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张旭豪:激发2000人狼性扩张

快讯
文/陶然
起家于上海高校的外送平台饿了么,在接受大众点评的8000万美元投资后,正在发力一轮新的疯狂扩张。
短短五个月里,覆盖城市从20个一路逼近200个,员工人数从200人骤增至超过2000人。同时,饿了么对外公布的日订单数也呈现10倍的增长,从接受投资时的10万单直线上升到100万单。即使是在以高速成长为特征的互联网行业,这几个数字摆出来也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领导这个团队的几位创始人基本都属85后,从0开始到全国扩张,他们用了五年时间。
这五年来,饿了么创始人、CEO张旭豪和他的团队都在反复强调执行力是饿了么在早期“获胜”的关键。自从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期间和康嘉等校友创办饿了么,他们先是在上海高校区打败了创办更早的外卖网站“小叶子当家”,随后在北京地区扩张时期,击垮了不少同类型外卖平台。
谈到目前掌管着的这家2000人的大公司,张旭豪表示人数不是他关心的要素,但是他也承认,按照目前的增速,到年底饿了么长成一间4000人的公司也只是“一个保守的估计”。
饿了么的组织结构相对扁平化,公司规模突然激增10倍给张旭豪带来巨大的管理挑战。
他坦陈,“这种管理方式在以前人少的情况下可能是可行的,但是现在需要完善”。
张旭豪的大跃进:与美团提前交锋
虽然扩张是今年的既定战略,但这种成长速度显然也远远超出了饿了么的计划,年初时张旭豪曾给出的目标是年内扩张到150个城市。
直接刺激饿了么加快脚步的,是去年底进入外卖市场的美团。美团凭借五年来在团购市场的打拼,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地推和团队管理经验,这样的竞争对手不得不让饿了么警惕。除了守住初步建立起先发优势的成熟市场,饿了么的地推团队更多是在新进入的三四线城市,和美团的人马短兵相接。
最近,一段饿了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康嘉的内部培训视频在网上被公布出来,“你们把人打了,公司包你没事“,康嘉在视频里的这句话引来了巨大的争议。此外,饿了么殴打美团外卖地推员工的各种资料也一并被公布出来。康嘉面对”少林寺“、”黑社会“的指责,直接回应说这些是”断章取义“,在他看来,这种体力上的拼杀并不是单方面的,或者说只是一种“自卫”,“7月7日培训头天,美团的30个人就把我们3个人给打了”。
谈到竞争对手,张旭豪和他的创始团队都对美团的管理能力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肯定,“我们这些人都没上过班,没什么工作经验” ,他似乎对公司的年轻和不成熟,表现得很坦然,“越大的时候,越会发现自己的不足,但我们是一个学习型的团队”。
这种学习,是向合作伙伴的经验借鉴,也是对竞争对手的快速跟进。
在接受大众点评的D轮投资后,饿了么也借鉴了这家曾经的“慢公司”的一点教训,快速地下沉到三四城市去。但在对进入城市的判断上,饿了么也因为美团的进入调整了思路。康嘉透露,按照饿了么原先的判断,城市的扩张,更多的是做“存量”,也就是选择线下外卖市场发展比较成规模的城市进入。但当美团把成都这个原先外卖“盘子不大”的城市做起来之后,饿了么的思路开始有了调整,现在的扩张“更多的是在开拓增量”。
张旭豪的管理经:激发2000人的狼性
虽然大多数的员工都在一线战场厮杀,但在饿了么的上海办公室,工位还是显得格外紧张。伴随着公司的急速扩张,整个团队都散发着兴奋的情绪。
