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打造未来医院,布局健康金融

快讯
文/刘涌 在推出3个月后,支付宝“未来医院”计划正式登陆北京。8月22日,北京友谊医院与支付宝的合作正式对外发布。 北京友谊医院理事长刘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应用移动支付的技术,有助于减少患者在医院排队等候的时间,解决一直以来存在的“三长一短”的问题(挂号排队时间长、看病等候时间长、取药排队时间长,而医生问诊时间短)。 支付宝“未来医院”计划自今年5月27日推出,上线的医疗机构已经达到10家,其中9家为三甲医院。 支付宝O2O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建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未来医院”的规划计划用十年来实现,即实现一个以人为本的医疗服务模式。“未来医院计划也可以说是阿里实现健康梦的抓手之一。”张建钢称。 从2014年初斥巨资收购中信二十一世纪以来,“医疗梦”便成为阿里巴巴,尤其是马云的一个醒目标签。 在今年3月中旬的阿里巴巴技术论坛上,马云在他的演讲中谈及这个医疗梦:“我们入股医药行业,就是为了布局未来十年,能够改变社会这种状态。” 看起来,十年是整个阿里巴巴为布局健康服务业所规划出来的时间周期。 作为初始阶段的行动,凭借支付宝在资金结算方面的优势,未来医院计划的推广看上去相对较为顺利。除已经上线的三甲医院外,还有50多家三甲医院表达了合作的意愿。 不过,包括支付宝、微信在内众多在移动端开发医疗服务应用的互联网企业,均未获得来自社保支付的端口。而且,大多数移动应用所起到的作用仅局限于改善医院内的就诊流程,对于最受关注的医疗资源紧缺问题作用并不明显。 而从技术角度看,切入医院内部就诊流程并无高门槛,谁先布局卡位则具有战略意义。公立医院作为优质强势资源,谁能拿出令医院方与主管部门满意的整体解决方案考量着各方机构参与者。 向全国快速布局 从业内的角度来看,通过移动应用来改善医疗服务流程,在技术上几乎不存在任何难度。各家医院上线的移动端服务窗口,功能和框架大体类似。这也使得目前在该领域当中,大小企业林立,而且更多呈现出了区域化的特点,即服务对象主要以省内和周边地区省市医疗机构为主。 但支付宝显然有不同的谋划,“未来医院”在启动后的三个月中,迅速将合作医院推向全国,包括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南昌三三四医院、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云南省肿瘤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北京友谊医院、郑州人民医院。 “我们不可能集中在某个区域,那样之后再进入其他市场就来不及了。”张建钢非常清楚,扩张速度对前期医疗网络的搭建非常重要,“我们的思路是前期在各个地方做几个标杆医院,让大家都能看到到底谁的服务更好。” 在这个技术门槛并不高的领域,支付宝有自己的独特优势。“支付宝3亿实名认证的用户和资金结算能力,是其他同类企业所无法比拟的。”张建钢称,从注册认证和结算支付角度而言,支付宝具有竞争优势。 目前,绝大多数医院移动端的应用都需要首先进行实名注册认证,而对于支付宝用户则只需要直接添加相应医院的服务窗,就可以在支付宝上进行挂号、缴费、领取检验结果等。张建钢认为,从互联网便捷方面来讲,这无疑大大提高体验性。 按照支付宝的计划,在未来两年的时间,通过开放其移动平台能力、支付及金融解决方案能力及数据能力,帮助医院建立移动医疗服务体系,实现挂号、候诊、院内导航、缴费,到取报告、医患互动等全流程移动就医。 在这个阶段,支付宝寻求合作的不只有医院,还包括独立软件开发商(ISV)、大中型系统商以及健康管理提供商等。张建钢说:“我们与那些已经开展相应服务的系统商并不冲突,支付宝只是提供平台,各种类型的机构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开展各自的业务。” 从第二阶段起,支付宝未来医院的服务链将向医院之外延伸,包括药品配送、保险等环节将加入到服务平台当中。这个过程在计划中大致需要3-5年的时间。 到第三阶段则是基于大数据的健康管理。支付宝“未来医院”构想中,将输出云计算与大数据的能力,给医疗机构、医疗设备或可穿戴设备厂商,通过制定数据标准和开放接口,共建基于大数据的健康管理平台,帮助健康服务实现从治疗到预防的转变。 健康金融的产业链想象 在整个医疗服务链条中包括多个不同的主体,如医院、医生、患者、药企医保或险企等。