉大使。15分钟后他被击毙,也让“谁是幕后主使”成了一笔糊涂账。

再说美国,大选年里遭受的3波恐袭中,佛罗里达州同性恋俱乐部枪击案,发生在特朗普、希拉里相继在党内出线后的初夏时分;纽约、新泽西等州爆炸案,发生在希拉里于9·11当天晕倒后复出的那周;俄亥俄州索马里难民无差别砍人案,则发生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那个月。

每次国内外的重大恐袭一发生,特朗普总爱在推特上炫耀自己的先见之明,并警告“往下只会更糟”,暗示要对“伊斯兰国”及其“不穿制服”的拥护者“全球宣战”。奇怪的是,每次他看似得势,民调总是反向波动,久而久之,“川粉”开始相信民调被做了手脚。果然,大选结果证明选前部分民调,尤其是几个北方战场州(宾州、密歇根、威斯康辛)的民调,大幅偏离实际。

欧美、中东之外,南亚和东南亚也是恐袭高发地。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尔,孟加拉国首都达卡,泰国南部普吉、华欣等地,印尼首都雅加达,菲律宾总统老家达沃市,都在这一年中了招。其中达卡、雅加达的恐袭有“伊斯兰国”背景,其余多为本土作案。

值得中国警觉的是,瓜达尔港所在的巴基斯坦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俾路支省,其医院、警察学院和神庙下半年连遭恐袭,死伤枕藉。同期,印巴克什米尔流血冲突也愈演愈烈。谢里夫政府已是焦头烂额,被誉为“一带一路旗舰项目”的“中巴经济走廊”前路坎坷。

地震和飞机是灾难关键词

灾难方面,地震和飞机是两个关键词。

2016年4月,亚洲的阿富汗、印缅边境及太平洋沿岸的日本九州岛、厄瓜多尔等地,一周内接连发生强震。其中,赤道线上的南美国家厄瓜多尔,7.8级强震造成600多人死亡,受伤者超过8340人,为该国近70年来最惨。

近期,意大利、印尼、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新西兰,又隔三差五地遇到强震。可见,地中海-喜马拉雅火山地震带,及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已进入活跃期。

空难与地震具有相似的震撼性。虽然好莱坞新片《萨利机长》再现了2009年哈德逊河上的迫降奇迹,但异常航班这几年一直令人心惊胆战。2014年失联的MH370,几乎可以断定是机长蓄意坠毁,因为两年后马来西亚官方终于承认,机长曾在自己家中模拟飞行过南印度洋路线。

而2014年在乌克兰上空被击落的MH17客机,两年后的空难“中期调查”结果显示,击落客机的“山毛榉”导弹来自俄罗斯。但俄方固执己见,不承认相关结论。

2016年11月,载有巴西顶级球队的飞机坠毁于哥伦比亚,仅5人生还,举国痛悼。圣诞节前一周,俄罗斯一架载有39人的军用飞机在雅库特地区失事迫降,碎成三段,但机上人员全部生还。圣诞节当天,从索契出发的俄国防部载91人的飞机坠毁。该机上的歌舞团人员,原定飞叙利亚空军基地,与帮助“解放阿勒颇”的军人们共庆新年。

空难之外,地中海上空还发生了两起劫机迫降案。先是一个埃及青年以劫机寻求到塞浦路斯政治避难,他住在塞浦路斯的前妻成功说服他投降。最近,两名卡扎菲支持者劫持利比亚客机,迫降在地中海岛国马耳他,释放机上人员后投降。他们是为寻求马耳他的政治庇护,以及要求利比亚释放卡扎菲之子。

在中国,虽然有英雄机长避免了虹桥机场“撞机”,但首位歼-10女飞行员余旭却在飞行表演训练中被撞机,跳伞弹射时撞到僚机副翼,牺牲于唐山。

“中或最赢”

从国际关系看,“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这一年,中国未有大的恐袭、地震和空难,虽然在里约奥运会上只拿到金牌榜第三名,实体经济也面临所谓“死亡税率”威胁,但权力集中过程平稳有序,外交上化解了不少“燃眉之急”;军事上,在美国眼皮底下,中国于南海若干岛礁上部署了防空系统,还顺便“抓取”了美军的民用潜航器(已归还)。

这个夏天,中国外交经受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海牙仲裁风波。菲律宾3年前依《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提起的南海仲裁案,虽然仲裁结果全面偏袒菲方,甚至将太平岛定义成“岩礁”,认为整个南沙群岛都没有严格定义的岛(借口这些岛上只有“暂住客”没有“原住民”),但随后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说,他将“搁置”裁决,不会强加给中国任何东西。

年过七旬的杜特尔特,外公是中国人,本人左倾,上台3个多月后,来华签下135亿美元大单,绝非偶然。杜特尔特曾公开表示,上大学时所受教育,帮助他与菲共建立良好关系。他曾主政棉兰老岛最大城市25年,是菲律宾史上第一个来自南部的总统。其反政治的形象、打击毒贩的血腥手段,比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

英国保守党方面,接替卡梅伦上台的原内政大臣特蕾莎·梅,一度将内阁亲华派扫地出门,并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中国参建的中法“欣克利角C核电站”项目,但在出席杭州G20峰会10天后,她最终批准了这一中国对欧最大投资项目,并称英中关系正处于“黄金时代”。

