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经纪”的思考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和移动建站技术、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全民经纪人”这个名字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宣传中。

比如某知名家电企业提出的“全民创业”:用户扫描店铺二维码,关注该公司公众号,完成注册。注册后,任何通过你所分享的链接成交的交易,都会产生佣金。

比如最近风靡全国地摊界的某贷宝,每位注册用户都会有一个唯一的二维码(或邀请码),通过邀请码产生的新用户,都会有几十元的佣金。

比如某付宝在9月底推行的“全民开店”业务,只要商户通过扫描自己的二维码入驻成功,推荐人就会获得数百元的佣金。

还比如大润发旗下飞牛网的合伙人计划,用户注册成功后即可成为合伙人,合伙人即可从通过自己成交的交易中赚得佣金。

除了这些直接利用微信、支付宝等技术手段提出“全民经纪人”概念的企业之外,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也在大打全民经纪人的噱头。

由此可见,“全民经纪人”的概念也包括了诸如全民合伙人、全民开店、全民创业等其他称谓,本质都是一样的。

 “全民经纪”的经济学分析

上述各种不同称谓的“全民经纪人”,实际上表明了这些企业在寻找这样一种员工:0固定工资成本的销售人员。

对企业来说,员工首先意味着成本,但是企业愿意承担包括固定工资、福利在内的各种成本,是因为员工所创造或者有可能创造的价值会远远大于这些成本,从而能够为企业创造收益。尤其是那些优秀的企业,员工待遇往往远高于平均水平,这正是吸引优秀人才的最有力的方式。

所以,企业是愿意为那些优秀的员工付出更高的成本的。那么当企业为某一部分员工开出0工资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呢?

从最直接的投资收益角度看,这首先意味着企业对该岗位可能创造的收益预期近乎为0,乃至已经不愿意投入任何成本。

对工作者来说,一份能带来让自己满意收入的工作,往往需要自己具有一定的素质并付出极大的努力(如教育水平、工作经验、敬业程度等),而一份0要求的工作也往往意味着极难获得满意的收入。

所以,无论“全民经纪人”被描述的多么无风险、多么高收益,却是这样一个现实:对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已经几乎毫无价值乃至可以面向所有人0要求提供的职位;对个人来说,这是一份几乎无法带来任何稳定收益乃至可以0门槛得到的工作。

对于地产、家电等企业来说,“全民经纪人”更多意味着变相降价促销和广告曝光的噱头而已,因为这毕竟是一个信息传递0成本的时代。

但是,无论企业此举的认真程度有多大,这实际上都意味着,这些企业面临着严峻的市场形势,也就是经济学上的供需失衡,确切来说就是“供过于求”,或者用另一个更为熟知的词描述,就是产能过剩。这背后,更多的说明了企业的焦虑。

 “全民经纪人”的收益分析

 对上面提到的家电企业及其他实体商品销售企业来说,经纪人的所有收益只来源于其所能带来的交易。根据上面的分析,结论就是:“全民经纪人”的全民平均收益一定近乎于0。而另一个与此极其类似的名词,叫做“全民所有制”。

看来如果想快速毁掉某样东西,比较可行的方法就是在它前面加上“全民”。

但是不对啊,某贷宝的推广里,发展一个客户确实能够得到几十块的收入;而某付宝推荐一家店铺成功入驻,佣金更是高达300块,一天一家,月入上万啊。

就以某付宝的开店为例,这其中最核心的经济关系就是:某付宝向餐厅商家销售平台入驻服务。那么问题来了,这项服务的价格是多少呢?很多人当然会说是免费的,也就是价格为0。

不,这项服务的真实价格为-300元。

那么这其中真实的经济关系就是:某付宝以-300元的价格向餐厅商家销售平台入驻服务。如果餐厅自主入驻的话,确实也有300元的佣金。

某贷宝也是一样的道理。

相对于实体商品类经纪人近乎为0的平均收益,这不能不说收益极其可观。这也说明,相对于互联网企业,传统企业毕竟还是有原则底线的——他们或许能容忍不挣钱,但是绝不会倒贴!

顺便提一下,互联网行业内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内容:运营推广。无论是电商平台还是独立APP抑或一个公众号,运营推广的核心绩效就是用户数量。跟某付宝的例子一样,这项工作的本质就是以0到-300不等的价格向用户销售自己的平台或者APP。

一点沉思

今天这种经济现象一定是亚当·斯密万万没想到的,而企业的这种销售行为,也是彼得·德鲁克万万没想到的。因为前者穷其一生都在证明人们追求私利的合理性和重要性,后者穷其一生都在研究企业怎样才能尽可能多的盈利。

德鲁克关于企业定义最最核心的观点就是:企业的目的在于创造顾客。只有创造了顾客,才意味着企业存在的经济价值。

或许对许多互联网企业来说,从来只有“用户”思维,还从未考虑过“顾客”这个概念。顾客,就是那些愿意为你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支付足够费用的人。

企业花出去的钱,无论买来的是什么,都只能记在“成本”下。而企业的挣钱能力,不太可能跟花钱能力成正比的。

当一个企业向它所谓的“用户”反向付费的时候,这个行为确实超出了经济学中“理性人”假设的范畴,这样的组织也不应该被称为“企业”或是“公司”(这两者都是经济学中的概念),而是一种特殊的组织。

当辛苦的小编们苦苦的盯着屏幕试图第一时间捕捉每一个新出现的话梗儿,以便吸引用户的时候,难道就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们:不是你们不过敬业,而是你们生产出太多根本没人需要的东西吗?

再顺便提一下,互联网业者常以Uber为榜样。Uber业务的实质就是向司机销售其租车平台上的叫车信息服务,服务的价格就是与司机约定的分成比例。无论是否被冠以“共享经济”的概念,这才是Uber们本质的不同。

奶牛场里,所有人都惊叹于一头奶牛身前堆积如山的草料和它身后源源不断被制造出的粪便以及它不断膨胀着的躯干,然后想当然的期望着它同样能够源源不断的生产出鲜奶,但是,极有可能这是一头公牛。

对这些组织行为,我能想到的唯一合理解释就是他们真的不差钱。

21世纪20年代

当前创业大潮汹涌,我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一件真事:某位创业者在做“印度饼”的餐饮项目,而且入驻了创业基地,项目也被政府看好。他请了两位印度厨师,在他为两人办理相关工作手续的时候,在人社局被要求证明“为什么印度饼必须要由印度人做,而不能用中国人”。他在朋友圈抱怨说除非注册资金百万且有数名缴纳社保的中国员工,否则不给办。后来不知道他是否解决了这个问题。

仔细一想,新常态下经济下行压力大,各级政府又何尝不焦虑?

“全民创业”,不也就是政府稳增长稳就业下的“全民经纪人”举措吗?

互联网的不差钱,让我想到了传统企业的信贷过度。而信贷过度正是被普遍接受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解释之一,与此紧密相关的另一个名词便是产能过剩。

多年以后,当我们回想起21世纪20年代的时候,或许会这样说:那个时候,打车不用出门等还能经常半价坐;吃饭有人送进门还能经常免费吃。许多从事着不同行业的人,在全民创业的大浪里,踩着“互联网+”的滑板,为我们带来了这一切……

从这个角度看,这确实是最好的时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Jason Xia 的原创作品,责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