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土曼兴衰,测评可穿戴设备

快讯
2013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实施2013年移动互联网及4G产业化专项的通知》中对8大专项进行了支持,其中一个亮点是对智能可穿戴设备研发及产业化的支持。在智能手机创新空间逐步收窄和市场增量接近饱和的情况下,智能可穿戴设备作为智能终端产业下一个热点已被市场广泛认同。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2-2013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各种设备出货量达到230万部、市场规模达到6.1亿元,预计到2015年中国市场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将超过4000万部、市场规模达到114.9亿元。 在介绍了大背景之后, 我们来看2013年9月5日发生的一件事。土曼T-Watch智能手表在没有广告,没有软文,也没有自媒体账号推送的情况下,仅凭借3张设计图,499元的超低价预售在11小时预订售出18698只,订单金额达933.0302万元。这使得新兴的硬件极客公司土曼科技创下了微信朋友圈卖货的纪录。但是自去年9月份预售以来,土曼科技曾多次发布延期发货的消息,至今仍有多数订购者表示未收到货品。而拿到产品的消费者则表示,概念与实物差距大,功能上的问题也多。许多人表示马达损坏,常常无法震动,无法定位等问题。 是什么原因使得土曼T-Watch久等不至,跳票不已。简单分析不乏以下五点: 一、两大技术难题。土曼当初预想的是将电池做到表带里,做出一款柔性电池,但是由于应力的原因电池接触不良,于是不得不把电池放到了手表底部。观看土曼给出的设计图不难发现,其表面采用的是弯曲的玻璃,普通的两种技术分别是热弯和研磨,但是都不适合这款产品,最后还是通过富士康的双色注塑才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二、企业与工厂配合失调。土曼T-Watch最早设计的操控方式是按键,不是触屏,但第三方的软件都是触屏逻辑,要转按键的逻辑对系统影响太大,所以改成了触屏,但传统的导电玻璃没有办法弯曲,一弯线会断掉。两个星期后,产品制作出来不良率太低,最后只得重新制作模具,然后投入生产。 三、缺乏支付平台。土曼自己本身并没有支付平台,通过淘宝构建的支付平台,由于手表不能按时发货,系统自动确认收货违反淘宝的规则,被关后引起了众多用户的不满。 四、售后服务困难。土曼在每次延期交货时仅仅是给用户发送邮件和消息,并没有跟踪客户并作出反馈。而且土曼也没有将用户细分,直接都加到了一个QQ群里,这样不专业的售后是土曼在预售之后频频被消费者吐槽的重要原因。 五、用户对已交付产品的不满。由于技术等原因,土曼交付给用户的智能手表并不全如其设计图上所设计的那样,土曼在发布设计图时也并未明确指出T-Watch的实用性和观赏性,由此造成用户觉得产品与自身的需求不符。 我们再来看一下国外的相关案例,2012年4月,谷歌开发出一款集手机、GPS导航和数码相机于一体的智能眼镜project class,开创了可穿戴设备先河。虽然目前镜框产品仍然仅限于Explorer Program的参与者使用,但是也不乏问题。首先,谷歌眼镜功能的酷炫,并未使得1500美元的售价让众人认可,这可能使得其沦落成一款“小众产品”;其次,能否代替眼光眼睛、是否可以开车时戴、语音识别是否正确、云端支持服务是否完全等技术问题也成为了消费者关心的问题;最后,能否得到社会的认可显然是project class最显而易见的问题。继谷歌之后,三星高调发布的两款智能手表Gear 2和Gear 2 Neo。除了技术问题外,智能手表的主要功能是作为智能手机的配套产品,并且难以撼动传统手表作为“品位”“身份”象征的思维模式。Gear 2 Neo与第一代Gear相比,更薄更轻,续航能力更强,并采用三星正在大力研发的Tizen系统。但是据分析三星推出该类智能手表主要是想培养用户群,让用户习惯可穿戴设备,试水自己的操作系统,是一种积极的营销策略。业界疯传的苹果iWatch智能手表,虽然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但是内置了iOS系统,并且支持Facetime、WiFi、蓝牙、Airplay等功能,此外,还支持Retina触摸屏具备8种个性化的表带的设置再让消费者心动不已的同时也难免为产品体验担心, 国内外部分可穿戴设备.pub 与土曼相似的其他国内可穿戴设备企业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2013年8月举行的广州信息周消费电子展会上,深圳市宏智力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穿戴设备产品—意念游戏头箍由于体验者众多,将现场三台演示仪器的电池耗尽,宏智力的工作人员只得不停地充电。宏智力市场总监李志表示,这就是时下可穿戴市场领域真实现状的写照:概念火热,但市场化销售不佳。神念科技曾与海尔集团的合作开发基于脑波控制技术的互动电视。但在合作中发现,双方的出发点不同,海尔集团希望做成智能控制,比如提供意念控制转换频道的功能等。而神念科技意在实现智能反馈,做成互动游戏的辅助产品。最终合作夭折。海尔研发部工程师黄橙表示神念科技时下能提供的脑机接口解决方案,在理论上很美好,但在现实中存在短板,比如其解决方案比较适合以互动为基础的注意力生物反馈,而不是基于脑机接口基础上的智能控制,“看电视是个轻松、享受的过程,而戴着头箍看电视却不是一个不愉快的过程,甚至几乎不可接受”。 从巨头到创业者,短短一年时间,这一新兴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人流和喧嚣。但现状是,国内没有出现一款可以媲美Google Glass、Galaxy Gear、Jawbone UP等海外势力的产品,而种种迹象表明,国内热钱与概念堆砌而来的智能穿戴设备到底是天堂黑市还是地狱还未可知。国内可穿戴设备市场的问题集中在几个方面: 第一、可穿戴设备同质化严重。果壳电子去年6月率先发布了智能手表、智能戒指等四款产品,百度小米等互联网企业以及一些手机厂商也纷纷推出可穿戴产品。英特尔指出,可穿戴设备必须要具有三大特性:紧密的连接、可定制化生态系统、协同工作的可能性,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更好地融入消费者生活。 第二、用户粘性缺乏。可穿戴设备往往不是顺应用户需求而是创造需求并试图改变用户,对于一个创新领域的创新产品来说,显然任务艰巨。 第三、技术和价格不成正比。国内的大多数可穿戴设备仅限于被动的定位等信息收集,最后将信息传送到后台服务器计算,并不能实现初级计算与结果反馈,其对于用户的价值吸引和往往敌不过高额的售价。 第四、产品质量、成本及供应链控制问题。这一点,从土曼就可以看出。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也认为,虽然很多的厂商推出了可穿戴设备,但是亮点并不多。可穿戴设备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但产业仍然处于培育期,未来五年内可能还无法成为一个大产业。 另外,上周,咕咚网宣布完成6000万B轮融资,这家公司已经相继生产了智能手环、智能心率带等新型硬件。咕咚网在官方公告中称,未来会专注于软件及数据服务,努力构建大数据平台。言下之意,这家可穿戴设备起家的创业公司,已经开始准备转型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914ec53c11660f16b.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