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凯:湘鄂情只有一次转型

快讯
文/陈曦 周夫荣 湘鄂情董事长孟凯的面前齐刷刷摆着四部手机。 “昨天约了一个事,因为部长不在,要推迟到周末,到时候约好时间我告诉你。” “我怀疑这孙子是不是昨天出门就出事了,事情能办,你跟他说。” 微信、短信、电话,坐在我们面前的孟凯在不同手机的不同应用之间频繁切换,以至于已经很难有整块时间与他流畅交谈。 过去一年,孟凯异常忙碌。紧张的气氛,至今仍在湘鄂情弥漫。作为曾经的“民营餐饮第一股”,湘鄂情宣布将彻底剥离餐饮业务,转型大数据互联网企业,而过于剧烈的转型引发了餐饮、互联网与资本市场的广泛质疑。 许多人讥笑湘鄂情和孟凯:厨子不研究菜谱,整上大数据了。外界的确很难想象,一个做餐饮的企业,一年之内从餐饮跳到环保、影视又到大数据,这显得多么不靠谱。尤其是,孟凯还下令合资公司深圳爱猫收割了快播的部分员工,快播的情况,你懂的。 “如果湘鄂情不是上市公司,直接就倒闭了。”接受本刊独家专访时,孟凯感叹高端餐饮所面临的环境变化,已经让他无路可走,“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打工的心态绝对不会做这种转型。” 2013年,湘鄂情在餐饮业务上巨亏5.64亿元。今年以来,湘鄂情连续关店、变卖资产维持业绩,同时急切寻找能够承载起未来、赢得资本市场信心的主营业务。孟凯先是在大众餐饮、环保和影视行业加大投资,交了不少学费后,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根稻草”——大数据。 4月,在一位多年朋友牵线下,他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的负责人坐到了一起,迅速达成了一系列合作。为了减少转型阻力,孟凯将湘鄂情董事会“清洗”一遍,所有与传统餐饮业务有关的董事集体出局。 尽管充满荒诞与离奇,湘鄂情的转型大剧却在真实、顽强地上演。宣布与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价值达15亿-25亿元的合作后,湘鄂情原本跌跌不休的股价,甚至出现连续涨停行情,不得不因股价异动而停牌。 孟凯向本刊记者表示,湘鄂情(即将改名中科云网)拥有中科院的技术背景和上层资源,将是网络安全与广电互联网化的“国家队”。总之,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即便如此,他得到的仍然是劈头盖脸的“批判”,很少人能够认同和确定他会在这样一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有所作为。 孟凯胆大,狂傲,说话中气十足。大数据、互联网化、网络安全等概念在他口中如桃源仙境,但一说到盈利模式、分成、财务状况等,他又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等理由拒绝回答。 这种矛盾状态反映出一个创始人在企业遭遇巨大危机时的挣扎、迷茫、腾挪与决心。孟凯的处境与选择并非经营不善,而是整个高端餐饮行业面临的共同困境,俏江南危机重重,全聚德、小南国、净雅也都面临着转型的痛苦。孟凯只是其中转型最激烈、最决绝的那一个。 湘鄂情能不能渡过目前的难关?定向增发成功后,它会在广电大数据的道路上狂奔,还是半途而废?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答案。《中国企业家》记者通过对孟凯以及湘鄂情高管、离职员工、合作对象、竞争对手乃至广电专家的深入采访,尝试勾勒出这位掌舵者的心路历程、转型思维和可能结局。 转型遇险 仅仅两年前,孟凯还是一个对餐饮业充满野心的企业家。当时,湘鄂情营收达到12亿元,全部来自湘鄂情门店,“我们给自己3年时间,产值必须达到100亿元。”孟凯在一次发布会上信誓旦旦地说。 结果3年后,孟凯亲自将湘鄂情餐饮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 这的确是无奈之举。中央“八项规定”犹如一场飓风,冲击着整个高端餐饮业,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2013年度中国餐饮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高端餐饮严重受挫,限额以上餐饮企业收入近年来首次负增长。主打公务消费的湘鄂情受挫最为严重,近一半门店关停。 市场规模的急剧萎缩,让湘鄂情开一家赔一家,“要是一直亏损下去,两年就会被ST,而一旦被ST,就会爆发债务危机,就是死路一条。”孟凯正遭遇到人生中最大的坎儿。 最初的转型自然是沿着产业链延伸。早在2012年他就已经觉察到风向变化,着手布局大众餐饮,收购上海齐鼎餐饮90%股权和龙德华等餐饮企业发展快餐和团餐业务,但收效甚微。 孟凯发现,这个行业利润率太低,根本托不住巨亏,作为上市公司,湘鄂情还需多缴25%的所得税和5.6%的综合营业税,与其它低端餐饮企业竞争并不占优势,在本行业转型基本上不可能。 2013年7月,孟凯将目光投向环保。他主要通过朋友推荐,找到业内懂行的老板,再带团队亲自过去拜访交流,寻找项目。随后,湘鄂情宣布拟以2亿元收购江苏中昱环保51%股权,但第一个项目出师不利。今年5月11日,湘鄂情宣布因财务核算和资质等问题,终止收购中昱环保。 其实,最初就有媒体质疑这项交易,因为中昱环保并不从事具体经营活动,在宜兴当地无实体厂房,并且2009年至2011年的营收均为零。