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庙里的“商业经”

快讯
商业经”.jpg">寺庙里的“商业经” 一提起寺庙,脑中首先出现的就是那清净深远、脱离尘俗的佛门圣地,其中不乏清心寡欲、慈眉善目的出家人士,行的都是乐善好施、彰显慈悲的善举。可是现在的寺庙,现在的出家人似乎都变了味道。不再是代代人流传下的印象。 去年12月11日,有报道称河南千年古刹风穴寺被一个本地商人承包50年。这个商人在以“海外投资”名义在香港注册公司,在风穴寺和周边景区大搞旅游开发,同时承诺5年投资5个亿。其模式与当年登封市政府运作少林寺上市如出一辙。不少寺庙都是以这样的模式在运作。其中金额最高的当数云南岩泉寺一年720万的经营管理费。 2010年7月8日,湖南省桃源县漳江镇人龙某与金星村委会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关于委托经营管理岩泉寺的协议》。协议约定,龙某代管岩泉寺,但每年需向村委会交720万元。后因管理问题,龙某未能履行原有协议。双方经协商于2011年3月1日,重新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委托经营管理合同》,上交款降到了每年432.5万元。一座建于AAA级旅游景区的寺庙的承包金动辄百万,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北京的戒台寺和红螺寺这两所名刹,更是沦落成一个打着寺庙的旅游地、游乐场。寺内几乎见不到和尚,只有旅游部门职工收门票卖商品。红螺寺里修建了滑道之类的游乐设施,戒台寺内是之间营业的茶座桌椅,不见读经的和尚沙弥。更哭笑不得的是,门口处还张贴着“《甄嬛传》拍摄处”的字样,仿佛是售出产品的说明书,不能不让人痛心疾首。寺庙不再是一个佛门弟子安身之处,而成为物流横欲时代下,追逐利益之辈的一个工具和渠道。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这个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回忆,也给我们一个信号,有寺庙的地方,就要有和尚。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江湖里就有江湖骗子。寺庙这个小江湖里,屡屡传出寺庙骗子、假和尚的消息,一再更新新时代下和尚的概念。 被承包的寺庙内的“出家人”除屈指可数的已备案的部分真正出家人外,大多为冒牌货。许多“出家人”与正常人生活无二样,甚至比一般人的日子还要滋润。他们可以结婚生子、购置财产,住有豪宅,行有好车,寺内有香客追随,寺外有美人相伴。他们收入主要靠业务提成,收入堪比白领、公务员,风险低、收入高、地位重。 不少寺庙靠抽签算卦获利,如“滇南第一签”之誉的岩泉寺。寺院将一些能言善辩,能说会道的人尊为“大师”。当有游客求签请大师释疑。无论你抽的是好签还是坏签,大师都有对策。如果是好签就找你要喜钱,或烧高价香谢佛菩萨保佑之恩;若是抽到差签就用恐怖的灾祸来吓你,让你出一大笔化解灾星,求菩萨保佑。总之,只要遇见大师,出钱是必须的。如果没有现金,没关系,大师神机妙算,拿出POS机,可以刷卡付费。而这笔钱一点也没有用到供养三宝上,而全部供养了这班浑蛋。在特定的环境和特定的宗教氛围,利用游客的保平安心理打着宗教的幌子用恶毒的诅咒或威胁进行敲诈,这和我佛慈悲的佛门子弟相差十万八千里。现已经有“大师”因涉嫌诈骗、敲诈被立案侦查的先例,也算是给受害的游客稍许慰藉。 有的别出心裁,拍卖头柱进香权。这样的闹剧在四川宝光寺上演,轰动一时。拍卖会被安排在成都,拍卖的标的不是商品或资产,而是宝光寺除夕第一炷香的进香权,9.9万元起拍,以99万元拍卖,创下中国最贵头炷香。这是四川首例新年头炷香拍卖。此后不断有古刹纷纷效仿 为了吸引旅客,寺庙、商人、政府部门结合成一个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寺庙将门票收入的30%甚至50%分配给旅游部门并负责带来游客。寺庙成为打着宗教幌子的行走在灰色地带的商业机构,沽名钓誉,招摇撞骗,亵渎神明,荼毒宗教,葬送信仰。 原本是朝拜圣地、彰显信仰和的寺庙,为何能够在一位鼓吹法治的当代,让一群人堂而皇之地打着宗教的幌子,坑蒙拐骗?这和有关监管的空白和疏忽不无关系。甚至是主管部门刻意纵容的结果,为的是符合打造旅游经济的政策,将寺庙作为增长GDP绩效的天然资源。 自1949年后,寺庙被“国有化”。“文革”中和尚被驱赶还俗。这些寺庙等虽为宗教场所,却并不属于宗教部门主管,而是归属于当地旅游局行政管辖。至于产权,则又归所在地乡镇或村政府。归属管辖的乱象,造成分配利润时,人人有份、出现纠纷时,相互扯皮。再加上市场经济下,寺庙往往是承包经营,自负盈亏,大师相当于可以提成的业务员。本应承担宗教场所功能的寺庙成了摆设。 末法时代,人心不古。佛经有提示:“如捉空瓶,但有外相。”做到天下无贼,就要天下无贼心。在一个市场化、商品化的时代,寺庙恢复清净的宗教信仰之地,充当一个让人回归灵魂之处,还原寺庙本来的面目。寺庙这部商业经该怎么念才对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9614ec53c11660f7fe.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