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彭蕾:阿里这样做金融

快讯
文/陈庆春
9月29日,阿里终于拿到民营银行牌照。银监会批复,同意阿里等在浙江省杭州市筹建浙江网商银行。浙江网商银行,就是小微金服集团发起成立的,后者与阿里巴巴集团有着支付等诸多业务往来,其法人代表是彭蕾
银监会批复显示,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阿里小微金服)、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为浙江网商银行发起人,分别认购总股本30%、25%、18%、16%股份。
浙江网商银行筹建工作接受浙江银监局的监督指导。筹建期间不得开展金融业务活动。筹建工作应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并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向浙江银监局提出开业申请。
这纸批复在某种意义上结束了小微金服业务此前的种种纠纷和不愉快。带着一个合法的身份,小微金服未来是大展拳脚还是蜷缩于制度之下畏首畏尾?
其实,在早前与小微金服总裁彭蕾、小微金服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銘的对话中,两位已经就小微金服、网商银行的发展做了介绍。因当时未获得正式批复,故而尊重两位老总的意见没有对外发表。如今木已成舟,现将主要谈话内容呈现给读者。
为何不在第一批民营银行之列?
彭蕾:我们没有准备好。包括在股东结构方面,占多少股份啊,他们互相之间有协商,不是我们跟他们之间,大家都想盘子更大些。现在股东没啥大的变化,他们对比例的多少还是有些不能达成共识。
我们比其他家银行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我们已经有一个小贷公司,已经运作了4年了。未来,我们的核心业务已经有了。但是原来小贷公司有股东,会挪到网商银行,那怎么挪呢?就要一个说法。平均是不可能的。
软银雅虎会进一步持股小微金服吗?
彭蕾:我们只是说,监管要放开的话,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今天我们也跟外界讲清楚了这个事情。
小微银行的定位是什么?
彭蕾:服务草根消费者和小微创业者,没有网点。我们恨不得取名“蚂蚁银行”,结果被毙掉了,不让用动物,说我们不严肃。我们会叫“网商银行”。小微这边所有的东西,都不用阿里两字。这样让我们的团队有意识,一方面服务阿里电商,另一方面要服务其他客户。
如何重塑与传统金融的关系?
彭蕾:我们这个团队这两年才感觉自己进入了金融行业,支付宝做了10年,真没觉得是金融行业,以前还只是支付。我们和监管打交道的能力很差,连写公文都不知道怎么写。写出来的都是啼笑皆非。没关系,我们慢慢学。
我们和传统银行之间绝不是绝对的竞争者,也不是合作者,是竞合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慢慢发现互联网应该做什么。对此,我倒没有那么纠结。
樊治銘:90%是合作,竞争是10%。一些互联网专家把这个妖魔化了,今天我们给银行带来的收益,线上收益以前根本没有的,几万亿的增量;第二我们对电子商务的投入,带动了他们科技信息的往前走。
有人说,我们割裂了用户和银行之间的关系。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我们用什么割裂,你为啥不用你们的方法手段去做。我们让用户感觉到好的体验,满足他的需求,他们不是傻瓜。我们带给用户便利,用户不用背着一袋子钱去银行、去超市了。其实我们蛮艰辛的。
彭蕾:打败自己的是内部。所有的问题指向外部没有意义的。监管,合作伙伴,都是外部的。你该进的还得进,是怎么进的问题。如果所有的金融机构都不买你的帐,你就要思考,完全是破坏性,要反思我们自己,一个好的生态绝对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如果真的到那个地步,一定是我们没有想清楚。面临最大的问题,一定是我们自己。
小微金服的定位是什么?
