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这样“毁”了我们的生活

快讯
文/郝小亮 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一直以来被视为第五次科技革命,这场革命自发生至今,以不可阻挡之势彻底将人类生活搅了个“鸡犬不宁”。今天,互联网已蔓延至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可谓无孔不入。当我们享受着移动通讯和网络购物带来的便捷时,互联网对现实生活带来的困扰也愈发凸显,以至于一些人开始怀念起十多年前没有网络的时光来。 前不久,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在节目中谈到这一问题时说: “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拿起手机翻看朋友圈,吃饭时刷朋友圈,上厕所刷朋友圈,晚上睡觉前躺在床上还是刷朋友圈。那个提醒有未读消息的“红点”就像是一道指令,一个暗示,让你不由地要点开看一看,以至于原本用来读书的时间被浪费在无意义的刷屏中,不断响起的消息提醒声也让人无法集中精力写些东西。感觉整个生活都被微信给毁了”。 相信很多人都有着与这位主持人类似的困扰。没错,互联网在提供给我们便捷的同时,也一步步毁掉了我们原本平静有序的生活,也让我们的思维和生活习惯在潜移默化中被互联网化。整个互联网世界,就像是一条精心搭建的流水线,而我们则在一步步沦为流水线下千人一面的产品。倘若说这是互联网对人类犯下的罪,现在,我们就来盘点一下互联网究竟犯下了哪些罪: 一、互联网将信息碎片化,让人无法进行深度阅读。 个人电脑普及之后,有个说法非常流行,叫“信息爆炸的时代”,这个说法实际上已经过时,准确地说,现在应该是“信息过剩的时代”。信息以碎片化的形式充斥在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手机、电视、电脑、公共交通上的车载电视都成为获取信息的渠道,我们获得信息的方式如此之多,方法如此简单,以至于我们对信息的关注仅仅停留在表面,浮光掠影式的阅读除了增加一些谈资以外,真正沉淀下来的价值信息少得可怜。 人们再也没有耐心读完一篇长篇小说,也无法通过深度的新闻报道对某个事件形成客观理性的认知。由此导致人们往往在尚未搞清楚事情的原委时就不假思索地发表个人意见,不负责任的言论在微博社交媒体上比比皆是。这也是造成很多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造谣传谣的原因。 二、互联网降低人们信息分辨能力,选择性忽略大量价值信息。 互联网媒体过分追逐点击率,不加选择地向用户推荐耸人听闻的所谓爆炸性新闻,以夸张的标题和猎奇性的内容吸引用户点击,忽略了新闻本身具备的社会价值。从而导致人们对新闻的敏感度和辨别力降低,以为只有足够“爆炸”的消息才具备价值,才能够堂而皇之地登上头条。 与此同时,那些真正具备价值的新闻则被媒体和受众选择性忽略。由此导致人们只对世界上发生的大事略知皮毛,而对“头条”之外的信息所知甚少。尽管在茶余饭后,大家谈论起时事来头头是道,实则知识的匮乏已经难以掩饰。 三、互联网让人懒于思考,盲目遵从或照搬他人总结式的发言。 以前读书时遇到不认识的字,我们会选择查字典,现在我们不仅可以通过网络查字典,还可以查到这个字的用法和例句。以前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遇到问题,比如煮鸡蛋应该煮多长时间,会选择向身边的长辈求助,而现在只需要“百度一下”,网络几乎无所不知,这导致我们对其产生依赖,遇到其他任何事,首先想到的都是通过网络寻求帮助。 我们不再尝试着通过自己的思考解决问题,而是在网上照搬他人总结好的方法和经验。尽管他人的经验并不一定适合自己,偶尔也会有不凑效的情况出现,但网络依然成为人们解决问题的首选,并被视为权威。久而久之,我们都变成了一个不会思考的动物。 在这一方面,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论文的抄袭成风。毕业论文、学术论文无一不是抄袭得来。假如要较起真来,恐怕现在没有几篇论文是由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多数都是来自网络。 四、互联网产品形态和调性导致受众只对某类信息有兴趣,对其他事则漠不关心。 前不久,云南鲁甸发生地震,事后有自媒体人撰写文章称自己的朋友圈几乎没有一人在讨论相关话题,他分析出造成这种情形的几个原因,并得出“或许我们没有想象的那么爱同胞”的结论。我对此事有不一样的看法。 不同的互联网产品有其不同的调性,这导致不同平台的用户有着不同的行为习惯。