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应用Robot Factory,我们需要为想象力设计的产品!

案例
一款来自国外的儿童应用为想象力而应运而生。线上与线下结合开发儿童智力,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设计,在一家动画效果“工厂”寻找适合造机器人的部件,他们会为孩子们提供几十种零部件,让把这些部件组装起来。这个创业点子或许能给国内创业者和一些启发。

Raul Gutierrez是Tinybop公司创始人,该公司位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是一家儿童应用开发商。Gutierrez担心,一些玩具并不适合儿童玩耍。他发现,如今很多玩具都取自儿童电影和电视节目的角色,虽然这些影视作品本身还不错,但这种趋势很可能会限制孩子们的想象力。

当然啦,无论你是否赞同Gutierrez的担忧,他旗下的Tinybop公司正在打造一款优秀的儿童App应用,这款适用于iOS设备的Robot Factory应用程序售价为三美元。Tinybop公司声称,Robot Factory是他们“数码玩具”系列的第一款应用。这款玩具是这样玩的: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设计,在一家动画效果“工厂”寻找适合造机器人的部件,他们会为孩子们提供几十种零部件,让把这些部件组装起来。不仅如此,这座“工厂”还会提供类似障碍赛的玩具测试环境,供孩子们测试自己组装开发的机器人。也就是说,孩子们组装的机器人其实是一个完全开放式的成品,比如孩子们可以设计一个双头机器人,或者直接把机器人的腿组装在胳膊的位置上。事实上,这款App应用只提供机器人的部件,而真正打造机器人概念的其实是孩子。

为想象力而设计

一开始,闯入Gutierrez视线的玩具品牌,是乐高。之所以选择这个品牌,其实他儿子在里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因为乐高让他儿子追求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玩具成品。不仅如此,乐高会鼓励孩子们按照包装盒上的玩具形象自己组装,这样也会让孩子们感到非常兴奋。不过,乐高并没有特别强调,他们的积木其实可以拼装成很多种玩具。

“我并不是特意选择乐高,”Gutierrez说道,“其实,这种类型的玩具随处可见,既提供实物玩具,又有数码玩具。组装一堆部件可以激发创造力和想象力。如果重复这种改变创造网聚,再测试它的过程,实际上是能激发想象力。”

Robot Factory公司的玩具模式极具创造性。他们并不会给孩子们设置组装、开发机器人的时限,也没有划分机器人成品的等级,更没有提供任何设计概念和激励制度。Robot Factory更像是一套结构式数码玩具,而且他们专注于做机器人。

该应用将机器人组件分为了几个类别,比如有躯干、手臂、腿、头和其他各类肢体部位(如天线、爪字、甚至是可以在水槽里浮动的大脑)。在腿这个分类中,玩家可以挑选坦克履带、弹簧单高跷、像蜘蛛那样的螯肢等不同类型的腿。玩家可以在腿的部位装一根弹簧单高跷,也可以在机器人的侧面或者头部装一根,还可以装五根这种腿,让它们都向外伸展,形成轮胎辐条那样的放射状。玩家想怎样做都行。该应用由英国艺术家Owen Davey设计形象,玩家创造的机器人更像是老式日本魔怪电影和通俗科幻图书封面的主人公,不像好莱坞电影里的终结者和变形金刚。

实体玩具乐趣

Robot Factory有很大的创意自由度,因此也非常有趣,这种创造力带来的乐趣来自于玩家可以测试自己组装的玩具。Tinybop公司旗下的所有应用,都围绕以实物为依据的动画,比如以解剖学和生物群落为主题的交互式图书。Robot Factory也不例外,每种机器人的部件都有不同的功能,而且每个部件的背后都有不同的实物依据,比如一条机器人腿的重量,以及它所做出的动作和另一个机器人就完全不同。有些时候,如果一个机器人部件和其他部件组合起来,就能做出截然不同的动作。

在Gutierrez眼里,这是一种“内容丰富的工程挑战”,特别是在不知道孩子们会做出什么的时候,这种感受尤为明显。“我们通常看到,孩子开始做的都是那种传统的对称式机器人:两只手臂、两条腿、一个头。很快,当他们做到第十个,或者第十二个机器人,就开始创造真正疯狂的东西。”他说,由于这个原因,很多创造机器人的App应用都带有一定的欺骗性,比如它们推出的不是行走的机器人,而是飞行的机器人。“飞行的机器人只需要滚动背景,不必展示行走的物理原理。”

对Tinybop公司来说,设计实体发动机才是最困难的。Gutierrez觉得,基于帧的动画可以做得很美,但它的本质仍是重复性的。“我们认为,当孩子感到能控制动画时,玩具才会对他们产生真正的吸引力。”我不是孩子,但我能看出玩具的意义。Robot Factory创造了一种真实的感觉,你觉得自己可以驱动行为,甚至会觉得自己在创造应用开发者从未想象过的东西。

Tingbop公司位于纽约布鲁克林区,他们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新增加一些Robot Factory功能,为孩子提供更多可使用的部件,并设计更多机器人可以做的动作,比如跳舞和举手击掌。不过,有一种角色可能是孩子们从未想到过会增加的,一款在机器人战争中的反派角色。

“我觉得Robot Factory越来越像是一款游戏,但随之而来的可能会是它与日俱增的局限性,”Gutierrz说道,成年人的想法是:‘这是游戏,我要怎样进入下一级,怎么才能赢?’孩子们看世界的想法截然不同,他们是这样想的:‘我做了这件东西,我想看看它怎样发挥作用。让我摆弄下它,然后再做一个。’”

[ 本文转载自快鲤鱼,责编:尹天琦。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