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交法》十年进化路

快讯
道交法十年进化路2 《道路交通安全法》自2004年5月1日实施,结束了我国道路交通管理长期缺乏基本法律的历史, 对于这样一部伴随十几亿人出行的重要法律,盘点其进化历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南二环奥拓撞人案”“道交法第76条‘机动车负全责’风波”“醉驾入刑大讨论”“危险驾驶罪”……记忆中,那些年曾经让公众纠结过的道交法进化关键词显示了依法治路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行人违章,撞了不白撞 还记得“道交法”实施后第9天,北京奥拓车主刘先生在南二环封闭主干道上正常行驶时,因躲闪不及将一名违法横穿主路的行人撞死。法院终审判决刘先生承担50%的责任,赔偿15万元,成为轰动一时的“道交法第一案”。在道交法实施前,“人车相撞,行人违章,由行人担全责”是国内许多城市通行的事故认定准则,外界俗称“撞了白撞”。为了体现对生命权的尊重,道交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不过,这一法条在执行中引起广泛争议。道交法第76条并没有规定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的比例,而交强险等配套法规也没有同步跟上,由此导致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了“行人违法司机买单”的倾向,交通事故赔偿纠纷一度高发。 2007年12月,道交法第一次修订,明确规定当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一方负全责时,机动车一方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持续多年的“生命权”与“路权”之争由此画上句号。 道交法十年进化路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同样令人难忘的是道交法另外一次重大修改,那就是俗称的“醉驾入刑”。在2009年,杭州的胡斌、成都的孙伟铭、南京的张明宝……不止一桩醉驾肇事,成为引发了舆论对于危险驾驶问题的强烈关注。由于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很多地方法院对高速飙车、酒后驾车等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以“交通肇事罪”定罪量刑。直到2011年4月道交法第二次修订,对醉驾的处罚由暂扣驾照6个月以下“升级”为吊销驾照5年内不得重考,与刑法“危险驾驶罪”对接。还记得2011年5月17日,北京三起酒后驾车案同日开庭审理: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陈家酒驾致两死一伤的长安街英菲尼迪车祸案;下午,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开庭审理北京“醉驾入刑”被查第一人李俊杰和国内知名音乐人高晓松醉酒驾车案。 统计显示,“醉驾入刑”两年后,全国酒后驾驶下降18.7%,醉酒驾驶下降42.7%。可见这种顺应广大人民群众对交通安全的期待,用更严格的立法保障公共安全的进化方向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同,反映了我国道路交通安全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推动道路交通法律法规体系进一步健全完善。 “中国式过马路”的尴尬 在道交法实施十年的过程中,难以忘记的还有“中国式过马路”这样的尴尬,“大家都走”的从众心理,“出不了什么事”的侥幸心理,红绿灯设置不那么科学,这些都是“中国式过马路”卷土重来的原因。瞿秋白说,生命只有一次,对谁都是宝贵的。但是,据公安部统计,2012年,全国平均每天有2人以上死于这很多人觉得不会出事的“闯红灯”引发的道路交通事故。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道交法是对人们出行做出最细致规范的法律。也正因为此,在守法层面自始至终面临着法不责众心态的挑战。交通管理水平是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现代化程度的缩影。中国已经迈过汽车社会的门槛,可交通参与者的思维还停留在非机动车时代。徒法不足以自行。要靠多种手段综合治理,既要对违法者依法追责,也要加强法律条文的解释宣传工作,让人们真正理解法规背后的安全意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8d14ec53c11660f63c.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