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则意味着不同的商业模式。 方正证券此前曾对基于不同主体所产生的商业模式进行过梳理,大致可以分成基于患者需求的商业模式,比如好大夫春雨医生;基于医生诉求的商业模式,比如丁香园、杏树林;以及基于不同付费主体的商业模式,比如服务于医院信息化的东软、卫宁,服务于药企的Epocrates等。 按照目前的思路,支付宝显然选择了从患者需求的角度切入到医疗服务的链条当中。 “在决定进入医疗之前,我们曾经在全国范围内对2000名患者、医生做过一次调查。其中对"三长一短"问题的反映最为突出。”张建钢表示,最终选择从改善患者就医体验的角度进入医疗服务。 不过,就目前国内移动医疗而言,虽然需求足够明确也足够大,但迄今还没有形成清晰的商业模式。即便按照互联网其他领域的经验,只要聚集足够的用户数量,商业模式几乎是水到渠成。但医疗领域仍然没有这样成功的先例。 虽然背靠着强大的且即将赴美上市的阿里巴巴,但如何在“未来医院”这个项目上营利,仍然备受关注。 张建钢对此并不担心,他给出的理由如出一辙:只要有足够大的用户数量,形成商业模式不会是个难题。目前,支付宝运营“未来医院”计划的18人团队,主要由互联网背景的人员组成。他们相信互联网的法则,在医疗服务领域将会依然有效。 此外,阿里选择由支付宝来实施“未来医院”,除了可以发挥实名用户和资金结算的优势外,也给后期商业模式在金融领域的发挥提供了空间。张建钢提到了关于“健康金融”的初步设想。 “有些大病花费很高,患者和家人不一定很快就能拿出来,就可以先向其他人借钱看病,等在一段时期内再把钱还上。”张建钢进一步谈道,“比如淘宝有众多商家,我们就可以先从这里尝试。商家就可以用他们的商业信用来作为抵押。” 显然,支付宝构架的“未来医院”,未来产业价值链仍然在金融属性层面。这也是支付宝切入移动医疗与其他机构不同的地方。 但目前,“健康金融”与其他大多数商业模式一样,仍然只是一种设想。对于支付宝而言,眼下最为关键的仍然是扩大医院的覆盖数量,吸引更多的用户数量。不过,仍有困难需要克服。 医保支付有待突破 目前,与支付宝合作的医院的医疗服务只能自费,尚无法直接获得医保的支付。这使得医保患者无法直接通过移动获得医保的支付,增加了一定的障碍。 但医保部门也有自己的考虑。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他们在同地方医保部门沟通时感到,资金安全和系统稳定是医保部门的主要关切点。 由于实行移动服务的公立医院数量仍然较少,每个城市大多数时候只有一两家医院实行。而一旦系统出现问题,则很有可能影响到整个医保统筹覆盖范围内的患者就医报销。这样的风险是医保部门不愿意承担的。 对大多数互联医疗概念的公司而言,社保都处于尚未打通的范围。绕道而行或寻求不同合作对象成为突围之举。如发展同商业保险公司的合作,或者寻求同那些报销比例低、自付意愿强的专科医院合作等。 而支付宝在未来医院计划中,还尝试了更为灵活的付费方式。 在与上海第一妇婴医院的合作中,支付宝尝试了预授权的支付方式,即使用医保的患者,在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之后,医院会冻结该支付宝账号一定额度的费用。就诊过程中,需要使用医保结算时,患者可以在医生的工作台刷医保卡或社保卡,扣除医保结算的费用,剩余费用同步在冻结额度中扣除。如果冻结余额不足,会自动推送消息提醒患者追加冻结额度。就诊完成后,医院对剩余部分解冻。 在与北京友谊医院的合作中,支付宝则尝试了另外一种支付方式,即医保患者可在就医结束后且当日门诊结束前,前往医院自助机进行医保结算。结算完成后,医院将患者当天就医的医疗费用当中属于医保报销的部分而患者已经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款项,退还给患者的支付宝账户或银行卡中。 但即便如此,争取获得来自医保部门支付的接口,仍然是支付宝下一个阶段的重点之一。“我们相信,随着形势的变化,医保部门也会逐渐改变原来的态度。”张建钢说。 此外,在进行“未来医院”计划推广时,不同医院信息化水平的参差不齐也是支付宝遇到的主要障碍之一。有时候只能等到医院的信息系统升级之后,才能接入支付宝的运营平台。这一定程度上延长了医院上线的时间和支付宝的推进速度。 责编:潘星汉 本文原载于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原标题《支付宝与三甲医院合作提速  “未来医院”产业链谋划健康金融》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c14ec53c11660fc09.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