彭蕾:小微几个业务层面已经分得特别清楚,前端会有无线应用、O2O、余额宝、招财宝等各种各样的服务、产品给到消费者和金融机构。我们今年提出一个新的转型,就是平台化战略,有点像金融领域的天猫。我们不想把什么东西都hold在自己手上做。
左边拉着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保险公司、基金、理财、信托,右边是消费者、投资者,对接他们,我们输出的是数据。我们不仅要输出服务平台,同时还输出我们的技术和云计算能力。今年我们在做数据战略,如我们和机构之间的数据交换体系怎么建立起来。
人家说,支付宝有那么多数据,我们拿着这些数据去设计产品,推向市场。这不是我们想干的,我们也干不了。这是一个非常重的金融资产的模式。我们要做的是,怎样Enable、Enpower金融机构,怎么利用这些数据更好地服务他的用户、投资者。
我们只输出我们的平台能力。未来小微金服不是一个金融机构,是一个服务平台。
小卖家如何与小微金服发生关系?
彭蕾:我们YY一下,你是一个小卖家,有融资的需求,但是我们的小贷和未来的银行也只做500万以下的。如果淘宝和天猫上有很多大的商家,他有更大的融资需求,我们就把他们交给银行去做。
小微金服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
彭蕾:做一个比喻,如果满分是100分,我们做的程度还不到十分,还是在看热闹的阶段。真正的转型,是怎么平台战略、数据化战略、云金融战略,可以支撑起这个金融的百花齐放的生态圈。这个成功了,才是小微的真正的成功。
信用等于财富,其背后的意义就是,金融面前人人平等的。传统金融因为种种原因做不到,现在互联网金融可以做到。
最大的挑战,是我们的能力,是否坚持走下去。所有出现的状况,我们是否能够预见到,并且有办法去解决,进进退退,掌握好。你不可能全面开花,先要有一些标杆,哪些领域把生态先做出来。
支付宝是否承担着连接一切的责任?
彭蕾:怎么说呢,其实不可能承担一切,更多是在生活服务类、虚拟的,实物电商就绝对做不了。支付宝在线下(O2O),我们希望做到的唯一一件事情是,让大家出门的时候不要再累赘地带个钱包。你看我今天来,什么都没带。
小微金服未来做什么?如何与阿里业务发生关系?
彭蕾:这个市场的服务并不是过剩的,很多地方是不饱和。农村供应链金融,农民要买种子、化肥,要贷款,要牵头猪羊,如果没有钱怎么办?那是不是可以基于未来收获的东西做期权,做众筹
樊治銘:阿里影业有很多明星导演。以前导演融资,就是找煤老板。像小时代这种东西,我们看不懂的东西,年轻人喜欢,他钱怎么来?可以通过娱乐宝。钱进来之后,我们有电影票平台,电影票可以预售。演员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由粉丝自己选。演员道具、服装,也可以在淘宝上选购,节目放映时可以直接在画面上下单购买。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东西,在淘宝了卖了24个亿。我们会把这些东西整合进来,从电影开拍到预售,整个链条都完成了。
彭蕾:我YY一下。一部电影,要出现很多商品,女生的首饰、鞋子等等。一开始,我们会给他们看这个片子,小卖家会觉得那个耳环不错,交给我来生产。一个片子下来,有众多的小卖家在做这个产品。有时候我看一个片子,看这个人穿的我也想买。要解决用户边看边买的体验。
现在片子里的植入广告,更多是品牌展示,中小卖家并没有机会去跟这些影视做很多合作。其实还有很事情可以做,有没有可能我们挑演员,而且可以通过娱乐宝,全部锁定票房,又可以让这些明星与锁定消费的用户之间实现互动。
樊治銘:我喜欢巴洛特利,但恒大也没钱,怎么办?那我们可以发起球迷基金,只为了转会费。当然有可能最后他也不来,我们可以把这个钱扶持中小青年队。(注:阿里已入股恒大足球)
彭蕾:我们和马总就是心理有点不忿,中国足球被骂了这么多年,凭什么啊。那我们今天要做一点不一样的事情。
相关文章:
阿里京东PK互联网金融,谁是赢家
风光上市后,阿里还有太多事可做……
责编:庚辰
本文原载于《财经》杂志,原文标题为:彭蕾谈民营银行及小微金服
[ 本文转载自magazine.caijing.com.cn,责编:途小萌。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