加拿大新总理小特鲁多上任不到一年之际,中加总理在一个月内实现互访。两国签署了关于分享和返还被追缴资产的协定,展露了打造中加关系“黄金十年”的良好愿望。早年在中朝边境经营咖啡馆、后被中方以窃密罪起诉的加拿大公民高凯文,也在这之后被释放回国。

2014年,中国曾连续5个月中断对朝石油供应,令朝鲜军队油料几乎耗光;在北京大阅兵结束后,中国将一整年的航空燃油一次性给了朝鲜,令其重新生龙活虎。而在2016年,朝鲜因自身的粮食歉收和购买导弹配件加剧外汇危机,间接导致驻英公使太永浩等多名外交官逃离体制。如此年景之下,执政5年从未出访的金正恩,也不得不对华软化姿态。

考虑到朝鲜一年内两次核试验,以及外部制裁中出现的巨大漏洞,韩国国防部坚持部署美制“萨德”反导系统,在朴槿惠被国会弹劾后甚至加快了部署进度。“萨德”入韩具有过半民意基础,中国主要是担心其扫描半径,但也不必过于慌张。目前,韩国由朴槿惠一年半之前任命的总理代行国政,未来要是反对党(文在寅或安哲秀)取得政权,“萨德”照样可以“打包回老家”。

由于朴槿惠新近停职待判,原定在东京举行的中日韩首脑会晤告吹。同期日本步欧美后尘,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但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成“死胡同”之后,日本又积极研究由东盟10国发起、实为中国主导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实在是形势所迫。为“对冲”特朗普对美日同盟关系的“讹诈”,安倍极力与俄罗斯和印度搞好关系,同时回报奥巴马广岛之行,于圣诞节后访问珍珠港。

对中国来说,东北亚仍是外交薄弱环节,但局面总体可控。相比之下,中南半岛国家法制不健全,容易失控。如在“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掌理缅甸期间,掸邦重燃战火,波及云南境内。又如老挝轮值东盟主席国期间,居然发生中国公民遭袭2死1伤的事件。再有,虽然越南党政换届平稳过渡,但谁也不敢保证2014年5·13反华骚乱不会重演。

欧洲向何处去

2017年,欧洲会向美国看齐吗?

这个问题最明显的答案,会在欧洲多国大选后揭晓。在“猴转鸡”的2017年,3月荷兰议会大选,反移民的“自由党”有上升机会;5月法国总统大选,很可能是中右派的菲永胜出;意大利的议会大选,预计也会在上半年开启,民粹政党“五星运动”有赢的机会;下半年的德国议会大选,目前看没人能击败默克尔的“基民盟+基社盟”,但她也许需要与“一个做大了的极右小党”联合执政。

如果上述可能性全部变为现实,那么欧洲向特朗普的美国看齐,就是一个确定的趋势了。

无论欧美,都需要应对棘手的穆斯林问题。全世界的穆斯林人口2008年为16.3亿,意味着地球上4个人中,就有将近一个是穆斯林。这一比例还在逐年上升,而占全球人口20%的发达国家中,除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4个移民国家外,人口普遍在萎缩。

由于恐袭事件不断发生,已在发达国家定居的难民会有受排斥的感觉。而已在西方读文科的穆斯林移民二代就业率低,在穆斯林国家读理工科的高材生难以找到高薪工作,这些长期积累的矛盾相结合,会使得极端主义思想继续蔓延。哪怕“伊斯兰国首都”拉卡被解放,其“哈里发”巴格达迪被定点清除,下一代圣战者仍会从各个角落里冒出,困扰西方数十年。

以拥有欧盟内最多穆斯林的法国为例,该国66%的人口信仰天主教(天主教尚白),是欧洲最“白”的国家;同时,又是欧洲“绿”得最快的国家,穆斯林人口年均增速超过50%。目前法国6600万人口中,约10%是穆斯林,监狱里一半是移民及其后代;法国未成年人口中,穆斯林比例已达33%。无怪乎诺曼底教堂袭击案中,84岁的神父被两个穆斯林青年割喉斩首,给法国人以强烈的刺激。

下届法国总统大热门菲永,被称为“法国的撒切尔”,保守、亲俄,反对穆斯林女性穿长袍。虽然他是建制派,但应该跟特朗普合得来。

哈佛历史系教授尼尔·弗格森(其妻是叛教的索马里穆斯林)认为,基辛格可能建议特朗普抓住历史转机,组建中美俄“新神圣同盟”,扶植英法的民粹主义势力上台,从而在现有联合国框架之内完成新的结构调整;与此同时,牺牲二战之后体系的两个最大受益者——德国和日本。

但在英国《卫报》专栏作者西蒙·蒂斯德尔看来,特朗普想把“尼克松的中国牌”反着玩,即拉拢较弱的俄罗斯,挤兑崛起的中国。这从他任命“普京的故交”蒂勒森为国务卿,以及“川蔡通话”风波可以看出来。

而按照美国情报部门的说法,俄罗斯手上还有黑客得到的共和党内部信息。如果是真的,就可以坐等特朗普上任后,他们再找时间发布或依此勒索美国的执政党和相关政客。比如,让美国司法部对“叛谍”斯诺登和“维基解密”的阿桑奇网开一面。

不管怎么分析,中国和俄罗斯,某种程度上还有德国,仍是未来世界的“定海神针”,而特朗普的外交魔方、土耳其的大变脸、英国启动脱欧程序,以及荷兰、法国、伊朗来年的大选,是比较重要的变量。

至于2016年的大赢家,《时代》年度封面人物已经提示了,不用我多说了吧?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胡默元,责编:。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