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are:估值32亿美金的神话是这样终结的

观点
今年5月,Square的支付业务开始寻求买家,标志着这个曾经想“改变全球购物付款方式”的创新支付工具的失败;除了自身模式问题,移动支付行业的生长环境也是一大外因,曾经的支付先锋依然面临着痛苦的转型。
文/冷若

13日,据美国科技媒体报道,手机支付提供商Square正计划花费1亿美元收购美国订餐网站Caviar,曾经的移动支付先锋Square的转型是更进一步。这一消息,距离Square钱包应用在苹果商店下架仅仅相隔两个月。5月,Square的支付业务开始寻求买家,标志着这个曾经想“改变全球购物付款方式”的创新支付工具的失败。

Square作为最早一批从事移动支付业务的创业公司,在国内也有众多的模仿者,拉卡拉、钱方支付、快刷等等,他们依然在低调的尝试着。Square钱包是移动互联网领域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钛媒体编辑通过梳理和分析,试图还原Square从扩张到失败的历程,我们认为失败案例对现存的行业竞争者们具有更大的价值:
红极一时的Square钱包下架了,第一个吃移动支付这只螃蟹的Square公司放弃了Wallte钱包业务,也去寻找新的市场(改做点餐应用)。

转型迅速,是Square决策层值得被称赞的地方,然而毕竟Square Wallte业务曾经树立了移动支付领域的典范,最终放弃显得如此无奈。Square是首家将信用卡读卡器嵌入消费者和商家的智能手机,率先提出了移动支付的概念。从2011年推出square wallte钱包业务开始,这家新生公司的生长速度极快,而这似乎也意味着最后的衰落也会如此迅速。

作为首个移动支付应用,Square Wallte 在历史的舞台上仅维持了三年,伴随着Square Order点餐应用的更替,只留下一声了叹息;笼罩在知名创始人Jack Dorsey身上的神奇光环也随之黯淡了不少。

钛媒体作者Bora.Don曾在评述文章《评Square下架:钱包还是皮革的好?》中提到了移动钱包业务的尴尬处境,“钱包之于整个交易过程只是一个便捷的工具,缺乏商业支撑的钱包应用完全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根本不可能独立生存”。那么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前,Square到底做出了哪些尝试呢?

我们梳理了Square支付业务的发展过程(如下图),发现Square钱包推出的前两年,成为一个典型的迅速扩张期。扩张期的Square曾尝试同众多小商户合作推广其支付业务,以便捷、新潮、贴上“移动化”标签而倍受媒体追捧。

扩张期:牵手星巴克,成就移动支付一段佳话


2011年是移动支付炒的很热的一年。作为首家提出移动支付的公司,Square迅速推出了Square Wallte钱包服务,商家只需下载Square应用程序,然后插入一款塑料的方形刷卡器至iPhone,iPod,iPad,和Android手机,刷卡即可完成支付,是一种类移动POS机的服务。

这家新生的公司扩张速度极快,短时间内进行多次融资。上线仅一年时间,Square公司便称,年支付处理金额已达到50亿美元,市场估值达32.5亿美元。
然而,尽管Square应用广受好评,但它却并未在消费者中流行开来。Square的客户大多数是中小商家,如农场品柜台和咖啡厅,这些小商家也使用Square的信用卡读卡器,然而在美国市场上,支持该支付方式的商家极其有限。为解决这一困境,Square牵手星巴克,获得2500万美元的投资,星巴克成为了使用Square服务的第一大商家,Square想借此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扩大商户使用的市场份额,此事甚至成为支付行业一度广为流传的“佳话”。

在联姻星巴克之后,这头初生的牛犊又迅速把目光放到了海外市场上,先后进入了加拿大和日本,开始了国际市场的拓展。Square的发展步伐看起来每一步都令人热血沸腾,整个移动支付市场都很看好他的发展,甚至在国内外兴起了一大批类square的应用。

衰落:钱包悄然下架


然而,如同Square钱包迅速火起来一样,它的衰落也来的十分迅速。今年5月,Square公司决定抛弃其移动支付应用Square钱包,此消息一出如同移动支付行业的的一记重弹,随着square wallte 应用悄然无息的下架,无数的类square应用也陷入了迷茫。

曾经被大肆追捧的Square支付业务为何会失败?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了解一下Square在产品功能上如何演进:

Square Wallte的本质并不仅仅是一个移动刷卡器,其更深层的性质是为中小型商户提供的一种解决方案。而针对商户的支付解决方案市场Square模式,其存在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受到以下几个因素的共同影响:

从竞争对手角度,Square是面向商户提供的服务,然而美国有万事达等垄断型融平台的巨头,即使它提供的刷卡费率比信用卡低,但仍然难以改变商户的使用习惯;另外,square的竞争对手除了银联外还有Google Wallet和苹果Passbook,尽管其产品主打的侧重点不同,但在装机量上,这两者是square所无法迄及的。

从企业自身来说,square是一家增长得很快、但烧钱也很快的公司。正如美国媒体引用分析人士的评论指出:Square规模很大但毛利很低,商业模式模糊,背负着大量的债务,没有占领大量市场份额的核心服务。Square公司内部的资金消耗率很高,《华尔街日报》曾报道Square在2013年损失1亿美元,其资产缩水,可选择的路正在变窄。

而就外部市场的大环境而言,美国支付系统混杂着各种既得利益集团、零散的商业机会、陈旧的基础设施(如销售终端POS系统),充斥着内幕交易和恶意竞争,导致移动支付行业并不成熟,手机支付并没有十分方便。

反思:中国的“类square”应用还在观望什么


曾几何时,Square的成功,也引来了国内一堆类Square们的集体抢滩:拉卡拉,盒子支付,乐刷,支付宝超级收款,钱方,刷宝,快刷,银联一盒宝等一系列应用,正当他们都在计划像square一样,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分一杯羹的时候,square钱包悄然下架了。

当移动支付的鼻祖Square倒下之后,中国的类square众多模仿者又该何去何从?square模式在中国是否可以移植成功?面对这一系列疑问,笔者进行了分析,square模式在中国本土其实很难实现。几个绕不开的难题可以解释我们的结论:
首先,国内银行业验证非常严格,而国外偏宽松,例如Paypal网购输入卡片信息就可以完成支付,根本不需要密码,而国内则严格得多。

其次,美国和欧洲国家用的都是安全程度更高的芯片卡,而中国目前则是磁条卡统领江湖,且整体信用支付环境远不如美国成熟。然而国内方面也正在普及芯片卡,现在推行square模式的移动支付为时尚早,市场环境发展还不十分成熟。

再次,商业模式有所不同。目前从乐刷、盒子支付等来看,基本上是网银的变种使用,主要面向个人用户做生活支付用,而Square最大的特点是作为商家收银用,这是本质上的区别。面向个人使用的刷卡行为只为读取银行卡号,实际的支持仍然是类似银联快捷支付方式,并不能算是完全的Square模式。

另一个方面,对商户而言,在银行和银联极其强势的中国,第三方公司很难像Square在美国那样做到刷卡费率比大多数信用卡刷卡费率低,并且由于垄断型金融平台的存在,消费者使用习惯很难改变。

究其根本,除了square钱包模式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之外,移动支付行业目前的生长环境并不是十分成熟,而相对于美国的金融市场而言,中国还需要几年时间的发展,而国内类square 钱包模式的移动支付应用发展前景到底如何,是否会有新的创新,还有待考究。

来源:钛媒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冷若创作,责编:马恺。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9d14ec53c11660f94c.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