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第三方乱象丛生,难言未来

快讯
微盟获得融资,不能简单看成对微信第三方服务商的利好,但也未必如笔者所说只是泡影。第三方服务目前确实乱象丛生,但其中部分服务商为商户提供的个性化服务,依旧对微信商户服务带来良性竞争,对构建微信生态是个好事。第三方未必会覆灭,但正如笔者所言,他们的未来确实受制于他人。
7月22日,微信第三方服务平台微盟获得华映资本A轮30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微盟高喊着第三方服务商将走向个性化、垂直化、服务化的竞争方向,微盟CEO孙涛勇公开站台宣称,未来5至10年,基于微信生态将会诞生5家以上的上市公司。

微信第三方市场的确正在壮大,无数的开发者涌入微信生态。据腾讯官方统计,国内基于微信的第三方服务商有2000多家,还有1500多家在申请入驻,微信第三方服务商也涌现出了微盟、点点客、口袋通等突出代表。

不过在笔者看来,微信生态中,随着微信官方平台的不断完善,第三方服务商越来越成为最为脆弱的一环,对微信的强依赖性是这些第三方服务平台生存的根基,也是覆没的隐患。不仅是生态脆弱,微信第三方本身忽视底层安全架构、定价混乱、严重扰乱市场,这已经引起了腾讯官方对微信生态的强势监管。腾讯自有业务和腾讯系投资业务对微信全面占领,第三方平台越来越感觉到微信“国家队”的咄咄逼人。今日,海关总署又传来将监管跨境电商的消息,微信代购或被视为走私,腾讯已经对微商提出警告,这更是给提供进口商品物流支持的微信第三方服务商致命一击。微盟、口袋通等服务商已然坐立不安。微盟模式正陷入困境,微盟即使获得3000万融资也只会是昙花一现。

微信“国家队”杀入

聊起微信“国家队”时,开发者只有无奈。口袋通创始人白鸦的曾经吐槽,由于腾讯电商也开始做和口袋通类似的事,而且拥有口袋通不具备的接口权限,这让他心里极不舒服。“腾讯这样让其他开发者怎么做?!”白鸦认为。微信“国家队”的介入让大量的第三方陷入迷茫,面对腾讯自有业务和腾讯系投资业务对微信的全面占领,第三方服务商越来越远离微信生态。

不仅仅是全面占领,微信对待“国家队”和第三方采用了双重标准和模糊的规则,在这些模糊的规则下,微信一些自相矛盾的做法更让开发商不解。微信产品总监曾鸣多次做出“微信不是营销工具”、“视公众账号为营销渠道的做法在微信不适用”的表态,不过腾讯却又扶植了微信营销服务商“微信逛”,直接让腾讯系投资业务与其他第三方服务商进行竞争。

此外今年微信动作频频,4月,微信服务号群发次数由原来的每月一次改为每次4次,并且开放高级群发接口,给商家更多的自主运营权。并且公众号频频改版,最近更是先增加了广告主、流量主。5月30日,微信小店的开放更让微盟CEO孙涛勇惊呼“微信与第三方开发者的关系推到风口浪尖”,孙涛勇不得不承认,“开发者的步伐还是比较慢,没有达到微信预期的要求”。7月24日晚间之后,一大批微信公众号的文章阅读数被微信强制曝光,并开启点赞功能,微信更大程度开放微信公众账号数据的趋势下,逐渐增强其营销属性。种种举措的实质都是微信对商家基础技术支持的力度不断加大,这对第三方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微信不仅对于第三方的支持没有任何鼓励和奖励,同时也不提供任何对第三方进行引流的手段,并不停将原属于第三方自己导入的流量截留后分发给自己的商业化业务。对接口的垄断使商家和开发者都很无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者认为,微信对待第三方开发者就是一个黑盒子,第三方辛辛苦苦为微信导入用户和流量,但腾讯的“国家队”一旦进入,草根开发者就得面临“突然死亡”的境地。

第三方乱象丛生

微信“国家队”的杀入只是外患,微信第三方自己不争气则是“内忧”。目前第三方服务商市场现状是,很热很杂乱。微信大多数第三方服务商的产品无论是在外观、功能形态上都很接近。一些小型第三方平台为迅速扩大市场盲目抄袭,后续缺乏运营推广,忽视底层安全架构,并且定价混乱,严重扰乱市场,发挥不出营销等价值。有些服务商甚至收取商家数万元代理运营费用后进行数据造假,交给商家好看爽目的数据,商家花了钱但生意却没有改变,推广效果几乎为零。