饿了么的员工年龄还相当年轻,90后占据了多数。工作日的下午,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紧张处理手头的工作,还有很多人三三两两围成一圈,在工作间隙开”小会”。只花了2个半月就从骑手晋升为区域站长的配送员,认为自己的升职速度很平常,“我们这里都是这样”。
但对管理层来说,公司在短时间内的高速扩张,带了的除了兴奋,还有压力。
直接的压力来自竞争对手,和饿了么一样,美团的地面团队同样是一支以高效和执行力强而闻名的队伍。“狼性”这个词汇反复出现在和饿了么管理层交谈的过程中,“我们当然是狼性(文化)”,张旭豪毫不犹豫,“激发狼性,勤于沟通一直是我们的企业价值观”。
面对地面人数的急剧增加,和更擅长大团队作战的美团,张旭豪认为扩张的压力更多的来自对员工的管理。饿了么的组织结构相对扁平化,这也是这支年轻团队心目中理想的互联网公司组织结构。但当员工和城市突然激增了10倍,“这种管理方式在以前人少的情况下可能是可行的,但是现在需要完善”。
于是康嘉牵头组成了一个叫做“发改委”的管理组织,这个十人小组由各部门抽调而来,主要负责的就是大型战略的协调沟通和进程管理。
分管地推的COO陈强对线下团队的突然壮大有更直接的感触,他用“更有狼性”和“更具天赋”来形容饿了么面对竞争对手的状态。但是,他也坦言,“以前是几百人,现在是几千人,管理和培训还没有跟上”。
张旭豪的进攻:剑指白领市场
饿了么过去五年来,一直被贴上“屌丝”的标签,高校的学生群体是饿了么的主力消费群体,因此客单价通常不高,接入的商家也大多以学校周边的快餐店为主。从今年的扩张轨迹中,可以看到饿了么仍然在延续这种从高校开战的打法,新增的100多个城市基本都是从高校扫街开始。
但学生群体的消费能力和忠诚度都很难令人满意。除了在三四线城市的快速铺开,饿了么也在筹谋在几个比较成熟的市场中,实现从高校到办公楼,从学生到白领的另一种扩张。
今年8月,饿了么在上海10万块分众楼宇显示屏投放免费午餐广告,共送出了20万份20元代金券。从学生宿舍楼的传单到楼宇广告的投放,想要获取白领用户的成本显然更加昂贵。但对饿了么来说,白领及住宅市场是不得不攻下的一城。
为了接入更多中高端餐厅,此前一直维持“轻”平台模式的饿了么,也开始组建自己的配送团队。自建物流是饿了么转型的重要一步,但提供配送服务,也代表着会遇到更多同类竞争对手。
面对这样的疑问,张旭豪表示,在配送方面饿了么更擅长的仍然是“生态系统的搭建”,未来除了自有配送,也会和第三方配送平台合作,在上海、北京地区的合作伙伴分别是达达外卖以及美食送。饿了么承担的主要还是线上引流的功能,模式搭建成熟后,“各方再参与其中的分成”。
提供配送是为了纳入更多中高端餐饮商家,可是要拿下白领群体用户,饿了么急需要做的,是刷新是目前的品牌形象。过去一段时间里,饿了么和美团不时因为“黑作坊问题”被点名,一些小餐馆环境脏乱差,卫生不达标,成为平台缺乏监管和审查的佐证。
张旭豪认为问题的主要解决方式要通过“信息披露”来完成,他坦诚过去“对商家认证做的还不够”,未来饿了么的计划是,一方面对商家认证系统进行升级,把一次性认证变为定期认证,提供商家更多的信息。另一方面,通过用户对餐厅的图文上传,以及商家自身的上传,来强化用户餐厅状况的感知。当平台充分做到了信息披露,剩下的就是“用户个人的选择”。
一场百城大战,加上一次转型之役,饿了么能否在狂飙式的扩张中找到平衡,成为外卖行业真正的领跑者,仍需要时间的检验。
相关文章:
饿了么增速10倍后的冷思考
责编:杜航
本文原载于腾讯科技,原题为《饿了么张旭豪:靠2000名员工狼性推动狂飙式扩张》
[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作者: 陶然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bf14ec53c11660feeb.html。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