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新东方做混合教学,打通教育O2O

快讯

文/陈曦
52岁的俞敏洪仍保持着创业时的初心,凡是阻挡打拼精神、阻碍新东方发展的“墙”都要打掉
“焦灼感,我现在完全没有了。”时隔一年,《中国企业家》再见到俞敏洪时,困扰他多时的互联网焦虑症已明显消退。俞敏洪原来的焦虑主要来自新东方内外的压力,很多人认为他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任何布局,事实是他觉得不需要那么快布局,先想清楚干什么再去干。
今年,他重新调整了时间分配:三分之一放在公司,三分之一在社会应酬,余下时间在儿子身上。而此前的2013年,他投入到公司上的时间只有五分之一。相比以往,他的言辞也变得谨慎,一旦涉及到关键的商业细节,总会适时“闭嘴”,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多言,让团队创意提前外泄。
2014年,是互联网教育的爆发年,大量资本疯狂涌入,上千家在线教育机构拔地而起,在互联网台风扫荡下,教育行业的格局也在发生着微妙变化。虽然俞敏洪声称“生命中没有敌人”,但他的新东方却经常被作为攻击对象。很多无畏后生放言“三个月要把新东方干掉”,不过一年过去了,新东方还在,不少新公司已经消失。
但要想继续坐稳教育培训业第一把交椅,新东方的挑战并没有结束。
10月24日披露的最新季报显示,新东方的收入增长了1.4%,达到3.94亿美元,但利润却同比减少了18.4%,降至1.105亿美元。这是因为教师成本、营销成本增加,学生数量却在减少。这也是地面教育为主的机构普遍面临的问题。
作为一家拥有21年历史、30000员工、年培训300万人次的教育机构,在行业剧烈变革面前,必须寻找新的打法。俞敏洪思考一年多的应对策略是——线上线下融合,“移动互联时代不可能完全推翻地面教育形式,即使是创新型的纯线上教育公司都在往地上走,只有线上线下结合才能形成完整的教育生态链。”
按照他的构想,新东方要做“混合式教学”,即一方面发展商业的在线学习,一方面用互联网思维升级线下教育,最终打通教育的O2O模式
为了给新东方注入移动互联因素,俞敏洪从世界顶尖的互联网公司挖来了100多位技术人员,同时对老师进行了新的定义,同一批老师既可以在线上授课,也可以在线下授课。但他认为真正的互联网教育不以老师线上教学为主,而是以各种智能化学习系统为主。
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是线上线下的关系处理。线下力量太强,一度被认为是新东方进军线上的掣肘。俞敏洪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反复测算过,中间的左右手互博情况最多占到5%到10%,即使是18岁以上这批最容易受线上教育影响的人群,线上线下的互相代替率也就10%左右,但测算过程他不愿多说。
眼下,他更关注如何使地面力量和空中力量达到一种平衡,从而释放出新的活力。他张开双臂拥抱互联网的同时,仍然坚信地面教育不可被取代,“学生在教室里听课的专注力能达到1小时,线上最多15-20分钟,像我这样学习定力特别强的人,面对线上很多好课程,也就听完四门。”
在新东方主体进行线上线下融合的同时,俞敏洪准备在内部孵化一批独立子公司,试水垂直的互联网教育产品,比如乐词网就是完全独立运作,甚至将来可能独立上市。
除了内部变革,俞敏洪还通过并购或参股的方式向外寻觅项目或者成立合资公司,从而实现与新东方一体化生态链的某一环节合作。事实上,有些转型只能通过外部投资的方式完成。
这一年,俞敏洪在投资上动作频频。据其透露,新东方已投资不少项目,有的以新东方名义投的,有的是俞敏洪个人所投,有的是他背后持有的基金所投,基本上都很隐蔽。但俞的投资逻辑不变:所投项目,都会与新东方形成某种互补和融合。不仅如此,俞敏洪还悄然转型天使投资人。10月24日,他与华泰联合证券前总裁盛希泰低调注册了北京洪泰同创投资有限公司,即“洪泰基金”,募资2亿元人民币,将聚焦在教育、传媒、文化、健康、移动互联网等领域。
某种程度上说,洪泰基金与新东方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关系。俞敏洪告诉本刊,有些投资不能以新东方名义投,因为上市公司万一亏本就会变成损失,很麻烦;而用自己和朋友的钱投资,失败了与上市公司无关,成功了为上市公司添彩——凡是跟教育相关的项目,如果投成功了,转过来可以变成新东方的一步棋子。
52岁的俞敏洪,仍旧保持着创业时的初心。他希望把当初的打拼精神用在公司的后续发展上,但凡阻挡这种打拼精神、阻碍新东方发展的“墙”都要打掉,“不能因为它花了很多钱就不打掉了,在边上绕一圈或开个洞,这种时间和效率损失根本承受不起。也许拆了这堵墙,架构就塌下来了,所以要做好重造一栋房子的准备,只要命还在,就没事。”俞敏洪对《中国企业家》说,关键要寻着事情本身的意义往前走。
“可你毕竟不是当年在路灯底下贴小广告的俞老师了。”
“我现在可以借力打力,原来我是孤军奋战,现在我只要保持这样的锐气,把它传给下面的人,让他们去犯错,去贴广告就行了。新东方很多年轻人,一个个虎气生生的,我在背后帮他们把着,他们快要淹死时,把他们拎起来让他们喘口气再扔下去。”
“你能保持初心状态,但公司已经21年了。”
“你打碎结构呀,这就是为什么新东方有人事变动、结构变动。在某种意义上,这不是偶然发生的,也不是没有办法、被动发生的,很多情况下都有公司往前发展的必然因素在里面。”
过去一年,新东方人事变动迭出,从原执行总裁陈向东到高级副总裁沙云龙,再到助理副总裁邓弘、网络部运营总裁祖腾,多位高管离职,引发外界诸多揣测。
谈起这个,俞敏洪显得很释然。在他看来,他们都是一批很能干的人,但新东方作为一家20多年的公司,已经不能让他们完全发挥出自身特长,这对他们不公平,同时太多资格老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会造成效率递减。“他们出去,解放了自己,同时解放了新东方。”
令他颇为自豪的是,无论当年徐小平、王强退出,还是这次陈向东、沙云龙离开,他都做到了皆大欢喜。据其所言,陈向东出去创业也是他鼓励的,有些人创业的钱还是他给的。
俞敏洪知道,新东方出去的人几乎都在做教育,但没有一个人会重新在地面开培训学校,一定会寻找创新模式,最后可能与新东方形成互补或者融合。
更重要的是,“老人”离开,新人才有机会上来。现在,俞敏洪开始任用更多年轻人。衣鹏飞是一位90后高中肄业生,从小喜欢软件与设计,后来在社会上闯荡了几年,俞敏洪觉得不错,就让他做了乐词网CEO。
对于年轻人,俞敏洪给予了更多空间,“只要他们不坑害客户,私欲不要太强,不犯原则性错误,放手让他们折腾好了。大不了他们把你的钱浪费了,最后什么也没做出来,只要不让新东方崩盘就行。”
采访结束后第四天,11月16日,是新东方21周年纪念日,俞敏洪作了首诗,有几句这样写道:那种渴望就像我21岁的迷茫/依然渴望有一种眼神穿透世俗/依然渴望有一种精神铸就辉煌。
相关文章:
俞敏洪:教育需线上线下紧密结合
俞敏洪:这个世界未来永远属于年轻人
责编:舒缈
本文原载于中国企业家网,原文标题《俞敏洪:高管出走,解放了他们自己,也解放了新东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d414ec53c1166101f3.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