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geonly,做服务囚犯的监狱O2O生意

快讯
锐评:柯震东、房祖名之事一再引起风波,于是有位品途专栏作者此前提出了一个想法:要关心囚犯,本文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在商机以外体现的是需求和关怀。(By 吴梅梅) 文/Hollie Slade 哈特森曾在空军服役,服役前后曾创立多家公司。2007年哈特森被判刑51个月,当时他只有24岁。入狱后不久,他便开始构思新的创业方法。“我以这种方式度过我的铁窗生涯,”他说,“在我服刑期间,我看到了监狱系统低下的效率和无数的商机。” 美国230万服刑人员的一大不满是不便与外界的家人朋友保持联络。监狱内没有互联网,因此所有的沟通都需要通过写信或电话。而通话费用通常较高而且属于长途电话。家人朋友们的生活也越来越数字化,已经很少写信,忙得数周没有时间寄送照片。 “那是我亲身感受到的痛苦之处,”哈特森表示,“我和我的家人很亲密,我知道他们关心我,但即便他们关心我,他们有时也无法给我寄照片。” 哈特森表示,从数字化生活向传统方式过渡并不容易。现在人们已经难以静下心来写一封信,而是习惯于便捷的短信和电邮。如果你创建一个网站,能够将电脑、FacebookInstagram内的电邮、短信或照片打印出来,并放在普通信封内寄送至这些监狱,这个网站会受欢迎吗? Pigeonly的创意由此而生。实际上这是一个集中了无数州级数据库的平台,通过这一平台,人们能够快速搜索到囚犯所在的监狱(哈特森在服刑期间换了八所监狱),同时也可以作为一种通讯方式。“在监狱里的人经常一下子就找不到了,”他解释道,“我们遇到过一些律师求助于我们,想要寻找他客户的下落。” 通过公司子品牌Fotopigeon(将数字打印照片发送给囚犯)和Telepigeon(通过IP电话降低话费),Pigeonly在创立第一年便实现约100万美元收入并且即将实现盈利随后获得了硅谷投资者的200万美元种子资金,哈特森的拉斯维加斯团队也从2人发展为12人。这一成就的关键是获得硅谷创业加速器NewMe的认可,该机构旨在扶持科技行业内的少数族裔。哈特森表示该机构是唯一接受他的创业加速器。 当他自2013年冬开始筹备时,他和他的联合创始人阿方索·布鲁克斯(Alfonzo Brooks)已经推出了一个Pigeonly版本,而哈特森当时还在过渡教习所。通过直接向囚犯寄信兜售其服务的方式,他们很快就获得了2,000名客户。
“我们筛选了500人,向他们发送贺卡,告诉他们有一种服务可以让家人朋友给他们寄送照片。在我们的贺卡送达三四天后,我们开始看到有人访问我们的网站创建账户并寄送照片,因此后来我们一直沿用这种宣传方法。”
在NewMe,哈特森开始重新调整业务方向,从小规模提供服务转变成为一个可以进行搜索的平台,并开始接触投资者。“最初,我在谈及我的背景时都会感到犹豫不决,但是这个问题总是无法避免——‘好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哈特森说。 NewMe的创始人安吉拉·本顿(Angela Benton)给了哈特森一些建议。“她说,一些人不会与你产生共鸣,他们也不理解你所做的事业——会有一些阻力存在,因为你曾经入狱并且看起来不像他们通常投资的那一类人。”他回忆道。 当他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些开明并理解他的背景,了解他是如何发现这一商机的投资者之后,他开始取得进展。“很多时候一个弱点可以转变为最大的优势,我的监狱生涯正是如此。这实际上成为很多人选择投资的理由——因为我有亲身经历,我比其他人更加懂得和了解这个市场。”他说。 既是如此,融资工作也并不轻松,他表示。“这项工作很困难,因为作为一名创业者,企业就像是你的孩子。当你在别人面前谈论你的孩子时他们可能毫无兴趣,这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但是在向下一个潜在投资者做介绍时你必须保持相同的力度和热情。” 说服投资者,拿到第一个一百万最为艰难。“我大概接触了60名投资者,在种子期我们有六名投资者,你可以想象在获得这六名投资者的过程中我们被拒绝了多少次。”他说。 哈特森认为监狱里聚集了许多企业家。“当你排除7%犯下暴行的恶徒之后,其余那些犯人大多数为毒贩或是参与了某些诈骗或是网络欺诈,亦或是受金钱诱惑的白领罪犯。”他表示,“所以说,这些人可能采用了错误的商业模式、错误的产品、错误的目标,但是如果能将同样的动力和经营规则应用到某些正面意义的事情上,他们仍然可以成功经营。” 他从狱友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在一些监狱里,你可以学到外界无法学到的知识,这些知识只能从其他囚犯口中了解,”他说,“因此,你可能会遇上盗用了4,000万美元的白领罪犯,他确实懂得商场之道,因为他曾经管理过一些上市公司,现在他有36个月的联邦政府刑期可以用来避税——他能够教你如何成立有限合伙企业或是创建一个资产负债表。” 此外,政府并不重视让囚犯们重返社会,哈特森认为。“多数监狱将主要精力用于守卫,”他说,“大多数监狱将防止越狱、保证囚犯之间不相互残杀视为头等大事。” 由于重犯情况普遍存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跟踪了30个州的404,638名获释囚犯,结果其中68%的获释囚犯在三年之内再次被捕),一些组织已经开始将创业视为一种解决之道。例如,得州休斯顿的“监狱企业家课程”(Prison Entrepreneurship Program)在一年内为约250名囚犯提供了如何成立企业方面的培训,该机构表示,完成该课程的囚犯的重犯率仅为5%。 责编:吴梅梅 本文原载于福布斯中文网,有节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d14ec53c11660fc4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