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电商跑偏了,药店不积极平台怎么玩?

快讯
文/臧允浩传统企业纷纷“触网”的大潮下,医药企业也早已不甘寂寞。半年前,大型医药流通企业九州通腾讯微信合作推出“药急送”业务。不过,这一立志打造“6小时送药上门”的O2O“药急送”业务平台似乎进展缓慢,不尽人意。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在上线半年内“药急送”问题频现,在上海、广州等地屡屡发生下单后无人问津、拒单的现象,与当初宣传的“即刻送达”相差甚远,“药急送”反而变成了“药难送”。 据了解“药急送”采用类似滴滴打车快的打车那样的“抢单模式”,当用户在网上下单后,由附近的药店抢单送药。不过,与打车软件高额的抢单补贴不同,“药急送”并没有什么补贴措施。 “医药电商O2O模式中,药店处于核心地位,必须要有合理的利益分配,否则一个模仿打车软件的抢单模式很难引起药店兴趣”。北大纵横医药高级合伙人史立臣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医药电商目前还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九州通似乎“跑偏了”。“医药电商需要整合各方资源,连锁药店的短板在与物流配送,九州通应该把重心放在这方面,通过送货上门服务拉动药店的销量来触发‘边际效应’,令自己的B2B业务间接受益。说白了是以电商来强化和反哺自己的既有业务,而非寄望电商直接获利”。 “药急送”变“药难送”? 近日,北京商报报道称,在西城区某地体验“药急送”微信下单服务,通过地图定位及填写个人地址、电话,购买退烧药的订单被群发至周边7家药店。在随后的半小时内,北京商报记者的微信反复接到30余条“订单已被受理”、“订单需求已被再次推送”的消息反馈。不过,记者却并未接到任何送药上门服务。在“订单已被受理”的信息推送里显示,受理药店据下单地点只有19米,但药店实际地址却在上海虹口。 之后,北京商报又在东城区再次用“药急送”购买退烧药,与首次体验不同,在约20分钟后受理药店打来电话,但得知具体位置后,该药店工作人员又以300元订单起送为由,拒绝上门。在这之后,记者的订单就一直处于配送中状态。 据悉,“药急送”下单后无人问津、拒单的现象在上海、广州等地屡有发生,据一位上海消费者介绍,此前曾碰到过微信下单后,隔一天才上门的情况。 今年4月,九州通与腾讯微信,推出“药急送”业务,用户通过微信下单,药品通过药店在短时间内快速送达,这是微信上第一个开展医药类O2O业务的用户。据悉,好药师电商平台已在北京和上海200多家药店提供线下到线上的店内扫描二维码微信下单支付服务,以及线上到线下的“药急送”服务。试点一旦成熟,将会向全国其他城市推广。公司的目标是打造6小时送药上门的O2O“药急送”业务平台。 好药师的一位公关负责人对中国经济网记者称,该业务还在试点阶段,有些问题的确存在,但未来肯定会改善。 据了解“药急送”采用类似滴滴打车那样的“抢单模式”,当用户在网上下单后,由附近的药店抢单。然而,与滴滴打车高额的抢单补贴不同,“药急送”并没有什么补贴,难以提高药店的参与度。 一位“药急送”合作药店员工表示,“用‘药急送’跑很远送一次货,最后还是和药店卖药一样,拿同样的销售提成,不划算”。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滴滴打车可以通过补贴增加司机的抢单热情,并有着完善的惩罚、服务制度。但若通过补贴增加药店工作人员的配送热情,恐怕“药急送”方面又不堪重负。 据悉,九州通是国内第四大医药商业企业,同时也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医药商业企业。2014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6.28亿元,同比增长23.53%;实现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22.70%。 近年来,医药电商业务被九州通寄予厚望。日前,九州通高管介绍,公司今年全年营收有望突破400亿元。发展医药电商和互联网医疗是公司战略重点,将加大投入,稳步推进。同时,公司希望业务多元化,并借金融之力加深业务拓展。 而截至目前,九州通已全面布局医药电商业务:2013年九州通医药网B2B业务收入约 11.7亿,终端客户超过8000家;好药师B2C业务收入2.04亿,净利润192.5万;O2O业务主要通过与微信合作“药急送”功能开展,目前已经与北京、上海等地的多家线下药店建立合作关系。 医药电商跑偏了? 今年5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该办法被业界普遍认为是打开医药电商闸门的前兆。 