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撞上互联网 大数据将显神迹

观点
在法律服务这样典型的传统行业,对于互联网“大数据”的理解和试水,正在一些从业机构、从业人员中悄然发生。这些“食蟹者”若能在市场上分得最早一杯羹,未来或将成为开启法律行业新服务模式的领军人。
在法律服务这样典型的传统行业,对于互联网大数据”的理解和试水,正在一些从业机构、从业人员中悄然发生。这些“食蟹者”若能在市场上分得最早一杯羹,未来或将成为开启法律行业新服务模式的领军人。

大数据的评估运用

对于传统行业,互联网最有价值之处在于打破传统行业中信息的不对称格局,并通过整合产生的大数据,影响每个人下一步的决策和行为

在传统的法律行业中,信息不对称的特质表现显著:从律师、律所的选择,到服务个案的收费,以及最后服务结果的预期……这一行业特有的主观性特质,加大了这种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不可预计性——但“大数据”工具的运用正在为改变这种评估模式提供可能。

在美国这样的判例法国家,得益于判例文书、司法材料的全面公开,将大数据的工具应用在法律行业中,美国的许多创新企业已有诸多实质性尝试。例如在文档检索方面,大数据创业公司Recommind以及PureDiscovery开发的编码技术能大幅提高文档的检索效率;在案件诉讼的数字化方面,Lex Machina将诸多判决中的定性要素实现了定量化,从而为知识产权律师提供决策支撑数据。

目前中国还没有针对法律行业的专门大数据分析工具,但是伴随2013年底最高法院全面推行裁判文书公开的举措,中国司法裁判文书网的上线为“大数据”提供了原始材料。一些嗅觉灵敏的法律机构已经开始下一步动作。

在北京东城区南河沿大街一间四合院内,有一家名为“天同”的律师事务所专注于做小量、高端的民商事诉讼,全所只有12名执业律师。然而2014年5月至今,“天同”已对技术团队进行了数次扩容,法律与技术复合背景的人才成为团队主干。

这一技术部门已有的“大数据”研发产品,包括基于裁判文书网的胜算评估系统,以及正待上线的司法社区项目。

上述胜算评估系统的早期形态,是以内部三名评估小组成员的主观经验来判断数值大小,根据案件事实、法律关系区分若干个参数,并对每一个参数进行赋值,据此得出1到10的难度系数。在裁判文书公开上网后,这些数据为该胜算评估系统带来了本质上的变化:通过抓取、分析、提炼、加工裁判文书中的关键词,将庞大的裁判文书信息库进行整合,使得对案件的预判和评估基于大数据分析,而不仅仅靠主观经验。

“大数据能帮我们解决客户最关心的‘能不能赢’的问题,也能帮我们解决律师费报价的问题。”天同律师事务所主任蒋勇对《财经》记者表示,“大数据”战略的运用不仅将为出庭律师提供更多高效信息、帮助律师构成最佳代理策略,还能通过大数据分析,很好计算出同类案件的市场平均价格,为诉讼代理寻求到合理的报价。

或许,现在摆在这个评估系统面前的障碍,就是中国未来司法公开的推进程度。在目前的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上,并非所有案件判决都会及时上网公开,在已公开的判决中,有些法院也隐去了名称、标的等信息。法律行业的大数据发展,会否进一步推进司法公开,是另一个值得期待的命题。

大数据的营销运用

面对“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不仅是专业的律师事务所,法律业的综合门户网站、服务机构也进行了升级和调整。

法邦网创始人文道全认为,“互联网改变了律师的营销渠道,内容为王的要求,改变了一些传统法律网站的运营模式。”在谋求新三板上市的过程中,文道全今年重新整合了法邦网的工作团队,由编辑、技术人员以及客服组成了一支70余人的互联网部门,基于大数据对法邦网的发布内容进行调整。

其具体做法是:建立起一个互联网用户搜索的数据库,根据网络上用户搜索的关键词频率来形成文章、编辑标题和内容,并安排文章在页面上的位置分布。“对于绝大多数互联网用户来说,法言法语是很生硬的,一般人提问时只问‘离婚财产怎么分’这样简单的问题,我们编辑的时候也要这么做,这样就能帮助普通人尽快找到信息,也能提高我们的搜索率,对于问得比较多的问题,就放在页面更突出的位置。”文道全说。

和大多以律师为主要客户的法律门户网站相同,法邦网刚刚起步时同样采取的也是广告模式,以出售律师的广告位来获取盈利,但是当网站转向内容为主时,对于律师群体的营销模式也必须发生相应转变。在这种背景下,律师的执业领域更加集中,标签化和品牌化将是未来律师实现自我营销的必然路径。

