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环境污染宣战:再读两高环境污染刑事司法解释

快讯
向环境污染宣战:再读两高环境污染刑事司法解释1 近几年来,由于环境污染不断加剧,中央加大了对污染企业的打击和处罚力度,相继出台了系列法律法规。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6月17日出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大幅降低了污染环境的入罪门槛,使以前可以蒙混过关的如超标排放、胡乱丢弃危险废弃物等污染行为,现在都有了定罪的依据,以前对污染者无关痛痒的处罚,现在可以入刑入罪。 环境污染的“入刑之路” 向环境污染宣战:再读两高环境污染刑事司法解释2 中国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在立法和刑事司法政策上经历了多次变革。 1997年刑法规定了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擅自进口固体废物罪、环境监管失职罪。200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制定了《关于审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弃物罪、擅自进口固体废弃物和环境监管失职罪的定罪量刑标准。2011年,在《刑法修正案(八)》中,对“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作出进一步的完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然而,雷声大、雨点小,16年来,环境罪行泛滥,但刑诉比例极低。公安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刑法修改后,涉及环境污染的刑事案件只有10件左右。在司法实践中,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仍然存在取证难、鉴定难、认定难等问题,定罪量刑标准也亟待明确。直到去年6月18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细化了污染环境罪定罪量刑的14条 标准,给环境执法提供了法律保障和底气,大大降低了入罪门槛。 扩大污染范围,降低入行标准 该《解释》共计十二条,主要规定了八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条便列举了认定“严重污染环境”的十四项标准。这些标准明确具体、操作性强,既能体现从严打击环境污染犯罪的立法精神,又能有效解决此类案件办理中取证难、认定难等实际问题。 其次,降低了污染环境罪的定罪量刑的门槛,比如过去污染环境造成一人以上死亡的才能定罪,现在一人以上重伤就可以定罪;过去造成三人以上死亡的,才能加重处罚,现在只要造成一人以上死亡的,就可以加重处罚。另外,把很多结果犯变成行为犯,过去认定环境污染犯罪的每一项标准都有个结果,现在不少标准规定只要有相应的行为,就可以定罪。 加大打击力度,单位别想跑 实践中,不少环境污染犯罪是由单位实施的,此类行为往往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解释》第六条明确规定,对于单位实施环境污染犯罪的,不单独规定定罪量刑标准,而是适用与个人犯罪相同的定罪量刑标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定罪处罚,并对单位判处罚金。 还有不少企业为降低危险废物的处置费用,在明知他人未取得经营许可证或者超出经营许可范围的情况下,向他人提供或者委托他人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的现象十分普遍。他人接收危险废物后,由于实际不具备相应的处置能力,往往将危险废物直接倾倒在土壤、河流中,严重污染环境。为有针对性地加强对此类犯罪行为的打击,《解释》第七条专门规定,对此种情形应当以污染环境罪的共同犯罪追究有关单位、个人的刑事责任。 最高院首次案例月度发布,污染案件居首位 2013年以来,最高法院大力推进司法公开,建设了“三大平台”,实现了裁判文书上网等一系列措施。为了进一步加强此项工作,使案例发布工作制度化、规范化,最高法院自今年4月份起正式建立人民法院案例月度发布制度。 发布制度第一次实施,。最高法院在新闻通气会上共发布了5个典型案例,其中第一位便是有关环境污染的樊爱东、王圣华、蔡军污染环境案刑事犯罪案件,与本解释息息相关。具体如下: (一)基本案情 2012年7月下旬,山东兴氟新材料有限公司为处理副产品危险化学品硫酰氯,公司总经理助理邢斌(另案处理)在请示总经理刘根宪(另案处理)后,与被告人樊爱东商定每吨给樊爱东300元交由樊爱东处置。同年7月25日,樊爱东安排被告人王圣华、蔡军驾驶罐车到山东兴氟新材料有限公司拉走35吨硫酰氯,得款10500元。7月27日2时许,樊爱东、王圣华、蔡军将罐车开至山东省高青县花沟镇唐口村南小清河大桥上,将35吨硫酰氯倾倒于小清河中。硫酰氯遇水反应生成的毒气雾团飘至山东省邹平县焦桥镇韩套村,将熟睡中的村民熏醒,致上百村民呼吸系统受损,并造成庄稼苗木等重大财产损失,村民韩学芳(被害人,女,殁年42岁)原患有扩张型心肌病等疾病,因吸入酸性刺激气体,致气管和肺充血、水肿,直接加重心肺负荷,导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7月28日,王圣华被抓获归案,樊爱东、蔡军投案自首。 (二)裁判结果 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樊爱东、王圣华、蔡军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樊爱东、王圣华、蔡军违反国家规定,往河中倾倒具有腐蚀性、刺激性的化学品硫酰氯,严重污染环境,并造成一人死亡、重大财产损失的特别严重后果,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公诉机关指控犯罪事实成立,但罪名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认定被告人樊爱东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被告人王圣华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蔡军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宣判后,各被告人均服判,未提出上诉。 (三)典型意义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2013年6月19日施行以来,解决了以往环境污染案件“取证难”、“鉴定难”、“认定难”的问题,全国法院加大了对污染环境犯罪的打击力度,集中审结了一批污染环境犯罪案件。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12月,全国法院累计审结以污染环境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环境监管失职罪定罪处罚的刑事案件百余件。其中,审结以污染环境罪定罪处罚的刑事案件八十余件,本案即其中典型。本案的审判,严格界定了污染环境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区别,也充分体现和发挥了人民法院依法惩治污染环境犯罪,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职能作用。 当下,每天看PM 2.5成为居民日常生活的必需,蓝天白云甚至也被视为中国梦,污染环境罪怎么看都显得来得太迟。好在终究还是来了,良法之治重在实施,更要依赖全民参与。由于环境具有公共属性,在生态环境不断恶化的形势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所有人都别无选择地待在同一条船上。每个人都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向环境污染宣战,守护好我们的碧水蓝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8e14ec53c11660f672.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