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电商,正在撬动一场革命

快讯

文/姚建莉 朱艺艺
农村电商,正在撬动一场革命。
今年10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巡视员、研究员谢扬在一次电子商务论坛上,曾抛出两个数据,全国农村网购规模2014年将达到1800亿元,2016年将达到4600亿,中国农村电商消费市场潜力巨大。
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中国农村电商市场的巨大空间空间会带来什么?农村电商“井喷式”的发展会产生什么影响?又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
谢扬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农村电商不只影响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更会影响全社会的思维方式,这将是一场革命性的变化。
农村电商潜力大
《21世纪》:农村电商在全国的占比大概是多少?
谢扬:按社会商品零售总额计大致占比1/3。国家统计局十年前是按照县以上、县和建制镇、县和建制镇以下三块进行数据统计的,目前的统计口径和十年前的统计口径是不一致的,以前是第二和第三块统称农村,现在是把县以上、县和建制镇都当做城市的,这样算是农村目前接近30%。
而我是把县和建制镇,还有县以下的部分都算是农村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一般算县域经济往往如此,所以应该有40%以上。目前县城和建制镇这一块是增长最快的,很多农民不在乡下买东西,而是到县城、建制镇买东西,这一块也应该算在农村商品零售总额里。
阿里集团的统计口径是和我接近的,他们也是把县和建制镇这一块包括在农村范围内的,因此,2014年全国电商所占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就占到了全国的8%。按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农村电子商务消费报告》中显示,过去三年,淘宝农村消费占比不断上升,从2012年第二季度的7.11% 上升到2014年第一季度的9.11%。
把这两块加起来,电商的复合增长率相当快,尽管统计数据可能会有不一致的地方,但是增长的趋势和增长率是大家公认的。而且我们现在的电商统计,都是各个公司根据自己的服务器上的大数据归纳的,很多没有纳入统计范围之内。这三个理由都概括进来,最后得出我这个预测的数据。
《21世纪》:目前全国范围内的农村电商发展模式,您认为他们各自特点在哪里?
谢扬:具体的发展模式很多,浙江的遂昌模式,主要是通过网店协会连接电子商务服务站买卖农产品,农民只负责养殖或者种植,各村农民通过本村网点即电子商务服务站,当地称为“赶街”,进行农产品商品销售,采购农用生产资料,它最重要的是中间环节,就是网店协会连接的电子商务服务站,把供销双方都通过网络连接起来。全县现有协会会员1200多家,2012年共完成电子商务交易额1.5亿元。
江苏睢宁县沙集模式,更多的是从生产环节延伸到物流、销售等环节。起初是两个在中国移动打工的农民工,他们回乡之后办起网站,通过网页把全国各地的各类家具厂商的家具和订单图纸和本地的生产企业相连接,全镇现有网店3040家。最终形成了一个五六亿元产值的家具产业。
不管是哪种模式,不管这个地方发达还是落后,只要有网络的沟通,它的生产和销售就能打破各种交通的阻隔。
举另外一个例子,根据阿里集团的研究,全国按照省级来看,其实电商增长最快的地方在新疆,而新疆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是它的丰富的水果和土特产。
《21世纪》:但一些交通和物流比较薄弱的地方怎么解决?
谢扬:虽然弱,但是由于强大的消费需求,还有电商发展过程中节省了布点、流通这些费用,只剩下了物流和生产产地的费用,中间环节的流通费用几乎可以压缩为零,也能打开市场。
为什么淘宝网能够做到这么低的价格,因为普通企业要自己布点,开实体店,如果找第三方的话还需要和第三方签订合同,现在这些都不需要,加速沟通了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
不管是哪种模式,至少从目前来看,农村电商在挖掘现有的用户潜力上,前景广阔。
农村电商影响城镇化过程
《21世纪》:您认为发展农村电商对当地的经济会带来哪些深刻的影响?
