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如何一步步征服世界

快讯
快的打车近日将单笔优惠额度降至6元,竞争对手滴滴也随之调整,目前乘客单笔减免只有5元。国内打车软件激战正酣之时,打车鼻祖Uber(优步)已正式宣布入华。其实早在去年8月,Uber就低调进入上海试运营,11月开拓深圳市场,上个月正式来到广州。 这对一个四年内从老家旧金山一路扩展到六大洲的新兴企业而言,步子迈得并不算太快。Uber亚洲扩张总监萨姆•戈尔曼(Sam Gellman)不久前接受快公司采访时说,他们希望今后能“将Uber开到中国的各个角落”。 Uber雄心勃勃,从其网站理念的转变也可窥见一斑——由“每个人的私人司机”改为“Uber推动你前进”。截至目前,它已经在全球80座城市插上小红旗。然而,其一路发展绝非坦途。 打车行业的革命 2010年5月,跨界技术企业家Travis Kalanick 和Garrett Camp在洛杉矶成立名为“Uber Car”的公司,为当地人搭起连接打车服务和计程车公司的桥梁。用户注册后可通过iphone应用及Uber官网预定高端商务用车Uber Black。 “一旦在Uber上下单,你就能看见司机朝着方向开来,”Uber负责人在问答环节这样介绍,“你确信他会来,并且能够清楚自己能否赶上航班或者会议”。旅途结束后,Uber将根据时间以及路程准确地从乘客信用卡上划钱。用户无需与司机进行现金交易,“只需要关上车门”。 尽管传统租车行业存在已久,但Uber通过GPS系统定位分派计程车,允许用户在应用上追踪车辆行程,并简化了结账过程,从一开始,这样的体验就计划颠覆旧金山糟糕的打车状况,这里的居民常常抱怨因为有限的计程车数量导致他们常常要等好久且服务强差人意。“对于所有旧金山人来说,被困在路上是再熟悉不过的日常了。”2010年11月Kalanick在公司博客上这么写着。 “而其他的应用是建立在一个已经破旧的计程车系统上,不管应用做的多好,客户体验都是糟糕的。”页面上说,“但是我们的豪华小轿车,司机以及服务网络都是专业且高大上的。” Uber成立最初只有五辆车可选。它担当起使旧金山“成为一个宜居且方便旅游的城市”的使命吹响号角全速前行。“大家都以为Uber是一家反传统计程车的公司。它正为了创新、竞争以及自由企业对战破旧体系,”Uber在一篇博客中提到,“虽然那听起来是充满争议很有意思的头条,但并不是驱使我们走下去的动力。旷日持久的反击 从落地以来,Uber就或多或少地被同行企业和行政部门打压着。Uber也未让步,为捍卫自己的生意以及价格模式,打起了持续的公关反击战。 正如政府部门指责短租始祖Airbnb 与宾馆安全条例打擦边球且无视公寓短期租赁限制条例,Uber同样很快引发旧金山都市交通机构与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的不满。机构指控Uber没有计程车或汽车服务许可非法营业,并警告说恐怕会有上千美金罚款兼入狱可能。 Uber争辩自己是依法行事并希望继续在旧金山运营。在公共事业委员会援引一条法规强调禁止汽车服务公司作为计程车公司对外宣传后,为避免误会,公司除掉了名字中的“car”。2012,Uber推出名为UberX的廉价服务。这项服务使用混合能源汽车而非高档小轿车,同时也推出SUV车型,花费更高,但能容纳更多乘客及行李。(Sam透露,UberX服务暂时不会引入中国) 随着Uber拓展到各地市场,它面临着越来越多来自当地交通执法者的挑战。2012年1月,华盛顿计程车协会曾对Uber进行罚款,并扣留他的林肯城市汽车。协会说按Uber的订价计划来看,汽车服务按行程收费是非法的,那是计程车才有的特权。 去年晚些时候,麻省剑桥的地方官员也对Uber开了张罚单,理由是无适当执照以及Uber基于GPS的测量仪没有经过国家部门的认可。“麻省剑桥是哈佛以及MIT的故乡,但却有着一些不利于竞争且腐朽的交通法规,”Kalanick在此次事件发推特说。 在温哥华,当局则要求Uber严守汽车服务法规,每次运营收费至少75刀。但是kalanick告诉媒体,其他汽车服务公司早就忽视了这些条款。在每一次事件中,Uber及其执行者们都据理力争,告诉媒体并且通过媒体来发动用户联系当局者以表达他们对公司的支持,“取消计程车保护主义”。 这些活动卓有成效。在Uber进入波斯顿地区后,麻省政府Deval Patrick 公用推特帐户的声明改变了以往的论调。当权者们决定基于GPS的测量仪能够合法使用,因为它通过了国家标准技术局的评估。在华盛顿地区,市议会举办听证会后,修改法规使Uber的服务合法化。 毁誉参半的胜利 然而,Uber也渐渐因为价格飙高失去了部分消费者的支持。 2012年飓风桑迪袭击东海岸后,Uber因价格过高遭到大众批评。在新年夜晚或者天气差时,使用Uber的出行价格便会腾腾上涨。Uber解释说,这是为了保障有足够多的司机愿意在恶劣环境工作。 “我们不是为了赚钱而收钱,我们从交易中收取一小部分费用,而大头还是到了司机手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促使很多司机上街,”Kalanick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封信,写给一位忿忿不平的顾客中提到,“重点是为了能够提供给你更好的服务,所以价格需要上涨。” 评论则认为Uber此举可能会违背国家物价哄抬法以及消费者心中的公平理念。当记者问到Uber进入中国后是否也会实行定价差异化时,Sam并不否认,他认为“这是保证Uber提供服务的可信度,我们并不想失去这一点。” 尽管困难重重,Uber终于取得胜利。运营三年来,它以平均每个月两位数的速度大幅增长。2013年,Uber 进入了爆发式的扩张时期,短短一年间进入了 43 个新城市,近乎每周进军一个城市。7 月,Uber从谷歌风投基金(Google Venture)以及私募资本德州太平洋集团(TPG)完成了 2.58 亿美元的C轮融资,并成为 Google 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投资。根据去年11月中旬从Valleywag泄露的Uber内部文件显示,2013年底,Uber营收已超过2亿美元。 然而,长久以来一直围绕着Uber的一个评论是:Uber提供的服务只是一项由旧金山创业者们为那些在创业公司工作着的富人所提供的高大上服务。数位趋势(Digital Trends)指出,就算是直通汉普顿富人区的Uber直升机推广恐怕也不能改善这一形象。 另一方面,不久前的报道称,Uber提供高薪以吸引竞争对手Lyft的司机跳槽,甚至发布广告嘲笑Lyft惹眼的粉红胡子司机logo。这让Uber变得比以往更富有争议。 当然,这家公司还是会用一些小创意推广挽回形象,比如说让用户偶尔能够通过应用召唤来冰淇淋卡车或者情人节玫瑰,甚至在“国家喵咪日”运来惹人喜爱的小喵咪们。今年在中国春节期间,用户还可预约舞师表演。 来源:Fast Company    作者: 黄素娜 、Steven Melendez 责编:关山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814ec53c11660f10f.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