而在11月1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内贸流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促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推广“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等新型配送模式,提高物流社会化水平,这为医药电商O2O模式带来明显利好。 今年“双十一”之际,医药电商似乎也赶上了这股购物风潮,赚的盆满钵盈。天猫医药馆对外公布数据:除天猫医药馆的保健品、滋补品成交之外,2014年天猫医药馆的医药类目,“双十一”销售额同比增幅为315%,OTC药品(非处方药,可以在柜台销售的药品)、医疗器械等医药产品热销。 不过,在史立臣看来,医药电商的现状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医药电商卖的最好的更多是些医疗器材、计生用品,药品类并不是很受消费者青睐”。 一直以来,由于我国实体药店布局非常密集,消费者可方便买到所需药品。而且从安全性来看,药品安全关系消费者健康。在假药存在的大环境下,人们对网上药品的安全性疑虑重重,网店赢得消费者信任实非易事。更重要的是,从价格来看,由于国家对药品价格严格控制,药品毛利率普遍不高,加之近年来流通成本增加,网上药店药品的价格优势并不明显。 由于这些劣势的存在,再加上网上药店不准销售处方药,消费者对网上药店的品类认识只停留在计生用品、隐形眼镜、医疗器械上。因此,医药电商虽然快速发展,但其盈利几何却鲜有披露。 史立臣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就医药电商而言,虽然连锁药店“触电”迟缓,但它们拥有九州通这类医药流通企业所不具备的“优良基因”。 史立臣认为,
“发展医药电商,尤其是B2C业务,需要的是资源整合,即搭建自己的平台,与其他平台合作增加流量,同时与实体店签订合作协议,利用实体店的覆盖半径能够迅速送货,同时也能够节省资金和建立实体店的时间。但实际上目前发展红火的B2C业务,国大药房、一心堂和老百姓大药房比九州通有优势,它们本来就是实体药店连锁企业,与网上B2C业务一致。”
在史立臣看来,也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所以药店必须是O2O模式中的“最大利益获得者”,否则一个模仿打车软件的抢单模式很难引起药店兴趣。“如果利益太小,药店就不会在乎一两单的需求,懒得去抢”。 无独有偶,北商商业研究院分析认为,如果不能让各方得利,新模式很难生存,“药急送”运营亟待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九州通没有自己的实体店,它原来发展较好的是B2B业务。因此,该公司要想发展好垂直电商和O2O业务,并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与实体药店加强合作是必然之举。“与普通商品电商相比,医药电商的重心并不是在网上交易环节,而是在线下的配送环节。九州通可以基于此与药店合作,重点发展线下配送业务”,在史立臣看来,医药电商一定是一个“区域性发展”的过程:企业建一个全国性的电商平台,辐射全国消费者,但在药品配送上一定要对接到每一个区域,与每个区域的大型连锁药店搞好合作,才可能提高效率、节约成本。 史立臣认为,医药电商目前还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九州通似乎“跑偏了”。“其实,九州通应该以电商来强化自己的业务,而不是靠电商直接获利。连锁药店的短板在于物流配送,九州通应该通过提供送货上门服务拉动药店的销量,触发‘边际效应’,刺激药店的消费需求。而九州通又可以作为药店的供货方,间接提高自己的医药流通量,反哺自己。 快方送药创始人熊华林也认为,送药时间和配送卫生是医药O2O的最大难点。显然,配送并非医药连锁的强项。在其他O2O领域,能够存活的品牌也大多只是涉及“最后一公里”配送。 对此,好药师的上述公关负责人对中国经济网记者称,由于目前公司的O2O业务还处于中间过渡阶段,各方面都尚未成熟,未来公司会有完善的物流配送队伍,与更多的药店展开合作。 相关文章: 《医药电商医疗化,风口还是陷阱? 》  《巨头进入互联网医药?网上卖药没那么简单》 责编:吴梅梅 本文原载于中国经济网,原文标题《九州通“药急送”变“药难送” 医药电商跑偏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d014ec53c116610162.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