微信第三方平台市场发展混乱的现状直接影响了微信生态平衡。对此,微信强势监管第三方平台。今年3月末,微盟就向广大代理商发布通告,宣布自己已经退出微信第三方市场。起因则是微盟暴露了大量接入用户的个人信息,导致用户信息可以轻易被读取和分享,而在腾讯对其进行下架处理以后,微盟仍然对外发布违反微信策略的公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市场影响,被微信内部列入黑名单。大批客户正与微盟进行索赔的洽谈,微盟方面一直没有对用户的索赔给与明确的反馈,正常运转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此后,虽然微盟与微信云官方发布联合声明称,微盟后台系统架构调整而引发的下架问题,第三方歪曲事实,以此为由说微盟被列入微信黑名单,这些都是不实的报道,微盟所有接口服务都很正常。但是在此次事件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微信第三方市场乱局以及第三方服务商面对微信官方的脆弱无力。

另外,微信代购带来的海外代购乱局已经引起了海关总署的注意,流行于微信朋友圈的代购行为,未来如纳入监管可被视为走私,遭举报后或将受处罚。对此,腾讯已经对大量微商提出了警告。而不少微信第三方正是为海外代购微电商提供支持,微盟和口袋通正是代表。这一块巨大市场被禁,微盟等第三方服务商如剜肉般疼痛。笔者预见,微盟此次虽获得3000万融资,只是苟延残喘和回光返照,在政策等因素影响下,微盟模式无法持久。

微盟正在伤害微信利益

对于平台来说,任何第三方都是浮云和寄生虫,平台在打心眼里就看不起第三方,连微盟CEO孙涛勇都不得不承认“中国第三方应用开发商的日子是最艰苦的,竞争环境是最恶劣的,而且收益也是最少的,有时候还看不到希望”。

狡兔死,走狗烹,这已经有前车之鉴。美丽说、蘑菇街依附于淘宝平台做购物导购,一开始跟随着淘宝打江山,淘宝根基一稳就迅速进行了封杀美丽说、蘑菇街。微博易依附于微博平台做大号转发中介的生意,但也无情的被微博封杀。稍有名气的第三方应用开发商最终的结局都是被平台方抛弃,这是目前我们看到的现状,微盟不管怎样欢腾地蹦跶都无法避免这个问题,他们只是依附者,在帮微信打下江山以后,只会重蹈“狡兔死,走狗烹”的覆辙。

不仅没有为微信打天下,如今的微盟还在和微信抢食。7月29日,微盟旺铺上线,在微信小店基础之上,提供会员数据管理、营销互动等更丰富的解决方案,满足移动电商运营的核心需求。微盟旺铺甚至剔除了由于微信小店所需要的申请微信支付和2万的保证金的要求。但是微信本身就有社交电商的打算,通过自身的微信小店和京东的接入确定了B2C的社交电商模式,另类“微信小店”的存在对腾讯自己主导的社交电商有害无益,而且商品优劣无法控制,买卖纠纷问题不能合理解决,从而影响了用户体验,这不是微信乐于看到的。此外,微盟等第三方为微商提供海外代购的技术支持,将给微信带来巨大麻烦。种种如此举动,必然伤害微信利益,对此,微信怎会容忍?

总结:

正如微盟CEO孙涛勇所说的,任何平台与开发者的关系都最终归结为一个问题,那就是利益的分配。回过头来看,淘宝之所以封杀美丽说、蘑菇街,那是因为双方有着利益的冲突,美丽说、蘑菇街做购物导购,试图在改变用户购物的习惯,成为一个新的购物入口,显然作为以入口为核心商业模式的淘宝是不可能让其发展壮大的。同样微博易与新浪微博也是存在着利益的冲突,新浪微博的商业模式就是要利用这些大号转发进行分成,而钱却被微博易挣去了,显然被封杀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的微盟对于微信来说,不仅仅是“猪一样的队友”,给微信带来重重麻烦,更是在虎口夺食,是微信的对手。我们从以往的历史教训就可以看到微盟未来的结局。微盟3000万融资只是美丽的泡沫,无法承载微盟的未来。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新媒体砖家创作,责编:杜航。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214ec53c11660fa75.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