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购内幕》第5节:向东的危机

快讯
第二天是星期天,依然一片晴朗。
琶洲会展中心的美食节活动依然继续进行,按照之前商议的安排,美食展的事务交由市场部经理黄真真和销售一部经理石磊两人负责。
不用上班干活的时候,马劲基本都是在家里睡大觉。平时工作太忙,休息不够,只能用休息天来补充睡眠了。这基本是整个互联网从业者的通病了。
舒舒服服睡醒,正准备吃午饭的时候,马劲手机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张枫的电话。
便接了,说:“张总你好。”
张枫语调着急地甩过来一句:“马总,石磊和别人打架了。”
马劲吃了一惊,一边接电话一边走向阳台:“具体是怎么回事?”
张枫没有回答,反问道:“你知道越南咖啡的事情吗?”
越南咖啡的事情马劲是知道的,但是听张枫的语气显然此事有点不对路。
马劲隐隐感觉可能有些事情发生了,便说:“越南咖啡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不是很肯定我知道的事情是否就是你说的事情。张总,请你再说清楚一点吧,我不是很明白具体是怎么样的一回事。”
张枫也意识到自己有点着急,语气缓了缓,便把事情说了个明白。
原来今天展会活动的工作由黄真真和石磊负责,昨天在我们的展位销售越南咖啡的几个小伙子又来摆档了。石磊觉得这是我们的展位,要求对方离开。几个小伙子态度强硬不愿离开,双方言语便起了冲突,继而发展到动手打架。
石磊一怒之下,还找来现场的展馆保安,最终保安将对方强行清理离场。
冲突的过程中,对方叫喊着京京网的工作人员收了他们两千块的场地租金,答应他们出租场地两天的。
这下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样了!经过一轮纠葛,对方直接指出收款人就是前天的运营总监向东。
张枫讲述完毕,接着问:“马总是否知道,我们到底收没有收人家的钱?”
马劲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心里有些庆幸当时和方腾去拍照了,人证物证俱在。不然,对方胡乱攀咬一番,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马劲便把当时自己和方腾出去拍照,回来的时候那越南咖啡已经在展位销售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也是婉转表示自己和这事毫无干系。最后,马劲说:“至于向总是否收了对方的钱,我也不知道。”
张枫沉默了一会,便说:“那按照马劲的估计,你觉得向总收钱的可能性大不大?”
马劲想了想昨天的情形,说:“这事我也说不准,但从昨天的情形来看,向总似乎不像收了钱的感觉。”
张枫说:“嗯。”
马劲反问说:“对方既然说向总收了钱,那么是否有证据呢?现场的视频监控有拍到吗?”
张枫说:“对方也没有什么证据,就是嘴巴说,但是口说无凭啊。监控也查了,没有拍到。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哪里有什么证据可言的,难不成还开发票啊?”
马劲笑了笑,说:“也是。”
张枫说:“我还有点事情,先挂了,再见。”
马劲估计张枫还有些后续的事宜需要处理的,便说:“再见。”
挂掉电话之后,马劲又回想了一下昨天的情景,依然感觉向东不太像收了别人钱的模样。但是这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也不必费心多想了。
但是这个事情的性质很严重,不但涉及到利用公司资源赚取个人私利的问题,还搭上活动现场打架这事。对内对外都很伤害公司品牌和形象。
这件事足以在京京网内部掀起一阵可大可小的腥风血雨了。
傍晚五点,马劲接到老板刘云龙约吃饭的电话,接到这个电话让马劲很是吃惊。
刘云龙作为京京网的CEO,一直是坐镇北京总部的。每间隔两个月才会到上海、广州等几个重要的分公司巡视工作。刘云龙刚才在不久之前在广州面试过自己,没几天就返回北京了。
按照他的习惯,是不可能在一两个星期之内,跑两趟广州的。这次约吃饭,恐怕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难道是因为向东的事情而来?
似乎不太可能。
就目前而言,向东的事情缺乏有力的证据,难下判断。此事在没有得出结论之前老板就跑过来的可能性不高。
但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却如此巧合。如果不是向东的事情,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老板再从北京跑回来广州一趟呢?
晚上七点三十分,天河城,泰国蕉叶餐厅
马劲提前15分钟到达,以示尊重。刘云龙随后不久也到了,说是接了一个风险投资公司的电话,所以拖拉了一会儿。
彼此落座,免不了客套寒暄几句。核心内容都是围绕在上级领导亲切慰问下级员工,下级员工汇报进入公司之后的感受体会、工作内容的繁文缛节事儿。
最终双方取得一致的共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工作,提高业绩。
服务员把菜陆陆续续地端上来,两人边吃边聊,逐渐步入正题。
刘云龙问:“向东的事情,马总知道了吧?”
马劲说:“刘总指的是越南咖啡说向总收了他们两千块的事情吗?”
刘云龙夹了一口菜,说:“是的。”
马劲回答:“中午的时候,张总给我电话说了一下。”
刘云龙问:“马总怎么样看这事?”
马劲把中午对张枫说的观点复述了一遍,然后再陈述了一次当时自己和方腾离开拍照的事儿,再次婉转表达清白之意。
刘云龙喝了一口茶,说:“公司当然是相信马总与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的。但是向总就不太好办了。”
马劲知道,所谓的公司,组织,团队其实不过是一个刻意模糊的抽象概念,这些名词的背后所代表的都不过是某少数领导者的意见罢了。
所谓的公司相信,就是刘云龙相信;所谓的公司意见,就是刘云龙的意见。
马劲不知道刘云龙对向东的具体态度如何,但是听到这句“不太好办”,里面蕴含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马劲的心里忽然涌起一个想替向东争取一下的念头,再次问道:“对方可有证据证明向总确实收了钱吗?”
刘云龙说:“没有证据。”
马劲说:“如果双方都没有证据的话,那事情就比较难办。”
刘云龙点点头,说:“是的,事情难办的地方就在这里。”
双方都拿不出证据,一个说收了,一个说没收。但从刘云龙的语气判断,显得他对向东已经有了不良印象。
职场不是法院。
法院讲证据也不一定靠谱,何况职场企业。如果老板要动你,是无需理由的。
双方都在静静地思考此事的处理方式,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刘云龙忽然说:“不过,向东这事,张枫的手法欠妥。”
马劲不是很明白刘云龙的意思,也不清楚张枫是如何处理此事的,就问:“具体是?”
刘云龙放下筷子,说:“向东入职广州分公司,是没有得到我的批准的。”
马劲颇感诧异,忽然醒悟过来,问:“你的意思是,向东必须得到你的批准才能入职,但是现在张总没有请示过你的意见,就批准了向东入职?”
刘云龙说:“是的。”
接着,他解释说:“在我们公司里面,总监级别或者总监以上的员工招聘入职,都必须得到我的批准才行的。分公司总经理的权限是在经理级别以下。向东的入职是没有得到我的批准的。换句话来说,我是今天下午才知道广州分公司有向东这么一位运营总监的。”
刘云龙的这段话显得意味深远。
张枫是京京网创立初期入职的,从基层员工做起,历经数年打拼,最终坐到广州分公司总经理的宝座上面的。这样的一位资深员工,应该对京京网的管理体系是非常清楚的,不可能不知道总监岗位是需要CEO的批准才能入职的。
但是事实是,CEO确实不知道这么一回事,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
品途网专栏作者:蔡勇劲
责编:肖妍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蔡勇劲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b14ec53c11660f1ce.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