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革命的下一个牺牲品:出版商

观点
最初的图书革命,是占据着市场话语权的电商革了实体书店的命,现在,新的革命似乎正在发酵之中,受害者很可能是广大的出版商。

文/大事话小


图书革命不是一个新概念了。

最初的图书革命,是占据着市场话语权的电商革了实体书店的命,现在,新的革命似乎正在发酵之中,受害者很可能是广大的出版商——乍一听,这一定是件不可能的事,因为很多人会认为产业链条的上游会比下游更稳固,可事实却是,手握长尾的电商企业,已经开始逼宫了。

最近Amazon正在向英国出版商施压,要求新增合同条款,其中一项条款是Amazon要求“最惠待遇”,即其他地方的图书价格不能比Amazon上的更低,即使是图书出版商自身的网站也不可以;另外一条更让出版商担心的条款是,当出版商手上没有足够库存时,Amazon能够通过自己的实时印刷(Print-on-demand)机构,来为用户提供其想要的图书。消息一出,出版商们的恐惧与担忧就开始从英国向全世界蔓延。

图书电商磨刀霍霍


Amazon对英国出版商出手,我想可以有两种解读。一种是这证明Amazon仍旧相信图书出版行业还大有可为;另一种解读是,Amazon在图书出版销售领域遭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Amazon是希望通过这项谈判,将图书库存管理的话语权也控制在自己手里,更大的野心是重置产业链条。

目前在美国市场,Amazon纸质书的销售份额占到了行业总额的30%以上,电子书市场份额占到了60%,主要竞争对手仍旧是苹果。在国内,亚马逊中国、京东、当当正在互相角力,京东势头正劲,2014年已经赶超了亚马逊中国成为行业第二名,与当当网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不过不管行业内的竞争如何惨烈,它们还是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电商,是出版商共同的潜在敌人。

对电商来说,客单价较低、利润也比较低的图书品类,正在一步一步成为“鱼饵”。由于图书出版商没有定价权,Amazon几乎是整体批发,然后对图书随意定价,有的时候也不惜赔本赚吆喝,借此吸引用户购买客单价较高的商品。这样做的结果就是,Amazon利用强大的话语权,逼迫出版商继续让利,弥补业务亏损,如果出版商拒绝,Amazon可以提高图书价格、延长送货周期,让该出版商图书的销售业绩沦为焦土——Hachette 出版集团已经吃过这个苦头了。

出版商命悬一线


相比于被Amazon碾压的海外出版商,国内的出版商生活状况要相对较好,但这绝不是因为电商的慈悲,而是市场还没有产生一个有着绝对话语权的“霸主”能够反噬链条上游。亚马逊中国本土化有限,当当网深陷战略决策不明晰的囹圄,最有可能成为鲨鱼的毫无疑问是京东。

出版商一定是绝望的,因为眼前的事实是,出版商没有任何能力阻止自己被吞噬,英国出版商的代表称和Amazon对抗是一场弹弓和坦克的对决,言语中满是悲凉。我以为,在吞下了市场和库存管理之后,电商势必会绕过出版商,直接与作者进行沟通,建立完整的闭环商业模式。所以说,库存管理,是出版商必须紧握的最后一线生机,如果这一点被电商突破,那么出版商就会像是面对德国的巴西队一样,遭遇全线的崩溃。

理论上的一线生机


Amazon的逼宫,来自于市场占有率带来的自信,排挤了Barnes & Noble,耗死了Borders,老对手苹果因为在2012年被美国司法部质控与五大出版商密谋抬价被起诉,从此伤了元气,“反Amazon”联盟也就此土崩瓦解。而Amazon的逼宫就发生在该联盟瓦解的一年之后。

国内出版商有更充裕的时间采取手段,他们或许可以结成深度合作的联盟,这个联盟的理想作用,应该是在电商中合纵连横,阻止市场出现一个“巨无霸”。当然,这是几乎不可能产生的组织,因为这需要众多的对手需要摒弃前嫌,彼此信任,共同进退,其中的很多部分,是超出商业范畴的,所以一切只停留在理论中。

最近看完了《权力的游戏》,请允许我入戏地向出版商问一句:凛冬要来了,你们的长城修好了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大事话小创作,责编:马恺。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9d14ec53c11660f94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