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O2O泥潭:难啃的K12

快讯
文/韩言铭 9月13日,上线2个月的那好网已经关站。那好网是连续创业达人龚海燕在“在线教育”领域的第三个网站产品,也是其K12领域在线教育平台梯子网”的延伸,即变现的平台。 那好网7月15日上线的发布会余温犹存,转眼就落得关闭的结局。目前,那好网已经无法访问,页面显示以下声明:“亲,因为那好网公司战略调整,那好网已经关闭……” 几乎与此同时,9月13日起,微信圈等网络流传一份梯子网部分员工的联名信,信中对于近日公司创始人龚海燕的战略性放弃决策进行了声讨并号召各工作站一同维护自身利益。“梯子网!信誉丢了,人心散了,还能干什么?”一位教育行业的专家在转发这封联名信时写道。 确实,龚海燕在“在线教育”领域的探索遇到了困境。9月12日晚,她在自己的认证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微博:“转了一圈回到原点,决定聚焦91外教……”这无疑宣告针对K12的梯子网和那好网被龚打入冷宫。 难啃的K12在线教育 与那好网直接关闭挂出声明不同,梯子网现在还可以正常登录访问,但事实上,引爆这次话题的则是梯子网的内部裁员,导致部分员工不满进而联合起来,通过网络给创始人龚海燕施加压力。 “希望各位工作站和我们一起为了自身利益全力声讨,龚海燕这样的公众人物动作越大解决问题的速度会越快、越痛快、越妥善。”这封联名信同时公开了龚海燕的联系方式。龚海燕助理、现91外教网CEO郑金礼对媒体表示,龚海燕已与营销部门、地方站长达成和解,并证实了梯子网和那好网的运营确出现大的挑战。截至发稿时,本报记者多次拨打龚海燕的手机均未接听,短信也未回应。 去年11月,梯子网宣布上线,定位于中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平台。梯子网被看作是龚海燕在91外教网受阻之后的一个转向,当时她曾分析过为何从91外教转战梯子网,一个是后者针对K12(从上学到高中阶段的基础教育)的市场,有更广阔的前景,前者市场则前景有限,加上外教门槛太低,她做与其他创业者做优势并不是明显。 即便龚海燕对K12在线教育做了充分的准备,并且打算烧三年的钱来培育市场,但是梯子网一出生就伴随着质疑声:一个没有教育领域经验的人,就能凭勇气做好复杂的K12在线教育平台? 梯子网需要平衡好学生、老师和家长的需求,学生是产品的使用者,而家长则是产品的购买者,老师则是吸引学生和家长的重要资源。按之前龚海燕7月18日在微软(47.52, 0.84, 1.80%)“创投加速器”第四期毕业典礼上的描述,梯子网通过提供技术支持让老师日常的备课、组卷、批改变得更简单、更轻松; 帮助学生打造个性化的学习体系,在轻松获得优质教学资源的同时,通过游戏化的作业与练习方式,让学生们感受到学习的乐趣。可以实现跨时空的教育资源的重新整合和配对。 环球雅思创始人、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认为:“根本原因是海燕不熟悉教育习性,认为有好想法就能成功,办教育不是聪明人干的事,要有耐心、爱心、决心、恒心。”他进一步指出,K12平台不行,有很多东西不是靠在线能办的。 京翰教育研究院院长赵晓林更直接,所谓的线上教育其实是个伪概念,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资源平台,是为教学服务的。K12的学生属于成长阶段,更多需要的是面授,包括情感教育。现在的在线教育并不能叫教育,只是教学,未来是混合式的教育,没有纯粹的线上教育。 按照这个逻辑,目前在线教育平台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而且类似于梯子网的太多了,学生和家长选择性太强,还没有到聚集的时候,只有通过一段时间的厮杀,剩下冠亚军之后才可能找到盈利模式。看上去梯子网整合了老师、学生和家长,但梯子网在真正的客户端并没有产生足够的影响力。京翰不会自己来做这些平台,未来只会等平台大了之后与他们合作。“无论是从家长还是公立学校的需求出发,当人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有相当活跃用户时,就会有人来整合的这个市场。”赵晓林说。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认为,梯子网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找到懂行的人,据他估算在这个项目上烧了有五六千万元人民币,如果这些资金交给有经验的人运作,足可以做起来一个中型在线教育项目了。 吕森林还指出,梯子网的模式并非创新,而是借鉴了学科网的模式,而且管理团队也有一些问题,他们花了很多钱去公关名师名校,而这些在教育领域没有积累的人,要让人家接受很难,要让公立学校购买更有难度。加上这个K12阶段的买单者是家长,要让家长接受需要极好的课程和时间培养。 在线口语离赚钱更近 在梯子网创业的半年多时间里,龚海燕和她的团队花了很多的精力和资金在存储备课资料、考卷、PPT模板等上面,用来吸引老师和学生。“目前梯子网已经有60多万名学生、7万多名老师,作为一个上线刚刚半年多的网站,我认为已经挺好了。”龚海燕7月15日在那好网新闻发布上如此评价。 龚海燕深知,梯子网只是她在K12领域用来吸引流量的一个入口。梯子网离赚钱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她必须寻找一个产品来变现,那好网就是产品之一。 那好网提供名校老师的教学视频资源,主打师生同时在线的实时互动,通过双方面对面进行交流,满足学生“个性化学习”的需求。在龚海燕看来,不用担心赚钱的问题,只要给孩子创造价值,家长一定买单。 目前,那好网已经打不开,在2个月之后就关闭了。在成立之初就有人评论,梯子网笼络教师资源的问题、吸引学生的问题、烧钱的问题,在那好网也将同样存在。同时怎么跟那些线下的培训机构抢学生的业余时间?更重要的是,未来怎么赚钱? 如今,龚海燕又将关注重心放在其曾经一度抛弃的91外教上面。 “转了一圈回到原点,决定聚焦91外教……”9月12日晚,她在自己的认证微博上置顶了这样一条微博。在那好网新闻发布上,她对外宣布,已经实现收支平衡的91外教网进行了拆分,今后将以独立公司的方式进行运营。 在线口语教育离赚钱更近。张永琪表示:“相比K12平台,我更看好外教网,这个像媒人经纪,有个VipABC可以PK。” 这是一个小众的领域,这也是龚海燕转战K12的一个重要原因。2013年初,新东方(21.79, -0.12, -0.55%)创始人之一的王强以91外教所主攻的口语市场很小,因为没有大的发展空间的理由最终拒绝对“91外教”投资,这令龚海燕重新考虑这个市场。 一开始,出于对外教素质的考虑,龚海燕不认同价格低廉的菲律宾外教,而全部选取了美国外教。91外教的价格是其他平台的10多倍。 例如,51talk等竞争对手正是通过菲律宾外教将每堂口语课价格压至最低仅16.4元,5900元上360节课,非菲律宾外教28000元上360节课,约合78元每节课,而91外教当时价格高达300元每节课。 面对众多的对手, 91外教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今年初,91外教尝试引入菲教后,用户数和营收得到迅速提升。“在线口语教育能找到学生和教师资源,平台就能建立起来。”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相比K12在线教育来说,口语教育离钱更近,消费者是直接决策人并且有消费能力。对于平台来说,盈利模式也很清楚,学生付费与老师的差价就可以是利润。 相关文章: 在线教育:直播课程是大势所趋? 百度会怎么做在线教育? 责编:庚辰 本文原载于中国经营报,原文标题为:龚海燕迷失:在线教育商业模式“触礁”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b314ec53c11660fd2d.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