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的教育O2O方向何在?

快讯
文/赵晓娟 2014年7月,放了暑假的大三学生小陈来到北京,准备明年出国的他开始了新东方托福英语“之旅”。 报班的时候,他在新东方官网发现还开设了在线课程,小纠结了一下,因为同样的课程,报在线班要便宜75%以上,而且在线课程也省去了他每天去学校的时间,但咨询过在线课程的客服之后,小陈仍然在暑期报了一个托福基础班和强化班,一共32天,费用7980元。 在谈到为什么没有选择新东方在线课程的原因时,小陈告诉《中国连锁》记者,新东方在线班虽然会有很多名师的视频,但因为自己距离出国仅有一年时间,准备得并不充分,想靠新东方面授班冲刺,有问题可以直接咨询老师,而在线班为录好的视频,无法和老师交流,对于基础较弱的他不太合适。 随后记者联系到小陈的其中一名教师唐罗,这位在新东方已经教了2年托福的年轻人最近进入了“暑期模式”——一到暑假新东方学生爆满,他几乎每天得上8个小时的课,甚至有时候晚上也被安排上课,不过暑期很快就过去,届时将恢复常态,节奏比暑期稍微轻松点。 撬不动的“粉笔+黑板” 线上教育项目是新东方很早就发展的项目,以录播新东方名师视频为主,然后上传至线上。在唐罗看来,他个人比较支持线上线下相结合或者线下为主线上为辅的授课方式,结合自己这些年接触的学生群体和诉求,线上课程的主要需求群体是那些可能基于知识信息量的提升,可能对英语某些知识点的认知还不够,还有一部分线上课程的需求者是位于三线城市有出国打算却又囊中羞涩的学生,“但大部分学生仍然需求课堂上的互动,老师需要知道学生学到什么程度,做到真正的因材施教,这也是新东方1对1非常火爆的原因。” 同样火爆的还有以K12为主的教育培训机构。对于出现的线上课堂、视频等新型授课方式,以线下1对1为主的龙文教育副总裁朱松告诉《中国连锁》记者,目前他本人就同时负责龙文线上业务,但他多次向记者强调,K12的受众以儿童、中小学生为主,这类学生群体自律性比较差,并不能自觉地去完成线上的学习,仍然需要老师一对一或者小班教学中引导。 即便如此,朱松告诉记者,龙文目前在今年3月上线了其线上业务“龙文云课堂”,在杭州、武汉两个城市进行试运行。朱松介绍,云课堂主要以错题本为主,学生进入云课堂后,做题后如有错题,会自动建立一个错题本,针对错题本,有两种处理方式,一种是自律能力较强的可以看龙文的“微课”(针对每个题目的一个详细视频讲解),对自律能力差的学生,可以到线下解决,而根据错题也能让老师发现学生具体在哪方面有知识点的欠缺和遗漏。 其实,除了龙文教育,同样以K12为受众且早已在美国上市的学大教育、安博教育、好未来(原学而思)都加大了线上市场的投资。 “不管线上的资源怎么发展,孩子始终得去线下上课,而且更多的是一根粉笔加上一块黑板,未成年人没有自觉性,偶尔用线上的视频解决下问题还行,但长期使用效果可能不佳。”在朱松看来,线上教育可能更适用于成年人,例如职业培训、公务员培训等,对于时间需求苛刻、认知能力成熟的年轻人而言接受度高,效果也好。 这一观点得到和君咨询高级分析师侯瑞琦的认同,他告诉《中国连锁》记者,K12业务这块蛋糕目前线上机构能撬动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K12仍然关乎学习习惯的问题,儿童在学校以面对面接受教育为主,线上视频的方式可能对于这个领域仍然属于早期,只能是一个补充的手段,不可能成为主流。“比较容易撬动的领域可能属于考研、职业资格、出国留学等主要对象为成人的领域。” 不过,以公务员培训为主的华图教育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其实华图早在四五年前就对“自己下手”,开通了华图自己的网校,线上课程以录播视频为主,由于地面班涉及到师资、场地等会比网络班的费用稍微贵一些。 “但是从自身内部分析,并没有遭受到线上课程比较明显的冲击,就是所谓的左右手互博现象。”上述华图员工对《中国连锁》记者表示,其实品牌知名度对于学员更重要,虽然有一些地面班的学员因为开设了网络课而去选择华图的网络班,但也有一部分学员会因上课不方便本来不打算报华图,却因华图有网络班而最后报名,也就是说,线上和线下是互相补充的作用。 在他看来,其实以成人为主的教育培训的某些细分领域,也会出现线上火于线下的情况。例如以备考职业资格证书为主的中华会计网校,一直以网络课堂和视频为主,地面班虽然也有,但是不如网络课堂影响力大。 不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并不看好线上市场,他告诉记者,目前线上教育市场份额还非常小,各路资本和互联网进入这一市场,更多处于炒作的层面。他也鼓励线下教育机构积极上线这一块业务,作为线下的有效补充。 但事实是,据iMedia research (艾媒咨询)的数据,未来几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将保持每年30%以上的增速,到2015年市场规模将超过1600亿元。 