但这并没有阻止湘鄂情改变做法。 不过,随后收购的合肥天焱等环保公司则成为湘鄂情今年一季度扭亏的主力。湘鄂情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3604.19万元,合肥天焱贡献了4015万元净利润。 继环保之后,湘鄂情开始涉足影视。今年3月,它与北京中视影视公司和笛女影视公司签署收购协议,这两家企业的老板都是与孟凯相熟的朋友。无论环保还是影视,湘鄂情都采取对赌的形式。这是他苦于缺乏资金的办法。 但收购两家影视公司并未带来想象中的增长,孟凯有些愤愤不平:“收购以后,市场不给面子,(股票)还不涨价,为什么别人收购都涨,我这里不涨。”“一剧二星”政策的出台,让他预感到整个产业利润率肯定在下滑。 他又开始琢磨新方向,通过研究乐视,他发现网络电视越来越值钱,搜狐花几十亿元买片子来播放,他预测互联网电视一定会超过传统传播渠道。4月份,马云60亿入股华数的消息让孟凯为之一振,“马云想干什么?”不久,市场上就传来湘鄂情要做互联网、大数据的消息。 面对本刊记者,孟凯极力否认湘鄂情进行过多次转型。“环保和影视项目始终都是团队在负责,我没介入。我没有看重环保,收购环保是为了救急,公司也因此扭亏为盈,影视是预收购。”孟凯说,湘鄂情只有一次转型,就是转型大数据,中间的行动连探索都谈不上,只是为了避免公司退市而做的收购。 增发之困 采访过程中,本刊记者发现,湘鄂情极其重视股价波动,尤其是5月份以来湘鄂情彻底向大数据转型的时刻。 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5月11日湘鄂情推出的定向增发方案。湘鄂情要转型,但最缺乏的却是资金,没有资金什么都做不了。 湘鄂情2014年一季报显示,公司预计负债共计3.53亿元,而季末账上货币资金仅有9288.56万元。融资成为孟凯转型之路上要跨越的第一个鸿沟。 5月11日,湘鄂情公告,公司拟以6.00元/股的价格向包括董事长孟凯在内的9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过6亿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6亿元。其中,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4.8亿元备付公司债券回售,29.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市场对此质疑重重,二级市场股价随即下跌至6元以下,“我们的东西还不完全清晰,而市场又认为我们不务正业。我们增发价格6块钱,股价跌到5.57,市场认为你增发不成,所以我们紧急停牌。那是我最艰难的一个月。”孟凯说,那一个月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失眠,开始掉头发,结果头顶上有了一块斑秃。 由于市场投反对票而导致定向增发流产,孟凯不是第一次遇到。2012年,为筹集资金,湘鄂情就通过了向北京金盘龙文化发展中心定向发行6000万股股票、筹集4.5亿元的方案,后来正是由于湘鄂情的股价远低于增发价格,金盘龙不再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前景而流产。 在定向增发36亿元的关键时刻,股价波动像针一样刺痛着孟凯的心。这次增发除孟凯出资9.6亿元外,公司副董事长孟勇出资3亿元认购5000万股,泰达宏利基金、新疆盛达国兴、北京中金君合创业投资中心、北京中金通合创业投资中心、北京富德昊邦投资中心均出资3.6亿元认购6000万股;上海波巴国际贸易出资3亿元认购5000万股;个人投资者魏耀辉出资2.4亿元认购4000万股。 根据其它媒体调查,参与增发的几家PE十分蹊跷,均是在短时间内成立的。但不论形式如何,背后操控者是谁,都必须向募资者承诺收益。股价低于增发价,可能再次让湘鄂情的定增计划流产。
“如果市场认了,说我做对了,那未来我的股票升值了,我又可以去融资,融资之后我又可以接着买,用资本杠杆去做。对于资金,我没有说我账上趴着9.6亿,比如现金一部分,银行配一部分。但是未来得市场认可,股价要上涨。股价跌了谁买?”孟凯说。
从一定意义上说,孟凯与中科院的合作、与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广电新媒体有限公司合作已取得初步成功。自从7月底湘鄂情公布了与安徽广电在家庭智能有线电视云终端方面高达15亿-25亿元的合作后,其股价连番上涨后已超过9元。相比6元的定向增发价,已为募集资金者提供了空间。 目前,尚不知湘鄂情复牌后股价会如何变化,但横亘在定向增发面前的最大障碍已经消除。 湘鄂情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李漪告诉本刊记者,湘鄂情定向增发36亿仍然在推进中,由于涉及手续比较多,目前尚未上报到证监会。她承认,之前股价与增发价格倒挂的确发行有问题,一般来讲投行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推迟,以等待更好的时机。 现在来看,从准备手续,等待时机,上报证监会并通过审核,到最后定向增发成功,湘鄂情要顺利拿到36亿元的真金白银,还有一段路需要走。 未完待续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914ec53c11660fb81.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