拿微博来说,很多微博用户对强拆等重大社会性事件较为关心,并就此发表自己看法,曾经有网友调侃,每天上微博有一种皇上批阅奏章的感觉,这种认知经过长时间地不断强化,就会反作用于用户思维和行为,导致微博成为一个公共舆论场和意见聚集地。 再看微信,用户好友多半来自身边,大家更为关注细微的生活点滴。朋友圈中大多数人都是在晒自己的生活动态,比如今天吃了什么美食,去了什么好玩的地方。而对自身之外的公共事件则很少关心。这种现象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而是由产品的形态和与生俱来的调性决定的。所以,发生没有人谈论鲁甸地震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值得担忧的情况是,微博的用户只对公共事件感兴趣,而对细微生活漠不关心。而微信的用户只对细微生活感兴趣,对公共事件则漠不关心。互联网产品的调性一定程度上塑造着网友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甚至道德意识。 五、互联网占据人们零散时间,无暇享受生活和真实社交带来的乐趣,疏远亲友关系。 互联网几乎挤占了人们所有的零散时间,上下班的路上,上厕所的时间,亲友聚会等待上餐的时间,这些已经严重影响到现实中的人际关系,情况严重的,几乎互联网已经成为业余生活的全部,而现实生活则被置于无关紧要的位置。 互联网带给人们的新鲜感和刺激程度逐渐让人们对现实生活失去了原有的兴趣,也让人失去了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能力,让人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享受生活的美好和真实社交带来的乐趣。继而使得现实中的亲友关系走向疏远。 好在这一情况已经被得以重视,听说现在许多人聚餐时要事先没收手机,以防止大家坐在一起玩手机。还有一些公共场所设置醒目的广告语:这里没有WIFI,请与你身边的人交谈。 六、互联网助长人们投机心理,为博得他人关注不择手段。 互联网造就了芙蓉姐姐、凤姐等一个个网络红人,这些红人无一不是用哗众取宠的方式在短时间内获得他人关注,成为“一夜爆红”的典范。网民在网络世界里本身就缺乏存在感,想要博得他人关注,就难免会效仿这些红人的做法,在言行上走极端。 更重要的是,这些所谓网络红人在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之后,多数人居然还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比如芙蓉姐姐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凤姐竟然去了美国。这就更加助长了人们的投机心理,试图复制他们的路线,为博得他人关注不择手段。 正是在互联网的这种风气之下,社会公共道德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七、互联网过分夸大行业价值,导致过多人投身互联网业,而非实业。 的确,如今各个行业都已经离不开互联网的身影,但是并非所有行业都要效仿互联网行业的做法。“互联网思维”被炒得最火的时候,就连卖凉皮的都声称自己在用互联网思维创业。互联网的真正价值远没有这个行业的鼓吹者所言的那般巨大。 稍有理性的人都应该把互联网当做解决问题的工具,而不是把互联网本身当做发家致富的掘金池,互联网的真正价值应该体现在对农业制造业等实际产业的科技化、现代化上,而不是体现在互联网行业本身上。 财经作家吴晓波称“未来所有的企业都将互联网化”,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所有的企业都将成为互联网企业,而是未来所有企业都将利用互联网这一工具更好地实现自身价值。所以,互联网从业潮是时候降降温了,希望更多人投身实业,在那里,运用互联网思维可以大有作为。 美国码头工人哲学家埃里克·霍弗认为,现代人们幸福指数不断下降的原因在于传统手工业的没落,因为手工业带给人们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是实实在在的,亲眼看到一件手工艺品经自己之手完成,这种喜悦是无以言表的。回过头来看虚拟的互联网世界,尽管在某些领域互联网已经无所不能,但人们通过互联网获得的成就感远远无法企及手工业。 那些沉溺在网络世界中无法自拔的人们,回归到现实生活来吧,找回那些被我们遗失掉的美好吧,别再盲目遵从网络的指引,别让互联网毁了我们的生活。 本文原载自钛媒体 责编:庚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514ec53c11660faf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