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差评师沉浮录

观点
对于买家来说,卖家雇水军在网络上灌水,买家开始会上当受骗,但久而久之,买家对网络的信任度降低,最后受损的将不仅仅是买家。对于卖家来说,差评师集体勒索,发动“群狼战术”,群狼中也许还有自己的竞争对手,这简直是他们的噩梦。可以说,恶意差评是网络交易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1234 123456
电子商务兴起,催生了不少新兴职业,不光彩的差评师便是其中之一。因为网络商品交易虚拟性强,消费者在网购时最重要的购买标准是看卖家的信誉度。淘宝网的“差评”“好评”,是网站创建多年以来逐步建立的一套信用评价体系,是买家购物的重要参考指标。

如果正面评价多,卖家的信誉度就高,就会有更多的买家愿意购物,这就是卖家常常雇水军、刷信誉的原因,于是刷钻师应运而生;反之,如果卖家很少有买家光顾,或者负面性的差评多,一些卖家为了维持生意,只好花钱消灾,请职业差评师更改差评,这便催生了差评师。

对于买家来说,卖家雇水军在网络上灌水,买家开始会上当受骗,但久而久之,买家对网络的信任度降低,最后受损的将不仅仅是买家。对于卖家来说,差评师集体勒索,发动“群狼战术”,群狼中也许还有自己的竞争对手,这简直是他们的噩梦。可以说,恶意差评是网络交易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从曝光信息来看,差评师以无业、学生、公务员和上班清闲的文员为多,大多团队作战,合谋敲诈某个商定好的卖家,由恶评师头目负责谈判,最后集体分配得手的钱财。一个差评少则可得10元,多则上百元,一次攻击,往往会让卖家损失几百上千元。

据统计,容易被恶意差评师盯上的卖家有以下特征:一是低信誉卖家。此类卖家一般是3钻以下,信誉不是很高,此类卖家比较在乎差评带来的影响。二是无评论卖家。此类卖家几乎没有或即使有但也很少的差评,“物以稀为贵”,差评在满是好评或中评中显得尤为突兀。三是小本卖家。此类卖家出售的常是低价包邮的商品或赠品,价格越低,恶意差评师的敲诈成本越低。

全国首例因差评勒索钱财而受到刑事处罚的案例就很有典型性。2013年7月3日,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对杨某等12名“淘宝差评师”敲诈勒索案作出一审判决,主犯被告人杨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其余11名被告人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至一年二个月不等,11名被告人分别被处罚金2000元。扣押在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的作案工具电脑十台予以没收。

被告人杨某等12人来自时间比较空闲或灵活的群体。据介绍,12名被告人都是80后,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9岁。其中一人是在校大学生,有几名自己也经营网店。杨某等12人的作案方式就是差评师采用的典型手段。先在淘宝网上根据网店的商品、评论、信誉等因素确定一个目标,然后向目标网店卖家恶意下单。下单后,由被告人杨某为代表向卖家开始交涉谈价,一般都是通过网络聊天方式进行谈判。杨某与卖家取得联系后就表示,如果就订单发货那么他们就一定会给予差评;如果不给发货,那么就要向网站等各种渠道投诉卖家。解决方式就是花钱了事,只有当卖家向杨某支付两方商量好的价款后,杨某才会同意关闭交易。

很多卖家考虑到经营情况,避免不受差评影响店铺的评分和信誉,往往都存有花钱消灾的心态,也不得不同意付款给杨某。收到款后,杨某再将钱款按照既定分配转账给参与下单的其他成员。整个钱财交易过程都是通过支付宝完成。据介绍,在一个月内,被告人杨某等12人作案14次,共计得款人民币2995元。

那么,这12个素不相识、天各一方的人,是如何为了“最初的梦想”聚到一起的呢?这一切都是社交工具惹的祸。早在2012年6月,发起人杨某通过网络QQ群、YY平台等聊天工具,分别与另外11人取得联系。之后组织、教授他们做职业网络差评师的过程和方法,勒索网店卖家的钱财,以此获利。但自此,12人也踏上了违法犯罪之路,成为国内首例职业差评师获罪的案例。

经法院审理,被告人杨某等12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敲诈勒索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且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各被告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警方披露,“恶意差评师”已经形成团伙作案。据了解,嫌疑人通常是与杨某相似,从各种聊天平台纠集7、8个人,大家先锁定某件商品,通常是网店赠送的、或是单价1元以内的商品,找好目标之后将信息发到组织者手里,约好时间,统一去网店拍货。购买时除了留下统一的联系电话,随后由团伙里的“谈判者”与卖家谈判,收取赃款并进行分赃。

现行的《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对于差评和刷信誉的问题,只是规定了原则性的禁止规定,并没有直接对其做出规定。对于职业差评师,若其以在团购网站平台上给予差评来,威胁商户支付钱财,是明显违法行为,是一种典型的敲诈勒索,当达到法定的数额较大或者次数较多的情况下,极有可能构成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但是,在法律法规层面,除了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上述提到的敲诈勒索罪之外,可以援引的法律规定是空白的。对恶意差评的行为最后只能通过刑事手段遏制。但这一方面对于那些损失数额不大的受害者而言,会陷入两难境地;另一方面增加了受害者的维权成本,浪费了司法资源,更是让不法分子钻法律空子,为违法行为留有可乘之机。

今年3月15日即将实施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则新增了第十九条,对包括刷信誉、恶意差评进行了明确规定。《办法》第十九条规定到,“不得利用网络技术手段或者载体等方式,从事下列不正当竞争行为:……(四)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五)以交易达成后违背事实的恶意评价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可以说,《办法》直接将“恶意评价”的行为规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明确的违法行为。

同时《办法》对“恶意评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增设了罚则,提升了罚款额度。有恶意评价行为的,将会受到“警告,责令改正,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刷信誉的,最高则有可能受到二十万元的罚款。《办法》为肃清网络交易秩序提供了法律依据,同时又有罚则规定做后盾,无论对买家还是卖家都是利好信息。但罚则是否能完全起到威慑甚至震慑作用,笔者看来不全然。据报道,职业差评师月薪过万,已经司空见惯,《办法》中三万元的最高罚款,对无本万利的差评师而言,威慑显然还不够,震慑更谈不上。所以《办法》能否还网络市场一个青山绿水,还得以观后效。

另一方面,差评师、刷钻师之所以盛行,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其对法律认识薄弱,意识不够。业内很多差评师年纪都比较小,在首例淘宝“恶意差评师”案件中,犯罪人员平均年龄才20岁左右。他们往往服从一名“老师”统一指挥调度去下单、再由“老师”出面谈判勒索。他们普遍认为鼠标一点就能来钱,又快又多轻松,比普通上班强很多。他们可能并不了解其中的利害,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敲诈勒索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要负法律责任。

一个职业的兴衰,往往和消费需求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可谓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价值,差评师也是卖家对好评需求的一个衍生品。一则法律规定的制定是否就直接决定这个职业的生死存亡,现在就下断言还为时过早。在此,笔者不禁想起一个关于苏格拉底的故事:苏格拉底在一次路过市场的时候,看着人头攒动的市场说:“这个市场里有多少东西是我永远也用不着的,可是却有这么多人在买卖。”羊群效应是消费者购买心理中的一个重要心理,网络又给消费者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共享的平台,极大满足了人们的从众心理,如果能够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多一些价值评估,一些烦恼的东西可能也就不攻自破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董毅智创作,责编:马恺。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a114ec53c11660fa17.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