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安德森的中国信徒

快讯
文/易北辰(微信号:yibeichen) 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一只蝴蝶漫不经心地扇动了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一场灾难性的风暴。 蝴蝶效应听起来并不陌生,而实际上他每时每刻发生在我们身边,伴随着中国互联网浪潮的发生、发展、成熟、爆发…… 96年的一笔投资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1996年,这一年,王志东的新浪还叫四通利方,马云还在为中国黄页的事吃国家体委的闭门羹,马化腾还在润迅做一个普通的产品经理。而在这一年,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的一笔普通的天使投资煽动了他神奇的翅膀,于是中国有了一家叫搜狐的公司,1996年,搜狐创始人拿到了中国互联网史上的第一笔天使投资,而这笔资金的提供者,不是别人,正是百度百家第一期的嘉宾,《数字化生存》作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先生。 西方的尼教授的煽动的一次翅膀早就了搜狐在中国互联网近16年的风云际会。回到数字化生存,从瀛海威到8848,从曲别针换别墅,到48小时数字化生存实验。一次西方思想的萌芽,酝酿成东方5000千年文明大国,历经16年的风云变革。而这种变革的力量的源头或许只是关于一本书中,刚刚翻开的几扉黄页,一个刚毕业学子的归国之路,一场社会的历史性激荡…… 就像90年代,每个手捧《硅谷热》的学子,眼睛冒着热烈的目光,而如今,他们的名字和公司已经挂在纳斯达克亦或纽交所的史册中…… 2014,9月,盘古七星的一场对话 2014年9月24日,百度百家第四期The Big Talk,盘古七星迎来了《长尾理论》《免费》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这一天的对话像极了16年前西方的煽动的蝴蝶翅膀。 安德森给中国的媒体和作者带来了一场思想的碰撞。关于开放、关于创客。 “苹果和安卓的竞争,它是一种开放的和封闭的体系之间的竞争,我觉得过去20多年的历史说明平台会获胜,生态系统可以打败公司。” “平台将打败产品,生态系统将打败公司!” “开放式创新之潮已来临,像安卓这样的开源才能更快更廉价的取得成功。成功不仅仅是由于我们挣到了钱,更重要的是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现在有机会来利用这样的模式,应用在制造业物联网、机器人还有大数据当中。” “如同海尔和百度,两家企业合作开发的"海尔气球"可以测空气质量,然后把数据传输到百度进行分析和处理。所有成功的产品最终都会成为一个平台,然后如何围绕这个平台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就将会是一个最为成功的公司。而且也只有在中国,才能出现像海尔这样的老牌公司和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是中国的优势之一。 " 这是我们为什么要采取开放式创新的原因,它是最廉价的方式来进行创新。" 这样的思想震人发聩,而冷静慎思。中国的企业不正走在这样的路上么,看我们身边的企业:乐视小米正在生态的路上,汩汩前行…… 而安德森忽然给了我们一个未来的乐视、小米的范本,就像18年前的MIT,张朝阳包裹好了尼教授给予的火种,带到了中国,带到了6亿网民的面前…… 只不过这次的浪潮更加汹涌,更加澎湃。互联网打通了最广泛的初连接,而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样的连接因为智能手机、智能穿戴的出现更加的强壮和高频。 汇滴水而成汪洋,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连接无疑拥有了世界级的体量。大数据的云端,这种节点的汇聚,有力而价值连城。 全球化生态时代 中国互联网经历近20年的发展,已经强壮成大人模样,搜索、社交电商、安全互联网赖以为基的基础生态已经深深烙上了中国的烙印。百度、阿里腾讯正在以中国速度,服务全球的用户,走向更广阔的未来。 与此同时,乐视、小米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创新模式和速度,践行着中国互联网的生态创造。 托马斯弗里德曼先生告诉我们,世界是平的。东方的土地的互联网进程与大洋彼岸的发源地前所未有的如此接近…… 一批批20岁出头的年轻人,像当年手捧《硅谷热》孩子的样子出现在中关村车库、3W咖啡创业街、3D打印的实验室、虚拟现实的仪器旁,对话着远在万里之外的协作者。或许一个5人不到的小团队里,有印度的工程师,美国的产品设计,中国的构想,世界的创造。 全球化生态已经形成,移动互联网的面貌正在以恢宏的角度一步步展现,而关于中国创造的故事,关于千亿美金的钟声才刚刚开始…… —————让改变发生的分割线—————— 作者:易北辰    小易科技创始人、自由作家、自媒体。 让每个人更平等地享受科技!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易北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b714ec53c11660fdc7.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