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购内幕》第6节:临危受命

快讯
“张枫要辞职了。”
刘云龙并没有给予马劲揣测的机会,直接了当地揭开了背后的秘密。
马劲颇感意外,看来这顿饭的惊咋环节是层出不穷啊。
原来准备和张枫齐心协力操作一下广州的团购市场,怎么着也得合作一段时间的,实在没想到刚才没几天,张枫就撂担子不干了。
刘云龙在之前和马劲的沟通当中,也曾多次透露过团队必须本地化的意思和倾向。但是马劲私下估计,怎么样也得有1-2年的过渡期,刘云龙才会把张枫调回北京的。
张枫的举动使得马劲感到颇为讶异,问:“张总辞职的原因是什么?”
刘云龙夹了一块肉,沾了些蘸料,说:“张枫辞职的原因,我也有些搞得不是很清楚。他似乎听信了很多北京的谣传吧。”
马劲皱皱眉,有点不解:“谣传?”
刘云龙说:“是的。我今天下午和他沟通了一下。他说北京的人力总监陈恺对他有意见,想要撤换掉他。”
马劲心想:张枫并非一个蠢人,不可能听风便是雨的。他听到消息传言,肯定是经过自己的印证核实,确信无误才会提出辞职的。
考虑到张枫既然已经提出辞职了,自然就能明白他为什么擅自招聘向东,而不向老板请示了。估计他心里肯定有些不满的,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干脆就连这个手续都省了。
而且运营总监反正也是要招的,现在干脆把人搞定再撂担子,恐怕还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吧?
如此局面,马劲的身份就显得很尴尬了。无论这个消息是真是假,马劲在这个时候进入京京网,都很容易使得张枫误以为马劲就是北京找到替代自己的人。
何况,刘云龙当初也确实提到过京京网要逐步实现团队本地化的问题。张枫是武汉人,当初也是直接从北京派驻广州的,显然与团队本地化八杆子打不着边。
马劲在如此敏感的时刻进入京京网,等同侧面证实了北京传言的真实性。
想明白这几点,马劲跳黄河的心都有了,这冤枉可够大的。什么坏事也没干,结果就无缘无故被卷入了一次公司派系斗争。
而且,这冤枉是无法辩白清楚的。
如果刘云龙真的批准了张枫的辞呈,广州分公司总经理的位子谁来坐?
毫无疑问,马劲是最有可能的人。
如果马劲坐上广州总经理的位置了,那么谁还能相信当初北京的传言只不过是一句谣传?!
能说清楚的,都不是冤枉。
真正的冤枉,都是说不清楚的。
刘云龙的态度甚至有着那么一点抱怨,他说:“今天下午,张枫和我扯淡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觉得纯粹都是无中生有唧唧歪歪的理由。按我估计,这些事情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导火索,主因应该是张枫想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
刘云龙的话语让马劲有些不太好接茬,便拿起茶壶,给刘云龙和自己分别续了续水。
马劲思考了一下,问:“张总有说准备跳槽去哪里吗?”
刘云龙喝了口茶,说:“应该是满意团吧。”
接着,他又补充说:“满意团的CEO其实就是我们公司的COO江阅,后来自己出来和别人合伙创业,创立了满意团,雪峰创投投了2000万美元给他们。”
马劲点点头,满意团也是中国十大团购公司之一,眼下风头正劲,他是知道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国十大团购公司的大概状况,马劲都特别了解过的。
刘云龙继续说:“张枫这事就算这么定了。”然后,他举起茶杯,说:“今天找你吃饭,。主要的目的就是和你通通气以后,我们的广州分公司就拜托你了!”
马劲连忙举杯,说:“感谢刘总的信任。”
两人以茶代酒,碰了一杯。
马劲自然明白,刘云龙所谓“定了”的意思就是已然批准张枫的辞呈了。刘云龙把广州市场交给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
当刘云龙提到张枫要辞职的时候,马劲就估计自己很可能要担起广州市场的这幅担子了。除非刘云龙再从北京派一个高管过来接手,否则已经无法找到比马劲更合适的人选了。
眼前,广州分公司最高级别的只要马劲和向东两人,一个是副总级别,一个是总监级别,但是两人的差距还是颇大的。
从经验的角度看,向东在职场的最高职务是总监级,马劲在几家企业都担任过副总经理,总经理的职务;从管理的角度看,向东只负责过部门团队的管理,十几人的规模,马劲却负责过几个公司的整体运营,带过数百人的企业团队。
更勿论向东目前正处于越南咖啡事件的敏感时期,去留尚且未定,而且从刘云龙的态度来看,向东的入职是没有得到他的批准的,他也对向东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不信任的意见了。
张枫的离职,必定引起军心的短期动荡。广州作为团购市场三大战略市场之一,必须有一位镇得住场面的封疆大吏才行。
就这样,刘云龙和马劲都别无选择。马劲被迫临危受命,成为京京网广州市场新一任负责人!
对于这次升职,马劲的心态还是比较平淡的。他原来就做过电子商务公司的老大,而且这也不过是分公司老总罢了。这次莫名其妙的升官,压根就没有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理由。
实事求是来说,这次升职多少还是有点冤枉的味道。
品途专栏作者:蔡勇劲
责编:杜航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蔡勇劲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b14ec53c11660f1d3.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