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之后,支付宝钱包还有大招么

观点
过去一年,移动支付爆发大战,支付宝能在移动端扛住微信,余额宝当记首功。可是,余额宝所引爆的市场热情不可能永远持续,外界不免好奇,除了余额宝,支付宝钱包可还有别的大招?
过去一年,移动支付爆发大战,支付宝能在移动端扛住微信余额宝当记首功。可是,作为一款货币基金,余额宝所引爆的市场热情不可能永远持续,尤其最近余额宝的年化收益率持续走低,外界不免好奇,除了余额宝,支付宝钱包可还有别的大招?
关于支付宝无线端的未来战略规划,笔者独家专访了支付宝钱包的负责人刘乐君,以下是聊天实录:
绿竹巷:支付宝最近上线了新版本,看上去变化很大,成熟产品一般都忌讳大改,怕用户接受不了,你们为什么选择大改,是产品战略有大的调整么?
刘乐君:我们调整的思路很简单,就是把用户最常用的功能都放到首屏上来,以前的版本,只在顶部出现一小部分,大部分位置留给了公众号,用户用很多功能不方便。
绿竹巷:那公众号被挪出首屏,是表示其战略地位下降么?
刘乐君:恰恰相反。我们非常重视这块业务,我们现在是把公众号单列出来,并且改名为服务窗,作为一个单独的“服务”频道呈现给用户,便民生活服务中心绝对是我们的目标。你可能担心移出首屏难以刺激用户来使用,其实,唤醒用户使用,也不一定是要一直在首屏打扰他,还可以用消息推送、红点、数字这些更柔和的方式;推广方式过于粗暴,用户反感了,一样不会用。
绿竹巷:所以支付宝的战略并没有大调整?
刘乐君:对,还是做平台。你可以看到,我们app下的四个频道,支付宝(首屏)、服务、探索、财富;就是说,除了传统的支付工具,我们还希望支付宝成为便民生活中心、卡券中心和金融服务中心。
绿竹巷:金融服务中心,大家公认支付宝的底子最好;可是便民生活和卡券业务,别的平台已经在做了,比如微信公众号百度轻应用大众点评的卡券等,支付宝会不会做得晚了?
刘乐君:市场才刚起步,空间还很大,大量的公共服务,电子化水平还很低 。还有像电子会员卡这样的产品,大家都知道它作为用户忠诚度管理的工具,价值很大,可都还没怎么做起来,这不完全是地推因素,根本原因还在于纯粹将实体卡转化为电子卡,效果一般,用户领了,却不怎么用,这对商户是没意义的。
绿竹巷:所以支付宝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刘乐君:电子会员卡,我们觉得不能是孤立的。我们的理解,优惠券、服务窗、会员卡,需要相互配合。优惠券最轻,主要是促销,商户和用户建立第一次的联系,给个优惠券送一些折扣,是最简便的;用户使用优惠券后,觉得好,我们再会引导他关注商户的服务窗,服务窗的功能是提供售后服务、增值服务,让商户和用户保持联系,在用户面前获得更长时间的曝光和持续的触达;最后,真正有忠诚度的人才去领取会员卡,会员卡一定要有门槛,否则用户不会珍惜,也用不出vip的感觉。其实会员卡很容易被淹没,只有有服务窗配合,有适量的信息曝光,才能避免用户遗忘。
绿竹巷:可是,这些产品很多企业都能做,支付宝吸引商户过来的点究竟在哪儿呢?
刘乐君:支付宝有三个能力,是非常吸引商家的。第一是用户量,支付宝钱包装机量过亿,且是有移动支付意愿和能力的用户,商家很多时候要的不是粉丝,而是真的能花钱的用户;第二是大数据服务能力,支付宝背靠整个阿里集团,用户在我们这里留下的数据很多,我们对用户画像的能力很强;第三是金融服务能力,预付费、预授权等等,我们之后都是可以提供的。
绿竹巷:能举个例子么?
刘乐君:比如我们和至尊租车合作。一般租车都需要填写各种资料,交押金,比较繁琐,但是支付宝的用户过去就不必这么麻烦,因为支付宝账号是一套强账户体系,有实名认证、上传过身份证,还绑定了手机银行卡等很多信息,很多你需要填写的信息,我们都有了;交押金这个环节,我们以后也可以尝试冻结一部分余额宝资金,就像信用卡预授权这样。
绿竹巷:这个用户体验确实会不一样。
刘乐君:商户端的体验也会不一样。其实后端的服务能力,很多时候外界不太关注,但往往是平台级产品成败的关键。支付宝钱包是一个面向用户的产品,但在这后面,我们还要把我们的数据、金融能力也做成产品,提供给合作伙伴。
绿竹巷:后台能力一直是阿里强项,但是,这些能力要能释放,还是得有前端入口,除了微信,各个细分领域现在也有不少强势入口,比如说旅游领域的携程、去哪儿,比如说电影票方面有时光网格瓦拉、美团等等。
刘乐君:的确,产品上我们需要加强,我们有技术、数据、对商业的理解,但需要有产品把他们最终落地。以前,细节打磨不够好,今年,我们推了万点计划,就是要改善一万个产品体验点,之前微博还征集用户吐槽支付宝十大最差文案,这都是要改善细节。其实,支付宝钱包的入口价值还是很大的,我们的装机量摆在这儿,活跃度也比很多人想像的要好得多,只不过我们不是社交应用,并不把停留时间长作为目标,对于支付宝而言,用户在需要生活服务、商业购买时,能首先想起我们,这就可以了。商户也会根据不同的平台属性去运营,有的作为广告营销平台,有的作为服务平台、交易平台。
绿竹巷:我个人感觉很多商户在微信上还是在运营粉丝,做营销;但是在很多垂直平台上,是直奔交易的。
刘乐君:我们和垂直平台其实不是竞争关系,反而是合作,像一号店、拉手网这些也在我们这里开了服务窗,对他们来说,是多一个触达用户的渠道,要知道,移动端的大app还是很有限的,垂直平台依旧很缺移动端触达用户的渠道资源。而且,我们很乐意帮他们把一些活跃度一般的用户培养成忠实用户,忠实用户当然可以去他们的独立app里享受更充分的服务。
绿竹巷:那用户不就离开支付宝钱包了么,不担心?
刘乐君:不担心。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我们提供的除了触达用户的能力,还有大数据和金融服务能力,这是更加底层的,就好像以前,很多地方都是用支付宝付款,我们输出了自己的支付能力,现在,只是扩充能力。在合作伙伴的自有app里,用户还是可以用支付宝付款,同时我们还可以提供金融解决方案,提供基于大数据的用户行为、交易行为分析能力。
绿竹巷:所以是提供水电煤的思路?
刘乐君:对,我们想做的不是和垂直平台抢用户,而是和他们一起服务商户。支付宝一家的力量太有限,开放平台必须要有大量ISV,垂直平台的参与,他们对于细分领域的理解更深,服务能力更强。这其实也是阿里集团一贯的思路,做平台,做生态系统,而我们守好自己的边界,做好底层,上面的交给合作伙伴来做。
绿竹巷:所以钱包只是这个生态里的其中一环。
刘乐君:对,钱包很重要,余额宝很重要,但都只是我们总体战略的一个部分。支付宝手握最有含金量的客户,最有含金量的数据,只是做支付渠道,未免太浪费了。
作者:绿竹巷    来源:DoNews
 责编:李丹
[ 本文转载自Donews,责编:张磊。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