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联葛华勇解读支付新趋,转战线上重跨境

快讯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场景”建设日趋完善。移动支付业务的发展并没有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那样“野蛮”。各大互联网支付平台的相互博弈,努力占领用户市场。而这对于中国银联来说,一切的推进都不算太晚。
文/张夏楠


自6月从央行“空降”银联,葛华勇首次以银联董事长的身份公开演讲。

在11月26日召开的中国支付清算与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葛华勇表示,线上支付、移动支付和跨境支付会是新一轮支付变革中的三个趋势。银联的新一届领导层,无论总裁时文朝还是董事长葛华勇都乐于展示开放态度。对于总是“躺枪”的银联来说,这无疑是个积极的表态。

在这次会议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樊爽文也表态称,银联作为转接清算的服务方,对会员单位进行约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银联在服务中存在的问题不能作为会员单位违约的理由。

银联转战线上

6月“空降”银联,10月底正式接任董事长,葛华勇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发言。这一次他讲到的是银联的弱项——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

与线下刷卡相比,葛华勇提到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出现了新的特征:用户导向更突出,“等待时间超过5秒就会有四分之一的客户流失”;

参与主体更多元,不仅战略诉求有差异,利益协调也更复杂;支付媒介创新更多样,无论是支付介质、受理终端还是验证方式都更丰富;综合支付服务的趋势更明显,除了支付业务本身,支付机构的价值还体现在增值服务上。
而在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上,银联明显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

银联旗下专门从事网上支付的银联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最早成立于2002年。银行卡网上交易转接清算平台“银联在线支付”和“银联手机支付”则是2011年6月正式发布。

根据银联最新一次发布的数据,截至今年7月,“银联在线支付”和“银联手机支付”与100多家银行和64家非金融支付机构开展互联网与移动支付业务合作,接入的发卡行超过255家。

但从市场来看,银联要面临多家市场机构分食。

Enfodesk易观智库在11月中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4年第3季度》显示,第三季度互联网支付平台转接交易份额达到2.6万亿,其中支付宝占到37.31%,银联占到32.07%,财付通占15.06%。快钱汇付天下、易宝、环迅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也都占有一席之地。不过比起一季度时的28.65%,银联的份额略有上升。

“线下刷卡业务有央行颁发的收单管理办法,作为银联的会员单位必须走银联通道,但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还没有相关约束,3月份发草案时不就曾引发过一轮争议。”有支付行业人士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一般会选择主流的大型商业银行进行直连,大概会在10家左右,不会有银联那么多,监管对此基本是默认的。

“从国际经验来看,参与互联网支付的机构越多,就越需要有一个平台来减少机构间重复接入的成本,降低商业银行、商户的操作风险,中立客观地解决商户、消费者和支付机构之间的争议和纠纷。”葛华勇表示,在美国,超过七成的互联网支付是通过国际卡公司转接的。

而除了“网上银联”,与苹果联合推出的App Store支付服务就是发展“移动银联”的又一项举措。另外,金融IC卡迁移和非受理环境建设也为移动近场支付的推广提供了基础。

在葛华勇看来,银联的第三目标就是“跨境银联”,推进境外受理网络建设和境外发卡,将国内互联网、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于跨境支付。因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断加快,跨境支付需求将更加旺盛”。

合作还是竞争?


去年“空降”银联,时文朝就在履新之初提出“二次创业”,表示“支付市场再也不是十二年前的情景”。葛华勇和时文朝对银联的共同定位是“开放式综合支付服务平台”。

对于银联来说,即便有开放的姿态,也要承受市场的质疑。

提及近期银联发文限期整改的事,樊爽文在上述论坛中表态称,外界对银联“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质疑是一个老问题,但是专业性不够。银联作为一家企业,根据既定的平台规则进行的追偿性清算是一种纠错,属于银行卡受理市场中的商业行为。

“尽管银联还存在着一系列问题,但不应把这些问题作为否认其履行平台规则的制定者和履行者的理由。”樊爽文说。

虽然有来自监管的表态,对于多年被指垄断的银联来说,消除误解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事实上,银联与第三方机构的合作一直在进行。

11月银联与中国东方航空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东航客机上搭载“云支付”平台,首次实现空中实时在线支付。其中,国内航线由易宝支付作为唯一收单服务商,即将开通的国际航线将由快钱提供收单服务。

从跨境业务来看,银联国际受理网络已延伸至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发行了银联卡,还支持美国Amazon和eBay、日本乐天、Agoda等1000万家网上商户使用银联卡。


对纷纷转向跨境业务的第三方机构来说,银联无疑是目前最有效的渠道。本报记者在6月时获取的数据,支付宝直接接入的境外银行也只有10家,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及港澳地区。

钱袋宝董事孙江涛表示,钱袋宝的线上支付和移动支付业务都是通过银联清算转接,因为“只面对一家机构就可以完成后台业务,这样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产品的研发推广和改善用户服务上”。但他也表示,移动支付产品及服务、风控方面也与国内的主要银行有合作。

对于机构同样看重的移动支付业务,有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不接银联更多是费率的考量。对于某些类型产品,直连银行也有出于支付成功率及客户体验等的选择。

而针对眼前存在的问题,葛华勇认为不仅在于支付市场整体存在不规范、便捷和安全性不统一,也同样有业务和商业模式的问题。“以近场支付为例,就有三种以上业务模式,哪种业务模式发展的更好,还不明朗,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他举例。

近场支付推动缓慢,对于前期改造非接触式受理器具投入巨大的银联来说,似乎并不是个轻松的话题。相比之下,移动支付的其他几种类型产品如二维码、手机刷卡器、应用内的快捷支付等则是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主要发力点。哪类支付方式会更广泛地被市场接受,也需要时间的检验。

在上述论坛中,樊爽文同时透露,央行已经会同发改委启动完善银行卡定价机制的相关工作,目前支付市场的一些问题会因此逐步改善。

[ 本文转载自www.chinatimes.cc,责编:途小萌。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