以法邦网上目前对律师的营销方式为例,网站将律师的主要广告位位移到相对应的子类专业领域,淡化了律师的营销信息,强调问题解决、经验分享等具有价值的原创内容——对于个别重点推介的律师,同时配上了视频节目。另一方面,法邦网的技术团队还发展了律师个人微信号、订阅号运营的“微网站”配套外包服务,以实现PC终端与移动客户端的衔接互通。

以北京林鑫沃邦律师事务所主任易轶为例,其开通的移动微网站的主界面上包括了律师介绍、法律咨询、业务范围、服务流程、办案流程等十个功能模块,用户点击相关模块便能最快时间了解到其办理过的案件、提供的法律文书;除此以外,移动微网站还收录了易轶录制的视频节目和发表的文章。

文道全表示,只有这样全方位、专业化的营销模式,才符合当下手机客户端的用户习惯和用户需求。这种营销模式,最后确实给该律师带来了一笔标的额度不菲的婚姻诉讼案源。

“对于律师群体来说,我们的营销渠道从早期的报刊、广播,到之后的互联网,再到现在的移动手机终端,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前些年律师还在写博客,但现在发现微博、微信的客户群体大,博客的效率已经太低了。”北京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律师群体的营销思路,正从圈内的人情、口碑,过渡到更公平的互联网营销,在大数据的时代,律师和客户之间都有更精准匹配的需求——为此,今年他在个人域名、微信号运营等产品上已经投入了数十万元。

根据《财经》记者了解,法律业内一般律师的域名服务收费在5万元至10万元之间,顶级域名服务收费在15万元至20万元之间,而像微信订阅号的全套营销产品,收费在20万元左右。

这种淡化单位信息、强调个人品牌的营销模式,未来或许将对一些传统大锁发生腐蚀性的变化,法律服务行业的发展方向将转变为专业人群的集合。

“大数据”撬动市场变局

在刚刚过去的7月中旬,北京盈科律云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律云”网站进行了第二版的更新上线——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成为北京法律圈饭桌上的谈资。这家刚刚起步的网站,野心非常明显,它的目标是成为法律行业的京东商城。

“律云”这个想法从诞生到实施经过了一年多时间,由盈科律师事务所部分合伙人发起成立的技术开发公司独立操作,公司包含了100余人的技术、市场和外包人员,并配置了在线及线下咨询律师600余人。

盈科律师事务所主任、律云联合创始人梅向荣对《财经》记者介绍,自网站在去年底第一版上线以来,目前的用户量在百万以上,注册用户近20万。

从网站的设计来看,律云的核心思路是将传统的法律服务变成虚拟可售的电子产品:从法律咨询到撰写合同、合同审核、制定企业规章制度——每一项不同的法律服务都被明码标价,用户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一次性付费,抑或购买长期套餐。律云团队称,网站的收费标准是一般传统法律服务的20%-30%。

对于这些服务内容的提供缘由,律云CEO白春波表示,它们也正是通过大数据的挖掘产生:团队先从刑法453个罪名和民法424个案由中确定了近1000个法律细分领域,其中与企业和个人家庭最为相关的领域有23个;随后,律云团队和盈科所一同成立了盈科律云法律研究院,为此设立了23个专业委员会,100余名专业领域的资深律师参与建设基于此的法律知识库。

这种大数据的整合,使得律云每日约500件的法律咨询中,75%的法律服务需求能够当场解决。

谈及“法律电商”的未来前景,白春波认为,法律服务行业本质上是信息不对称的,商品是一小部分,服务是一大部分——只有将服务变成商品,实现标准化、流程化的服务评价体系,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客户需求。

在律云这一产品上,这种程序上的标准化表现为:客户提出咨询后,客服将根据立案申请书的标准开发出相应完整的客户事件采集系统,完整地采集客户的事件信息;其次是针对合同审核,合同的提交、修订、二审、修改,所有服务进程均在网站和移动终端实现可视;最后是针对于律师案件委托服务,客户会收到一套包含律师工作内容、时间节点、里程碑、工作记录、核心成果的办案计划。这种将客户需求以及律师服务进行数据化、信息化和流程化的尝试,目标是实现法律服务的商品化,在目前的法律行业内令人耳目一新。

白春波表示,律云如果能通过抓取数据、进行进一步客户数据挖掘和抓取,实现法律服务的O2O匹配,将改变更多律师的从业形态,撬动法律行业发生更大的变局。
[ 本文转载自财经,责编:马恺。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