谢扬:电商对整个消费观念、生活方式等的影响是革命性的。
不少农村在大量地建设开发区和新城镇,特别是搞城市综合体,有些地区投资1亿-2亿来做,甚至有些四五线城市都在布点,我预计这些东西建成之日就必然垮台。因为它在目前网购网销的背景下,根本没有什么市场。现在很多人都把大商场作为试衣间了,然后回去网购。
有的企业高层介绍,将来的房地产商可能都要转型。比如增加公共洗衣中心、饮食服务中心的服务需求,而这些很有可能通过网购来实现,通过公共服务中心来满足所有居住者的需求,比如洗衣机就不是单家独户使用的,而是为公共服务中心使用的,配套的服务可能是生产厂家来免费提供的。很多中间环节的费用,企业为了争取客户,都可以通过服务中心来免费提供。
这和电商的发展前景相当吻合的,即减少中间环节。放到以前,面对商品挤压需要不断推销,建设很多商店、物流,现在可以省去这些,我就提供一些服务,通过公共服务免费提供给大家。
就像刚刚说的沙集模式,以前的所有家具厂商,都是到城市周边地区,在那些城中村里,建几个家具厂来进行销售,现在则完全可以通过订单生产,生产模式和生产流程都改变了。
《21世纪》:这种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是否会对城镇化模式也产生影响?
谢扬:是的。以前的观念是农村变成小城镇,小城镇变成中等城市,中等城市变成大城市,以后这样的城镇化模式思维也都要转变了。我房子盖在哪里,开发商布局在哪里,可能都要随着电商模式的这种改变而变化。
除此之外,劳动力结构也会发生变化,就像刚刚提到的沙集模式,两个回乡的打工者把这么大的产业带动起来了,那么多人投入网络、物流以及生产环节,不仅是在不断培养人才,而且在涌现出更多的新型人才,至少有一部分人不用跨省区、跨地市的到远地打工,劳动力大规模流动的格局也会有所扭转。
物流成本有待控制
《21世纪》:在您看来,目前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因素有哪些?
谢扬:现在的许多80、90后不分城乡,对于网络的使用率还是很高的,当然其中有一部分人已经不在农村,也到城市里来了。留在农村的大量都是40、50后的老年人,他们上网购物的比例很小,阿里看到的就是农村市场的这块空缺,如果能够教会这些人使用网络了解网络,这一块发展会相当好。
顺丰集团最近两年在全国推嘿客店,在城市的各个销售中心,比较繁华的场所设立的这种商店,就起到既是试衣间,也是上网的演示厅,教给这些40、50后的人,转变他们不懂网络,必须看到和摸到商品才习惯的消费观念。
这种做法,和阿里到农村推广电商服务站点是有雷同之处的,让这些相对落后的人,能够接触到电脑,能够熟悉这些东西,让他们产生观念上的转变,来接受电商这种东西。
实际上线下的服务和线上的服务需要集合起来,建商店不一定是卖东西,也可以作为一个展示厅来挑选东西。
《21世纪》:现在很多网上买卖的商品质量得不到保证,这是否也有影响?
谢扬:对,这个我也是持怀疑态度,以前在线下的时候,买点东西有质量问题连负责的人都找不着,更何况线上。据说网络只要一次作假,就没有了信誉,也许技术的进步能够解决这种不信任和不安全的情况。
《21世纪》:据我们了解,物流因素现在是很多地方发展农村电商的重要制约因素?
谢扬:的确,物流还是不发达,有些情况下甚至物流成本高于产品本身的价格,目前全国的物流成本占GDP比重,至少要比发达国家高出3-5个百分点,假如我们实现将目前18%比重降至16%,那么可能节约3.5万亿的资金。这些东西是国家、物流企业和电商企业要共同面临的问题。
虽然前段时间国家出台了一个物流现代化的规划,但是力度还是不够,其中我觉得水运这方面,我国还是不发达。其实水运的成本很低,像国外的很多东西运输成本低,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水运,比如美国的水运,还有欧洲莱茵河的水运,包括日本的也是,这块相当发达。所以我觉得应该大幅度地降低物流成本。
比如美国这几年搞再出口战略,为什么很多企业从发展中国家又回到美国去做,因为随着物流成本还有贸易成本增加,美国最重要的竞争力物流成本低这一块就体现出来。
真到有一天我们的物流成本都比生产和消费成本要高得话,我们的经济就没法正常运转了。
相关文章:
农村电商面临3大障碍,解决非易事
农村电商起底:谁在卖、谁在送、谁在买?
责编:舒缈
本文原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原文标题《评论:农村电商是一场革命 影响城镇化过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cc14ec53c1166100d0.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