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模式光环消退?用户高收入成传说

快讯
编译/若离 赵众 Uber掀起草根司机致富运动的发源地纽约,9.7066万美元已经开始失去它诱人的成色。 Slate杂志记者艾莉森•格里斯沃尔德(Alison Griswold)对此做出了深度报道,猛料尽在文中。由钛媒体编译整理: 短短四年内,Uber编织了一张庞大的业务网,目前已覆盖全球45个国家100多个城市,聘请司机数万名,为数百万客户服务。今年6月,Uber获得12亿美元融资,公司整体估值增至170亿美元,成为史上最高估值的科技业初创公司之一。 数据确实博人眼球,Uber这家公司也一向承诺“以数据为本”,因为这正好满足该公司的需要。作为一家在“搭顺风车”上做文章的公司,Uber提供的租车或者打车服务与其他同行并无区别,但这家新生代科技公司抓住了一个成为非常有盈利前景的要害:怎样提高打车的效率。借助其独有的算法,Uber让司机与客户领略了浮动定价的魅力。支持这类定价的理念是:需求越多,搭车的成本就应该越高。通过推行这一定价策略,Uber让供应与需求更匹配,系统地杜绝了汽车服务的低效问题。而那些有数据支撑的算法也为Uber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9万美元的传说已经黯然无光 在Uber的所有重要数据之中,9.7066万美元这个数字格外引人注目。 今年5月末,Uber在企业博客中称9.7066万美元是纽约市打车服务UberX旗下司机年收入的中等水平。该公司博客写道: “遍布美国各地与UberX合作的司机向大家展示了当司机是一项不错的生意。而相反的是,通常美国出租车司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富有的出租车公司老板却从那些除了开车别无其他谋生选择的司机身上大肆榨钱。” 当Uber在纽约及全球范围聘用专属自身平台的司机时,最吸引应聘者眼球的恐怕就是随随便便能够年入逾9万美元的“金字招牌”。 不过随着Uber收取佣金增加、打车费用下降,这块“金字招牌”的光环已经消退,司机们开始对这家公司及其前景感到失望。从伦敦到旧金山再到纽约,多个大城市都爆发了司机示威,他们团结起来公开反对Uber——为什么?Uber曾是他们眼中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如今却无异于“阴谋家”与“诈骗犯”。 在Uber掀起草根司机致富运动的发源地纽约,9.7066万美元已经开始失去它诱人的成色。 今年夏季,Uber推出“比纽约市出租车更便宜”的宣传口号,决定将租车收费下调20%。该公司声称即使收费降低,但随着用车需求增加,接送客户的时间会减少,进而每小时出车次数相应增多,司机不会受到影响,收入将不减反增。Uber在企业博客中断言:“他们(司机)会比以前赚得还多!” 然而迄今为止,纽约市的司机都不同意这种说法。一位名叫加雷的司机向记者提到了降价20%的影响:“Uber方面说,不会害司机蒙受损失,但实际上司机蒙受损失了。因为从真实经营的角度计算,那些数据都是不可能的。” 在司机们看来,在打车降价的状况下能够增加的行驶里程到一定程度就到顶了。 加雷还称,司机既是与Uber签约的独立承包商,又是纽约市出租车与轿车委员会特别授权的持牌司机。纽约是Uber最大的市场之一,Uber在该市提供三档服务:收费最低的UberX、收费中档的UberBlack和收费最高的UberSUV。不同档次的车不但收费有高低之分,Uber收取司机的佣金也各不相同,UberX抽成20%,UberBlack和UberSUV分别为25%和28%。根据这一收费标准,纽约市会向Uber的签约司机收取8.875%的销售税,这些司机要向Black Car Fund基金缴纳2.5%的保费。 加雷向Slate透露,截至10月13日,他一周工作40小时,车费收入1163.3美元,扣掉以上费用和纳税后纯收入850美元。此外,加雷预计,每周加油、洗车、交车保、停车和车辆保养合计至少要花350美元。再扣除个人所得税,加雷一周实际收入约为480美元,约合每小时开车赚12美元。 时薪12美元不算特别低,可这与Uber面向司机大肆鼓吹的相差太远。加雷自称一周工作40小时,但Uber的通知注明他那周“在线工作时长”只有32.8小时。Uber与加雷所说的时长区别奥妙在于,它们指的是两种时间:一种是在手机应用上花的时间,一种是客户实际乘车的时间。