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马云吐槽:只允许州官放火,不允许百姓点灯

快讯
看了马云最新的吐槽,都不得不说几段话。 第一个银行是市场竞争主体之一,有权选择服务和不服务用户,全球都是一致的,在这种情况下,对自己的用户采取限制性行为合法合规,认为违法的你们可以看清楚当初签字办卡的时候,跟银行的服务条款。如果觉得限制额度不爽,那么可以更换银行,选择不在这个银行接受服务,完全是自主行为,但是从来没有人规定银行必须要给客户提供服务。全球的银行都一样,很多银行都只服务一定金额以上的客户,对于金额过低的客户还收取高额的账户管理费,都很普遍。所以,马云说谁给了他们这个权利,那么回答就是权利是双方自我约定的,是客户给了他们这个权利。 第二个,很多人说银行不是市场主体,全球那个银行不是特许经营的?按照这个逻辑,没有一个银行是市场主体了。因为他们都是授权特许经营的,无非是我国的商业银行由于历史原因,一直处于相对垄断的范畴,所以形成了很多问题,这点都不用去否认的,这个问题我谈过很多次,必须要打破银行业一支独大的垄断地位,否则社会代价也很大,所以,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的点就是要让很多的机构进入银行领域,打破垄断的范畴,最近,阿里不也拿到了银行牌照了么?不就代表了这个趋势额。既然都拿到了银行牌照,国有银行跟阿里银行,不都是正常的市场主体幺?同业竞争有什么问题幺? 第三个是谈封杀,现在银行跟支付宝都是正面竞争的情况下,哪里规定了只准你砍我,不准我砍你的事情?阿里封杀其他竞争主体的行为只会要多不少,被阿里以封杀方式搞死的两个手都数不过来,那次不是以安全的名义?无非这次别人以安全名义搞他一次而已了。真要叫委屈的人,估计都还没出现,这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幺?! 第四个,还是那句话,屌丝向来是自己的掘墓人,当年淘宝店主无数为阿里歌功颂德,估计现在都在逃离,淘宝去年的巨大盈利是建立在多少淘宝中小卖家集体亏损的前提下完成的,就是这么个事情,短期好处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建立在丧失长期利益之上的。 谈到余额宝,有经济学家说,余额宝没有抬高社会成本,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最多也是因为利益关系而说的言不由衷的话,有时候专家的话听起来就很可笑,当年余额宝横空出世的时候,说会颠覆银行,会搞死这个,搞死那个,现在有人说要取缔余额宝了,却说,余额宝既不会颠覆银行,也不会抬高社会成本,你该听他的那句话? 其实,不负责点说,即使余额宝本身没有抬高利息成本,但是他所设定的标杆在哪里的时候,也必然是抬高了利息成本,当余额宝的投资收益都能到6%的时候,必然债券等收益都会大幅度上升,否则没人来买,因为参考收益率放在哪里,纵使余额宝的规模没有大幅度的增长的时候,都是带来社会整体成本的抬高。这点是不需要太多否定。 当然,我也在前面说过,这个不是余额宝的责任,而是社会畸形的金融体系所造就的必然问题,把矛头砍向余额宝并不合适也不合理,因此相关利益方也幺有必要去否认余额宝抬高社会成本这个问题,而应该转向银行为什么这么高的利息也会愿意借这个问题上来,余额宝没有拿着刀逼迫着你银行借钱,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把一个社会问题强加给阿里来承担,也是一个婊子行为,跟阿里去抨击银行业,本质都是一样的。 现在银行卡额度,我很早前写余额宝的文章就说过,必然迟早的事情,竞争向来都是双向的,一开始阿里就要做好这个准备,现在谈道德无意义。 第五,大家都说是既得利益群体的反扑,我一直想很弄明白,到底既得利益群体是谁啊?!既然是个群体,总要有个明确的群体特征啊?照理说,坐在银行位置上的那些行长,是既得利益群体么?今天在位置上,明天还在不在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既得利益群体?他们是最没有理由来打压你支付宝的人啊,好了,跟我也没啥关系,不好也跟我没啥关系,工资也不高那么几分钱呢。工行每年稳健发展,也没见的出几个高管,反倒某些银行发展一般,尽出高官,说明业绩跟职位也没啥关系,他们有必要这么费心费力来干这事情?那还会是谁呢?国有,国有,大部分都是国家所有的银行,那最终既得利益群体也肯定是国家了,那何必两会开着说要扶持,那边下令要求打压?那不是精神分裂才干的事情么?!没想明白。 附马云吐槽原文: 马云 作者:江南愤青 责编:杜航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b14ec53c11660f1bc.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