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们的缺陷在哪里?

快讯
因为中央电视台评论员钮文新“取缔余额宝”的呼吁,余额宝再一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只不过上一次它被媒体关注是因为它迅猛增长的业绩,而这一次则是因为它被视为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金融寄生虫”,推高社会融资成本,最终压垮中国经济。 作为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就是通过将其资金拆借给银行,然后给投资者以回报。从这个意义而言,余额宝确实是“寄生虫”,它是依赖于中国的银行体系。但问题是,哪个金融产品不是寄生虫呢?我把资金存入银行,银行将储户的借款借给其他机构和个人,通过存贷差作为其利润来源。 以号称“宇宙第一行”的中国工商银行为例。其在2012年度共实现营业收入5297.20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4178.2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7.8%。而这个利息净收入,也就是存贷差,就是赤裸裸的“寄生虫”现象。按照中国工商银行的年利率表,活期存款利息为0.35%,一年期定期利息为3.25%;而目前余额宝的年化收益率大约为6%。同样一笔钱,同样是存放在银行,但是因为经过余额宝,就变成了货币市场基金,而直接放在银行,就是活期存款。相比较之下,余额宝的火爆就自然可以理解。 但这是不是意味着余额宝6%的年化收益率就真的能够变成现实,从而成为投资者们真正的收益?那倒未必。目前的年化收益只是针对过去7天的收益,今后能否持续这样的高收益率还要视市场环境,比如说央行能否注入流动性等因素。其实就以最近一个月而言,在市场流动性偏紧的时候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就高,而在流动性状况好转后收益就走低:年前最高峰时曾经接近8%的收益率,而现在则是6%。 而且从国外的经验来看,货币市场基金也会有亏损的可能。1999年,PayPal公司设立了账户余额的货币基金,用户只需简单设置,原先存放在PayPal账户中不计算利息的余额就会自动转入默认的货币基金。2007年,其规模达到10亿美元,而美国国内的货币共同基金市场在2008年更是达到了3.75万亿美元。不过在2011年时PayPal却选择了将其清盘,原因何在?因为量化宽松政策出来,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降至接近零利率的水平,在此情况下货币市场基金的前提也就失去。 尽管中国的货币市场基金目前看起来很火爆,但是今后也会存在着收益下降的可能。有些人说这是余额宝的最大风险,这可能又是多虑了。作为一个投资产品,收益下滑甚至亏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天底下哪有包赚不赔的买卖?据说股票市场中90%的投资者都是亏损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股票市场就不应该存在?当然不是! 不过股市和余额宝最大的区别在于,经过几十年血淋淋的教育,股民已经认可了股市风险自负的理念,一方面是因为买卖股票都是自己做出的决策,怨不得外界,只能怪自己修行不够;另一方面则是来自包括监管层和从业者的投资教育,比如说到一个投资者要开设股票账户,必须在证券公司看“风险提示书”,接受“投资者教育”,然后在那里签署自己的姓名。 但是在余额宝那里,以风险提示为代表的“投资者教育”几乎不见了。尽管在将支付宝余额“转入”余额宝里会有“余额宝有没有风险”的提问,但是更强调“历史数据来看收益稳定风险极小,其本金出现亏损的可能性很低”。而在获得投资收益时,更会出现“投资收益6.19%,您的投资击败了99.99%的人”这样的诱导型语言,而这无形中会给人一个印象:余额宝是没有风险的理财产品,值得大家买入。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银行业偏紧的流动性导致的高收益,再加上这样的诱导性语言,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基金在最近几个月红透了半边天。但是余额宝的收益一旦下降,甚至变为亏损,它该如何面对投资者的抱怨?显然,它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这正是余额宝的最大风险,也是类似互联网理财产品的通病:甚至有公司敢于推出保底收益的理财产品,这是传统的基金公司所不敢想象的——也是现代金融业所不能容忍的。 从这个意义而言,如果余额宝们有缺陷,那就是它们没有给予投资者足够的警示,误认为天底下真的存在一种“无风险收益”,这种心理一旦形成,是对中国在过去20多年投资者教育的彻底颠覆。这既不利于投资者,也无助于金融市场自由化:在一个自由市场中,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 作者:傅蔚冈 责编:杜航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a14ec53c11660f193.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