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型O2O本土化依旧任重道远

快讯
导语: 从短租打车软件,国内创业者对于分享型O2O经济一直抱有极大的热情。但正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诸多的事实表明在国外发展得顺风顺水的模式往往到了国内便会显现出严重的“水土不服”的症状,分享型O2O经济同样如此。 国内刮起分享型O2O经济风 近年来,分享型O2O经济在国内受到了创业者的热烈追捧。短租与打车软件是最为典型的两个领域。 2008年8月,通过整合闲散房屋资源,致力于开拓O2O短租市场的Airbnb宣告成立。Airbnb很快便获得投资人的青睐,吸引了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得益于来自投资人的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根据相关的数据,Airbnb的触角已经延伸到全球192个国家,有3.5万个城市的超过60万的房屋主人在Airbnb上登记他们的空闲房间。 Airbnb的商业模式很清晰,每笔预定向房东收取3%的服务费,向房客收取6%—12%的服务费。 Airbnb的模式不仅获得了投资人的认可,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极大赞誉,eBay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曾表示,相信Airbnb将成为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并有望成为“下一个eBay”。 Airbnb证明了短租的价值,国内创业者开始蠢蠢欲动,从2011年开始,类似于Airbnb的网站相继诞生,爱日租小猪短租蚂蚁短租游天下都可以说是Airbnb的追随者,在线短租市场另一重量级玩家是途家网,它在Airbnb模式的基础上,结合国内的现实情况走出了一条不同的道路。途家网创始人罗军认为,中国的诚信制度还达不到美国的水平,很多房子不能通过照片来确认信息,于是他做出了同时进军线上、线下的决定,采取管家的模式,房源由自己全权打理。 国内创业者对于在线短租市场的追捧不仅源于Airbnb的成功,该市场的前景同样是极大诱因,艾瑞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场规模在1.4亿元,而到2014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40亿元,2015年可达105亿元,3年时间市场规模将增长超过50倍。另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在线租房市场研究报告》,2014年中国线短租市场的交易规模将接近30亿元,并保持高速增长。 除了在线短租市场,Zip Car、Uber的兴起与发展则促使国内创业者开始投入打车领域。从嘟嘟快捷租车,到嘟嘟叫车、嘀嘀打车快的打车、遥遥招车、打车小秘等等,上百家打车平台霎时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而出行作为一种刚性需求,使得打车软件获得了巨头的青睐,腾讯阿里先后控股嘀嘀、快的,并先后投入上亿美元,展开了激烈的资本比拼。 追随者们的“艰难时世” Airbnb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曾这样来阐述分享型经济的核心,“使用而不占有”(Access but not Ownership)。也就是说,一个人闲置的金钱物品、多余的时间、拥有的技能都可以和其他人分享,一开始就不通过购买去占有所有权。这是一种在国外极为流行且受到极大拥护的理念。 无论是以Airbnb为代表的在线短租模式还是以Uber为代表的打车软件模式,本质上都是这种理念的体现。应该说,这种资源共享的思路是有进步性且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的,更重要的是也有其存在的商业价值。 但在国内,无论是在线短租还是打车软件生存都颇为艰难,并未能成功复制它们的国外“老师”们的成功。 譬如,国内市场首个在线短租平台爱日租,其正式上线后获得了飞速发展,无论是注册用户还是房源,亦或是覆盖城市都处于绝对领先地位,Homeaway以及艺龙都曾向其发出过收购要约,但均遭拒绝。但最终爱日租的辉煌只是昙花一现,短短两年后便开始了大规模裁员,并很快关闭网站。而无论是小猪短租,蚂蚁短租,还是游天下,它们的发展状况都只能用不温不火来形容。裁员、撤站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打车领域的景象同样不容乐观。事实上,真正体现了分享经济理念的并非时下风头正劲Uber模式,而是略显安静的Zip Car模式该模式的理念是希望人们能将手中闲置的车辆共享出来,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或者是电话获得租车,使用完之后在预约时间内将车开回原处即可,租车公司无需为车辆配备司机,完全由租车人自己驾驶。在国内,嘟嘟快捷租车是这种模式的最早模仿者,但与国外情况不同的是,人并不愿意共享自己的汽车,迫于现实压力,嘟嘟快捷租车最终关停,其创始人开始将目光转移到汽车租赁公司,希望能将他们的闲置车辆集中起来,再通过自己的平台嘟嘟叫车将车辆租赁出去,并且为其配备司机,这类似于Uber的模式。 但最终在监管以及激烈市场竞争的双重压力下,嘟嘟叫车也未能坚持下来。此后,遥遥招车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当然还有数不清的“无名氏”。当期,整个市场形成了嘀嘀和快的双强争雄的局面,但这并非市场与用户的自然选择,而是野蛮的资本比拼的结果。 来自国外的最新消息显示,Airbnb已完成新一轮的5亿美元融资,由TPG(德太投资)领头,此轮融资之后,其累积融资额已经达到8.26亿美元,其估值将至100亿美元。 而Uber的业务也在稳步推进,逐渐向全球市场进行扩张。 与“老师”们比起来,国内学徒的日子可以说要艰难得多。知名互联网评论人士黄渊普在分析形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时曾提到,这主要是由于中美两国在文化、理念和习惯方面的不同。中国发展到现在,刚刚解决了温饱的大多数中国人还处在对物权的极度追逐阶段。 他以欧美分享型经济发展最为成熟的车共享领域举例,欧美国家的居民对于车的定位更多是代步工具,而中国人购买汽车有更大炫耀性的成分,这导致前者相比后者能更容易接受车共享理念。而且,中国的诚信体系(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一直未成熟,信任成本居高不下导致分享型理念在落地时非常费劲。 结语: Airbnb估值达百亿美元证明了分享型O2O经济在国外的成熟,也反面显现出了国内在这方面的落后。这也提醒国内创业者,不要盲目追随、复制国外的模式,而是要更多的思考,如何将国外的先进模式与国内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走一条特色之路,这虽有老生常谈的嫌疑,但却已被证明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比如,打车软件虽依靠资本的力量取得了轰动性的效果,受到了极为广泛的关注,但最终要受制于国内的现实交通状况、监管政策等,创业者只有将这些纳入考虑范围,才有发展的希望。在线短租市场同样如此,Airbnb的火爆证明了短租的价值,但对国内创业者而言,从一开始就需要背上信任的包袱,虽然沉重,但如果无视这一问题,只能遭遇失败。 作者:陈淑垒    来源:牛华网  责编:Chris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8414ec53c11660f41c.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