司机通常指前者,也就是用应用找车所花的时间,而Uber将整个时间段分割开来,他们感兴趣的是乘客乘车的时间。 “中介”模式之困 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在所谓的共享经济下,像Uber这样充当服务买家与服务提供者的“中介”的公司而言,谁真正拥有决定权? 这个问题尚无明确解答,业内三大公司构建自身平台采用了两种不同的策略:一种就是Uber的方式:以降低车费取悦客户。另一家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用车服务公司Lyft与Uber的做法类似;第三家大公司Gett选择通过提高支付司机的薪资取悦司机。 密西根大学罗斯商学院员工及研究高级副主管沃利•霍普(Wally Hopp)说:“这就是那种模式的有趣之处。现在还不清楚哪些人群,是客户还是员工对他们最重要。 仅仅就赢得客户的方法来说,霍普认为,Uber和Lyft这类公司已经偏离了他们拥护自由市场的原则,人为压低了价格。 “我觉得他们有些做法定价过低,你只能用一时,也许这么做得消耗公司自己的资金,也许是牺牲公司在司机心目中的良好商誉,”霍普说,“Uber并未让自己的算法发挥作用,并未让浮动的价格达到市场能自动消化的水平。所以,他们其实是为了赢得市场份额而压低叫价,让价格始终低于司机期望的水平。” 考虑到Uber迅猛发展和进化的速度,以及雇用人手的增长速度,未来这家公司还会面对员工抗议示威。Uber美洲区外联部负责人雷恩•卡塞尔曼(Lane Kasselman)对这种争论不以为意。他向格里斯沃尔德表示:“我们的看法不同,司机是我们的客户,而且是拥有软件使用权的客户。他们在不断自我壮大,在推广,在获得做小买卖的工具。” 他还说:“我们每月通过自己的平台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司机为那些正在出现的机遇而兴奋。” 对于本周发生的抗议活动,格里斯沃尔德回应称,“我们在纽约、芝加哥、华盛顿的分部都没有任何抗议的司机。事实上,洛杉矶和旧金山也只有一小撮人抗议。”可这种说辞与Uber司机网在Facebook上公布的消息有明显出入。 记者(格里斯沃尔德)已经为报导Uber耗时数月,还从未遇见Uber有哪位年收入高达9.0766万美元的司机。 一些司机告诉他,扣除销售税和佣金后,他们每周收入约有1000美元,年收入接近5万美元,但还没有计入汽油和其他费用。Uber推荐格里斯沃尔德采访的一位司机亚当•科森蒂诺(Adam Cosentino)也没有那么高的年收入。他拥有MBA学位,每周为Uber工作30-40小时,而且利用所学尽量利用最繁忙的用车时间工作,每周收入在800-1000美元。尽管如此他仍感到满意。其实,扣去一周加油和洗车的费用230美元,以及佣金等其他费用,科森蒂诺一周大概真正赚到约400美元。格里斯沃尔德提醒他:“这可没多少钱。” 科森蒂诺想了想,然后承认:“对,是没多少收入。可那是因为我没有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开车。如果每周干六天,工作时间合计60小时,大多数人应该一周可以赚取2000美元。”格里斯沃尔德问他知不知道有谁这样工作。他回答:“我自己是没碰到谁这样。我只能告诉你我个人的经验。假如我一周开60小时,我可以保证赚到2000美元。” 科森蒂诺对Uber宣传数据的深信不疑对Uber来说是好事。可这是否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靠开车获得9.0766万美元的年收入有多难?毕竟这只是Uber所说的纽约市司机中等收入水平。那意味着,几千位Uber旗下的司机都能大致达到这一水平,莫非只有采访所有为Uber服务的纽约司机才能得到最有说服力的结论? 这位记者带着好奇再次咨询卡塞尔曼,盼望找到如Uber所说实现高收入梦想的司机。而最后他得到的事实是这样的:Uber方面也还在苦苦找寻这样一位所谓的“模范司机”呢! 相关文章: Uber的出行O2O策略:不打价格战 滴滴柳青:不做中国版Uber 责编:潘星汉 本文原载于钛媒体,原文标题《Uber司机年入9.7万美元,只剩传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c714ec53c11661001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