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监管,大浪来袭

快讯
在世界各地,监管机构和法官都在紧缩他们在互联网上的监管之手,这会带来一个可以预想到的结果,那就是混乱和困惑。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上周四在美国被安排公布其通过的规范互联网入口的新法规。
与此同时,欧洲法院在卢森堡命令谷歌公司从其网络搜索索引中,删除有关一个男人的敏感信息,宣称此人有“被遗忘”的权利。
网络监管,大浪来袭2
每个问题都为恶作剧提供了无限的机遇。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正在努力解决“网络中立”的概念,这个想法基本上是说,像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和威讯通讯公司(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这样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应该对通过他们的网络传送的数据进行同等对待。但是一些供应商希望能给那些想更快将他们的内容推送给用户的网站创建特殊的“速快车道”,这样供应商就可以从中获取额外费用。
我们来看看视频服务商Youtube和另一个我们称之为Joetube的新兴服务商,就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了。Youtube是谷歌所有,为了使Youtube的视屏能够更快推送给用户,他会很轻松的承担起这些额外的费用,这样Youtube的视频在我们的电脑和电视上看起来效果就更好。而Joetube却付不起速快车道的服务费,所以他就被放置在一个处于永久劣势的位置。
这可能会阻止一个年轻公司得到线上立足之地。但是这就是个大问题吗?一些大型线上零售商提供免费送货服务,规模小的竞争对手却承担不起同样的服务。没有人会为他们提起一个联邦诉讼。
但是,要是一个网络供应商故意对那些不向他们的优质服务付费的企业放缓流量,该怎么办呢?或者,要是网络运营商停止升级它的“标准”服务,在一个同样中等的水平上维持多年,同时又不断完善优质的服务,这种情况又该如何应对?
如果留给他们自己的设备,供应商很有可能会尝试这些特技。2012年,康卡斯特决定,用户可以通过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的Xbox 360控制端无限量串流康卡斯特自己的视频,但上限是他们可以从Netflix等其他服务中得到的数量。是康卡斯特在歧视对手,只有公众反弹才能击败样的一家公司。
最近,Netflix为了让他的百万计流量能够直接导入康卡斯特的网站服务器,Netflix选择向康卡斯特付费。这是一个称之为“对等”的网络惯常做法。但是,联邦通讯委员做出的任何可能会让康卡斯特或另一家网络供应商对更快访问个人主页服务收取更高费用的举动,Netflix都会反对。
网络中立的支持者们想要通过调用现有法律,阻止联邦通讯委员会把宽带服务商当做一项公共事业。这样联邦通信委员会就能责令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向所有造访者提供同样标准的服务。
这就意味着把迄今为止尚且自由运转的网络行业置于联邦控制之下。电话行业的类似监督倒导致了数十年的技术停滞和价格虚高。
还记得“长途电话”吗?我们的孩子们并不知道。这个概念已经在20世纪90年代消亡了。现在从波士顿打电话给洛杉矶和在街对面打电话是一样的收费。但是这只是发生在手机也放松管制之后。
网络中立的讨论掩盖了真正的问题:无竞争。如果有三、四个全国性的宽带运营商,那么没有人谁敢滥用他们的权力。
真正需要的是鼓励像谷歌这样的新起之秀,给更多城市带来超高速谷歌光纤网络。在州和城市建立骨干网络,然后将他们出租给民营企业,这也是行得通的。马萨诸塞州西部现在就在在做的和这差不多。在我们得到更多互联网选项后,我们就不得不在过于宽泛的联邦犯规和压倒性企业的贪欲之间做出选择。
网络监管,大浪来袭3
同时,欧洲人现在可以抹杀他们过去的尴尬糗事,至少从网络收索服务上。
法官表示,谷歌必须停止一个1998年的新闻报道链接。这则新闻报道了一个西班牙人的财政困难。这个报道是真实的,现在还在网上公布,只不过谷歌现在不能所索引到了,要找到它要困难得多了。
法院同意原告的说法,认为报道是则旧闻,而且还损害了原告的声誉,所以谷歌应当停止提醒公众它的存在。
我很同情,谁不会呢?
有很多我都希望能删除的,像我很久之前做出的苹果公司的iMac会倒闭的预测。但是法令式的历史重写仍然让我望而却步。网络搜索服务将怎样应对类似的洪水般的请求?他们可以诉讼每一个请求。或者他们可以应要删除链接,尽管这意味着网民将得不到准确信息。
在美国,命令谷歌删除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信息,类似这样的法庭裁决没有多少可能。我也并不是完全反对有一片净土的想法。我也想让Facebook在涉及到某个年龄,比方说五岁时,能自动删除我的帖子。但是我们不能把它强制化。在大西洋的两岸,都已经有太多的网络干扰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董毅智创作,责编:张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8c14ec53c11660f5e5.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