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菜君:生鲜O2O如何破解配送魔咒

快讯
文/张琳
蔬菜销售一直以来都是一门线下传统生意,依赖居住小区周边的超市、菜市场来满足用户购买需求。在这个常年不变、几近饱和的市场里,任牧的团队以线上为主要渠道,找到了新的发展思路,“青年菜君”就这样诞生。
青年菜君的思路是:在线上建立电商平台,提供选购、支付功能;在线下地铁站旁建立实体店面。用户在线上订购之后,在地铁周围店面自提,以节约物流的配送成本及产品的流通损耗。
饿出来的创业
创建青年菜君的机缘要追溯到2013年,彼时青年菜君的另一创始人陈文还在一家IT公司任职,每天他迈着沉重的步履挤出回龙观地铁站时,都会被街边小贩的叫卖声和实物的香味吸引。但是想到父母“别乱吃东西”的提醒又不得不就此作罢,只能饿着肚子回家。于是,陈文心底便萌生了在地铁口创办一家半成品净菜的实体店的想法。
同年9月,正陪妻子逛街的任牧收到了陈文的一封邮件,邮件中陈文表示,自己想要开一家半成品净菜店,解决上班族的晚餐问题。同样的邮件陈文还发给了另外一个创始人黄炽威。
收到邮件后,任牧和黄炽威都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从生活实际情况出发,任牧和黄炽威也深受晚饭问题的困扰,一方面街边摊的食品安全堪忧,另一方面因为工作比较忙,生活节奏快,做晚饭又太浪费时间。同时,他们意识到自己遇到的问题并不是个案,而是诸多白领一个北京存在的共性问题。于是,三个人迅速达成共识,辞掉工作建立了“青年菜君”。
青年菜君的售价店面选址在地铁回龙观站旁边,这也是因为陈文住在附近,对当地情况有充分了解。回龙观站人流密集,居民结构中25岁到35岁的北漂也比较多,而这一人群正好是青年菜君的目标群体。另外,在回龙观聚集了大量的IT行业从业人员,他们对于半成品净菜的模式更易于接受。
半成品净菜O2O,解决晚饭难
在充分了解到生活节奏快、人口数量巨大的现状后,青年菜君给出了半成品净菜在解决方案。任牧表示,从表面上来看青年菜君卖的的是菜,但实质上卖的是用户买菜、清洗的时间。
服务上,青年菜君将食材洗好、切好、配好,并搭配菜品所需的相应调料,用户购买后只需添加“青年菜君”微信账号后,输入菜品名称,而后按照微信账号回复的烹饪方法直接下锅就可以。用青年菜君门面店工作人员的话就是“顾客只需要添加日常普通调料即可”。在时间上,大部分家常菜5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十分钟左右两到三个菜品即可出锅。
用户购买青年菜君的产品有两种方式:第一,在地铁门面店直接购买;第二,前一天在青年菜君网站或微信公众账号上下单并付款,而后在地铁站点自提。除了地铁站点外,青年菜君社区店也整逐渐布局。
任牧表示,就目前情况来看,线下销售量多于线上。但是社区店并不做直接销售,仅提供自提,因此随着社区店的增加,订单也将逐渐走向线上。任牧认为,对于青年菜君来说比较满意的状态是,线上和线下的订单量比例在7:3。
青年菜君的订单量目前处于缓增状态,但是二次下单率颇高,能够达到80%。
坚持自提,打破生鲜电商魔咒
在电商平台搭建完成后,青年菜君首先要面对的是生鲜电商的两大痛点:冷链物流尚不发达以及成本控制,这两点也成为了制约生鲜电商的两大魔咒。
在成本控制方面,青年菜君通过线上下单的方式,次日自提的方式做到了“零库存”,成功规避了成本风险。用户在下单后,青年菜君方面进行采购、清理和搭配食材,这样的模式的另一好处是,能够确保用户购买到的青菜足够新鲜。
另外对于物流方面,青年菜君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坚持做自提,绝不做宅配。将来在广泛开设社区店后,也仅仅提供干线物流,而干线物流的优势在于物流成本相对较低,且成本也的可控性也更高。
此前,在深圳有一家同样做半成品净菜的企业“小农女”,但后来因为商业模式、定位等问题不得不放弃,并在该服务上线半年后不得不选择暂停该业务。前车之鉴后,不少人质疑,半成品净菜的需求是否是一个为需求?这种模式到底是否行得通?任牧认为,半成品净菜的需求一定是一个刚性需求。
任牧表示,半成品净菜的服务的确是社会刚需,只不过当满足这个需求需要付出很多额外代价的时候,这个需求就会被压缩。以小农女为例,该网站做的是写字楼配送,在用户将食材带回家的过程中存在是否被挤压、天气引起食材变质等问题的可能性。而青年菜君要做的是尽可能将自提场景距离使用场景尽可能的近。具体来说,通过在用户住地附近地铁站、社区店开设自提点的方式,缩短了食材和厨房之间的距离。
综上来看,青年菜君通过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将传统电商中的送货上门转变为地铁、社区自提,成功解决了传统生鲜电商中配送和成本问题控制两大魔咒。
相关文章:
电商大鳄染指生鲜,冷链物流成最难一环
顺丰优选副总陈旭:生鲜O2O黎明将至
责编:潘星汉
本文原载于DoNews,原文标题《“青年菜君”创始人:饿出来的生鲜O2O创业》
[ 本文转载自Donews,责编:途小萌。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