巨头们还未真正发力 不管线下教育连锁机构对其地面业务多么自信,也认定互联网闯入者拿不走其核心业务,但“插手”线上教育的互联网巨头们仍然用敏感的嗅觉探索着这块蛋糕的下嘴之处。 既然K12业务不好撼动,新入行者、分食者都在探索自己的方式,这其中,以平台类型的线上业务居多。 决胜网创始人兼CEO戴政告诉《中国连锁》记者,目前业内把线上教育主要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在线课程研发类,例如新东方在线、e学大等;第二块是资讯内容为主,例如考研网、新东方网、中华会计网校等,除了推送课程,资讯分类也是一大亮点;第三类是工具类的线上教育,传课网、由YY语音发展的100教育等;第四类则为中间页渠道商,专门以流量导出、销售线索为主,例如决胜网就属于此类,而BAT的淘宝学堂等也多以平台形式存在。 在侯瑞琦看来,决胜网在专业细分领域做得不错,比如留学领域。比起业界笑称100教育YY“女主播”的模式,决胜网的平台型模式稳赚不赔,“大家都想做平台,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只要从我的平台上经过,不管是什么车(商家),都得给我钱。”尽管这种模式看似来钱来得快,但这个行业仍处于早期或者初级阶段,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没有谁说自己是平台中的老大。“ 平台中的老大谁都想做,决胜网也是其中之一。戴政介绍,决胜网作为平台,主要解决消费者和教育机构的对接,无论新东方还是新航道,都是其客户,目前决胜网正在跟新东方合作举办一个“决战东方”的大赛,未来将新东方的产品直接导入决胜网,“这跟在去哪儿网上可以买到国航的机票是一个道理。”这位原去哪儿网副总裁不忘用老东家的模式给记者类比。 和其他领域的平台一样,决胜网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广告费和佣金。今年初获得一次较大的融资后,戴政表示,这笔融资主要用于人才招募、平台建设、市场投放等。而决胜网未来的目标也是走上资本市场,去美国上市,“目前财务状况非常健康,什么时候谈融资和上市,都取决于公司的发展,教育行业的公司本身并不缺钱。” 像决胜网获得融资的在线教育企业近两年非常多,用一位投资人士的话说,目前在线教育是互联网领域的最后一块肥肉。 据侯瑞琦估算,在线教育的盘子预计有二三十个亿,学历教育的100个亿不算进去(学历教育主要是普通高校的网络教育学院),“目前这个市场并不大,也许BAT现在还看不上这么小的市场,并没有发力,等到这个市场成熟起来,大巨头们可能才会真正发力。” 但大巨头没有真正发力的原因恐怕还在于,教育培训类因其本身非标准化产品的特质,很多互联网出身的人去做互联网教育,成功的并不多,毕竟互联网只是更高效地给客户提供服务的手段,并不能改变教育本质。 熊丙奇也持有同样的观点:有人觉得线上教育是教育连锁界的一场革命,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教育革命的根本是教育,而互联网只是形式、工具,提供更多教育资源、平台而已。 看上去很美 趁着这个空当儿,线下教育也有了机会。在侯瑞琦看来,虽然线下教育机构的核心资源主要是师资力量、学生,但是未来互联网一定会改变教育形式,线下机构一定要拥抱互联网,必须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利用互联网的大数据,更加分析自己的用户需求,另一条腿,教育本质是“改变人”,人跟人的交流是不可替代的,这种交流有一种情感在里面。 但线下教育机构也面临试错的尴尬。据了解,已更名为好未来的学而思曾在2008年尝试网校,事先录制高清视频的远程教育,在网络上播放。但让K12年龄阶段(国外对基础教育阶段的统称)的孩子在电脑前老老实实看视频学习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网校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学而思网校课程完成率不到5%。 而本身由线上转型至线下的学大教育于今年3月推出了基于PC和移动端的学习系统e学大。其CEO金鑫基本上在每一个公众场合均为e学大“站台”。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直言:教育O2O看上去很美,却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纵观目前K12在线领域的产品,无论是切入教学、作业还是切入习题库或者课外辅导这些环节的任何一个或多个环节,其盈利模式都尚未明晰和成熟,仍然处于探索阶段。 (尊重当事人意愿,文中唐罗为化名。) 责编:潘星汉 本文原载于《中国连锁》杂志,原标题《教育O2O:剃头挑子一头热》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e14ec53c11660fc6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